• 第15章 以身相许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7本章字数:2121字

    九儿取了车,开车往住处驶去,不知是天气的原因,还是因为宿醉,九儿只觉得喘不上气来,压抑得很。

    心里有种无法名状的难受,不知怎么回事,让她抓狂烦躁得很。

    九儿停下车子,发现自己在江城大桥,江城被渡江一分为二,一个在北面,一个在南面。

    她一直是住在江北,很少来江南这边,就因为金澄花园在江南,她想离容家远远的。

    九儿站在桥墩上往下看波涛汹涌的江水,心里一片冰凉,如这滔滔的江水。

    在这个世界上,她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如果不是容颜生病需要她的血,她现在还不知自己是生是死。

    容家养了她,她很感恩,但她又不想一直被利用,没了自我。

    容颜要嫁给苏绍霖,作为血库她得嫁给苏绍霖的堂弟苏纲。

    如今容颜不嫁给苏绍霖,攀上了更有权贵的男人,她还是要嫁给苏绍霖,嫁给可以稳固容家地位的男人。

    她在容家没地位,连佣人都可以欺负她,她一向桀骜不驯,只是不想被欺负,但到头来,还是要被摆布。

    她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这个世界上,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母亲是谁,是活着还是死了。

    以前她想找到母亲问她为什么要把她生下来?生下来又为什么不负责丢下她?

    后来她才知道,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她不知母亲任何信息,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都没了。

    九儿闭上眼睛,任由雨水打湿自己的头发,思绪变得清明。

    如果从这里跳下去,是不是一切就都结束了?她也自由了,不会任由人摆布了?

    一辆黑色卡宴缓缓经过江城大桥,正在开车的小乔看了一眼外面,吓了一跳,立刻对后座尊贵的男人说道。

    “少爷,那边有人跳江。”

    叶景丞的视线从文件中抬起,顺着小乔手指的方向看去。

    雾蒙蒙的雨幕让叶景丞看不清那人是谁,但直觉告诉他是个女孩,叶景丞摔下文件,打开车门就冲出去了。

    江边的风太大,吹得九儿头疼,吹得她有些摇摇欲坠差点跌下去,不知自己抽什么风跑这里悲伤春秋。

    九儿鄙视自己一番,转身要下来。

    不知是下雨地面太滑的缘故还是怎么回事,九儿脚底一滑,直接向后摔去。

    卧槽,不是吧?就这么挂了?

    她刚才只是想想而已,并不是真的要去下面报道啊。

    九儿一番乱抓,却突然抓住一只手,抬头看去,就见上方出现一个男人,紧紧的抓着她的手,雾蒙蒙的雨让她看不清上方的男人是谁。

    但这让九儿心里充满一阵暖意,如果可以,她选择以身相许报答人家。

    叶景丞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点小重,拽得他胳膊有些疼,他费力拽着九儿,幸得小乔过来帮忙,两人一起把九儿拉上来了。

    “姑娘你没事吧?”小乔从车里拿了一条毛毯给九儿裹上,轻声问道。

    九儿看着长相阴柔,还有些小帅气的小乔,突然就想恶作剧一下,娇羞的笑了笑。

    “谢谢英雄出手相救,小女子没什么可报答您的,就以身相许好不好?”

    小乔差点吓尿了,赶紧把一侧的叶景丞推到九儿面前,颤声道,“是我家少爷救的你,你嫁给他吧。”

    九儿抬头,叶景丞低头,视线交汇,两人皆一怔,异口同声道。

    “怎么是你?”

    叶景丞望着九儿惨白又有些微红的小脸,轻声道,“我倒是很乐意你以身相许,正好我也缺一个媳妇儿。”

    早晨不告而别,仅半天时间又遇到,不是缘分是什么?

    九儿呵呵一笑,有些尴尬,挥挥手,“开玩笑啦,我已经有要嫁的人了。”

    “苏家少爷?”叶景丞微微挑眉,“你不是不喜欢人家吗?”

    九儿呼吸一滞,随即笑道,“感情是需要培养的,现在不是流行先结婚后恋爱吗?苏家少爷有权有势又有钱,我开心都来不及呢。”

    九儿的笑不达眼底,分明是假笑,叶景丞有些不太喜欢她这种自嘲的语气,便戳穿九儿。

    “所以喜欢激动得都要跳江了是吗?”

    九儿一阵恶寒,不提这事儿还好,提起她就一肚子火,怒道,“我哪里是要跳江?我是来欣赏风景的,结果脚底一滑……”

    解释两句,九儿忽然翻了一个白眼,哼道,“我干嘛跟你解释这么多。”

    九儿推叶景丞,往前走去,但又听到身后的叶景丞发出闷哼的痛楚声,她回头看了一眼叶景丞。

    叶景丞抱着自己的右胳膊,脸色惨白,想到刚才他是用那只胳膊拽着自己,有些愧疚,便又转身回去。

    “是不是胳膊脱臼了?我来看看。”九儿检查了一番,确定是脱臼,抬头看了一眼叶景丞。

    “忍着,我给你接上。”九儿看向叶景丞,叶景丞蹙眉,这也可以?

    九儿一个用力,一拽一扯,便把叶景丞的胳膊给接上了,拍了拍手。

    “好了,谢谢你,再见。”

    九儿说完往自己的车里钻去,叶景丞一手撑在车身上,不让她进去,歪头看向小乔。

    小乔打开车门,恭敬的请他俩进去。

    “我们谈谈。”叶景丞如是说,这女人太厉害了,瞬间就把他脱臼的手弄好了,他都没反应过来好吗?

    容九儿瞥了一眼卡宴车,又看了看被雨水打湿头发和脸的叶景丞,下意识拒绝。

    “有什么就说吧,我不喜欢坐别人的车。”

    “你确定我们在雨中谈事?”叶景丞勾唇淡笑,“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你这么害怕干什么?这样,我坐你车,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坐,谈一谈。”

    叶景丞压根不给容九儿选择的机会,直接钻进她的车里,错过了好多次,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她逃离了。

    容九儿见叶景丞如此固执,也没办法,只好上车,她和叶景丞的事情早晚都得做个了断,逃避也不是个办法。

    容九儿开车在前面,小乔开着黑色的卡宴在后面缓缓跟着他们。

    他们在江北的一家咖啡厅入座,服务员端来了两杯香浓的咖啡,让他们瞬间觉得温暖了许多。

    “要谈什么?”容九儿不是一个有耐性的人,直接开门见山问叶景丞。

    “我需要一个妻子,既然你我都被逼相亲,不如省去相亲的麻烦,我们俩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