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帮你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7本章字数:2023字

    推门进去,叶景丞就被眼前的一幕震到了,只见容九儿趴在浴缸里睡着了,脸色苍白,浴缸里的水也冷了。

    雪白身体上有着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还有一些老旧的伤疤,看着有些让人心疼。

    叶景丞抽过浴巾把容九儿裹起来抱进卧室了,怀中的女孩子太轻了,几乎没什么重量,这让叶景丞有些诧异。

    “好好睡一觉吧。”叶景丞给容九儿盖好被子,而后转身进了书房。

    刚坐下没多久,手机就响了,电话是唐凌打来的,告诉他容家在到处找容九儿,容九儿是从医院跑出来的。

    “那你查清楚是怎么回事吗?”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的万家灯火,叶景丞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我去医院调查过了,是容家的两位老人给容九儿做检查的,好像……”

    唐凌纠结着,不知要怎么和叶景丞说,毕竟现在容九儿是他的嫂子,他曝她的隐私好像不太合适吧?

    而且叶景丞肯定也会吃醋的。

    “什么?叶景丞追问,他觉得肯定是不太好的事情,要不然一向干脆的唐凌不会吞吞吐吐的。

    “我发给你,你自己看吧。”唐凌轻声道,要挂电话的时候忍不住又叮嘱一番叶景丞,“给,别怪我没提醒你,容家可不是一般家庭,我那嫂子,和家里的关系好像不是很好。”

    听到这话,叶景丞反而淡然,嗯了一声,“你传给我吧。”

    刚才容九儿也和他说过了,他现在倒是有些好奇了,关系到底能差到哪里去呢?

    手机滴的响了一声,唐凌把资料传过来了,看到上面的资料,叶景丞那帅气的脸瞬间阴沉了,有些吓人。

    容九儿不是容家的孩子吗?怎么容家两个老人居然对她做出那样的检查,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想起那日在医院的事情,容九儿和容家的关系似乎水火不容,容承安的妻子也不是很喜欢容九儿,甚至说出那样的话来。

    现在苏家还缠着容九儿,想让容九儿和苏绍霖在一起,那晚在酒店的事情他还没追究,现在他们还不死心呢。

    容九儿已经答应嫁给他了,就是他叶景丞的妻子了,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欺负九儿的。

    在书房待了好一会儿,叶景丞才回到卧室,看着睡梦中依旧蹙眉的容九儿,不禁伸手抚平然容九儿的蹙眉。

    “你放心,我是不会让那些人欺负你的。”叶景丞紧紧握着容九儿都的手,感受她掌心的凉意。

    似乎是听到叶景丞的话,容九儿居放松下来没那么紧张了,浑身也没那么紧绷了。

    整个人看上去就放松了许多,叶景丞无奈的笑了笑,低头亲了一下九儿的额头。

    叶景丞一双温暖的手腕再用力的把这个刺猬拥入怀中,低声的安慰道:“有我在,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叶景丞怎么会容许她嫁给苏绍霖那个魂荡。

    想起容家的所作所为,他冷眸黝黑的眸子灵动起来。

    怎么会放过他们这群爱表演的人。

    “你们怎么办事的?一个高烧三十九度的弱女子都能从你们的眼皮底下溜走,你们还能办什么事?找,还不快找,找不到不要回来了。”容盛恼羞成怒。

    这个不安分的孙女,活生生的要把他这幅老骨头给拆了。

    刚才苏市长可是亲自打电话询问他们家的意见。

    什么叫询问?

    还不如说是命令,他那里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容家巴不得把这个惹祸精给剔除容家。

    “老头子,都这把年纪了,火气还这么大,上火伤神;怕什么?怕她不嫁?她,还不是我们手中的小卒,只要她的身体是完好的,放心,我一定会让她乖乖就范的?”容老夫人贺瑞芳端着一杯姜茶沉稳的说道。

    容老头子见贺瑞芳如此说,知道她定是有什么绝妙主意,对着一排黑衣人不耐烦的说道:“去去,都杵着干什么?还不去找?”

    “老婆子,什么办法?”苏家可不是好糊弄的,那可是根深蒂固的政界大亨,吃罪不起的。

    “不要着急,到时候你自会知晓!”贺瑞芳卖弄道。

    她当然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可她也知道,要想让一个人屈服,利诱不行,那就只能找到这个人的软肋。

    尤其是她容九儿的软肋,一个小丫头片子,还能翻出自己堪比如来佛的手掌吗?

    昏睡中的容九儿也许感应到家人的设计,一直都无法安稳入睡,头疼欲裂,浑身犹如置身在火炉炙烤般煎熬。

    还有一个窒息的温暖的怀抱,虽然有些窒息,可她却舍不得放弃,那里有自己需要的温和,还有一丝丝的传递给自己的温暖。

    她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舒服的温暖的怀抱。

    她不安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她不能让自己沉浸在这样的遐想中,她潜意识中,自己不会拥有这种让她安心,让她安稳,让她舒适的温和。

    这一定是一个骗局,她容九儿一直都生活在那种表面光鲜,实际上却很肮脏的环境下,她怎么会奢求有这样的情形。

    虽然自己已经搬出来五年,五年来,凭借自己的努力,自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只要她还在这所城市,他们就时时刻刻威逼着她。

    怎么可能给她一丝一毫的空间,怎么可能让她享受正常人的温情,怎么可能让她拥有自己的人生,他们就像一群侩子手一般撕裂着容九儿的身体,灵魂。

    其实,她就是一个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刺猬,生怕他人伤害到自己,不等他人出击,她就先入为安,这也许就是为何她内心深处一直惴惴不安的真正原因。

    她这辈子怎么可能会有?

    既然得不到,又何必强求,又何必让自己沉迷。

    也许有了这个温暖怀抱的依靠,也许容九儿真的折腾累了,也许真的药效起到了作用,在叶景丞正在纠结要不要再给杰森打电话的寻求帮助的时候,她竟然猫着自己娇小的身躯顶着叶景丞的胸口安稳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