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他们的侮辱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7本章字数:2069字

    九儿倏地站起,丢下一句话,径直往外走。

    “你们不请自来,我就不送你们了,爱坐多久坐多久,我干活去了。”

    二老被九儿气得吹鼻子瞪眼的,真恨不得从来没养过这个丫头。

    老爷子粗声吼道,“容九儿。”

    黑衣保镖立刻拦住九儿的去路,九儿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挑眉淡笑,“二老还有何指示?”

    作为客人,在别人的地盘上还如此的嚣张,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情,真是可笑。

    “回来。”老爷子怒吼,双眼瞪大,额头的青筋隐隐跳动,咬牙切齿的望着九儿,“我今天教教你怎么做人。”

    老爷子气得快步上前,举起拐杖就往九儿身上打去,九儿眼疾手快握住拐杖,双眼阴冷盯着老爷子。

    “你老了,我不跟你动手,免得别人说我欺负弱小。”

    九儿一甩手,老爷子差点被甩出去,幸得保镖及时扶住。

    “让开。”九儿瞪了一眼保镖,冷声道。

    “九儿。”老夫人站起,声音极为阴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嫁给苏绍霖,多少名媛千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些年任由你作乱,你简直无法无天了。”

    老夫人给一个保镖递了眼色,那保镖立即点点头表示明白。

    “你的工作不要做了,我会给你做一系列的检查。”老夫人走向九儿,苏绍霖说九儿喝酒吸毒,这种事情,要传出去,他们容家在江城还有什么脸面?

    “做什么检查?”九儿皱眉,往后退去,但层层保镖围住她,双拳难敌四手,她想冲出去,恐怕有些困难。

    “身体检查,是否吸毒,是否处女,如果不是,我还得给你安排手术,九儿,奶奶对你够好了吧?”

    老夫人淡笑,满是慈爱的模样。

    “你……”九儿张嘴就想骂人,就觉得脖子有些刺痛,身子一软,整个人就昏了过去,摔倒在地。

    一个保镖从身后给九儿打了一支麻醉剂。

    老夫人一挥手,保镖抱起九儿往外走去,老夫人扶着容盛也跟着往外走,精明的眼里透过一丝阴冷。

    她吃过的盐比九儿吃过的饭都多,她还摆平不了这个丫头?

    仿佛做了一场梦似的,九儿幽幽醒来,望着头顶白花花的墙壁,只觉得口干舌燥,脑袋昏沉,下半身好像还有些疼痛。

    这是哪里,她怎么了?

    “小姐,你醒了?”护士正在给九儿量体温,见九儿睁眼了,笑眯眯的和她打招呼。

    “我怎么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了?”九儿一张嘴,发现声音嘶哑无比,嗓子干涩的难受。

    “这里是医院啊,我们给你做检查呢,你身体很好,一切指标都正常,就是太瘦了,你得多吃一点。”

    护士笑着,抽出体温表,微微皱眉,“呀,你都发烧了,都三十九度了,你等等啊,我给你配退烧药去。”

    护士转身就要走,九儿一把抓住护士的衣服,咽了一口口水,轻声问道,“我做了些什么检查?是不是……是不是还有处女膜检查?”

    护士脸一红,点了点头,笑道,“别担心,你的那个还在,如假包换的……”

    说完,护士就离开病房了。

    九儿紧紧的抓着床单,耳边响起贺瑞芳和她说的话,她居然……居然……

    九儿气得胸膛剧烈起伏,他们怎么能这样侮辱她?他们怎么能……

    九儿紧紧的咬着嘴唇,嘴唇被咬破渗血她都浑然不觉,胸腔内的燃烧的怒火让她无法控制。

    她一直退让,换来的却是对她的无尽侮辱,这口气,她是绝对不会咽下的。

    虽然容家人不待见她,但她一直怀有感恩,毕竟给她生命,好的生活条件,这些都是毋庸置疑的。

    但没想到她的退让,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对待,如此,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

    九儿控制住自己的怒火,起身下床,见床尾放着病历,拿起来看了看,冷笑一声,撕下病历塞兜里了。

    居然检查她有没有吸毒,还担心她不是处女,好,很好,既然他们这么担心,她就成全他们,让他们的担心变成现实。

    九儿换了自己的衣服,门外并没有保镖等容家人,九儿快速离开病房,走楼梯离开了。

    刚离开病房,就接到了许嘉嘉的电话,问她到哪里了,比赛快开始了,她作为三连冠的冠军,怎么能不出现呢?

    “我马上到,今晚的巨额奖金我也是势在必得。”

    九儿挂了电话,打车前往拳击比赛现场。

    她现在体内无法控制的洪荒之力终于有可疑发泄的地方了。

    但不知是九儿最近没休息好的缘故,还是对手太强劲,一向所向披靡的九儿今天居然觉得有些吃力,险些被对手给击倒。

    不过对方是男选手,从各方面来讲,都占据一定的优势。

    但观众并不在乎这些,九儿打比赛,对手无一例外都是男生,这也是为什么九儿的赌注会很高。

    在场的观众,尤其是押宝在好九儿身上的人几乎要疯狂了,握着拳头,额头青筋突起,面红耳赤的叫嚣着,替九儿加油。

    许嘉嘉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握着矿泉水,紧张得看向擂台上的九儿,紧张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力道大的把矿泉水瓶都挤得变形了。

    她感觉到九儿有些撑不住了,她今天状况不佳,来的时候就脸色苍白,不顾她的反对要参加这场比赛。

    真心的,她真怕九儿倒下。

    倏地铃声响起,第三回合结束,中场休息一分钟,许嘉嘉迅速爬上擂台扶住摇摇欲坠的九儿。

    九儿满脸汗珠,咬着牙,脸色涨红,双眼凸出,看得许嘉嘉直掉眼泪,赶紧给九儿擦汗。

    “九儿,咱不打了,不就几十万块钱嘛,咱犯不着为了那钱连小命都不要了。”

    许嘉嘉瞪着对面人高马大肌肉贲起的大个男人,愈发担心九儿了,早知道就不给她打电话了。

    九儿今天也不知犯什么拧,这三回合下来几乎没占到便宜,怎么还要打呢?她的体力根本支撑不了的。

    九儿往外吐了一口血水,咬咬牙,倏地站起,她就算死在比赛擂台上,也绝对不会向容家低头的。

    她绝对不会妥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