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合作意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7本章字数:2003字

    一直以来,自己不都是在靠自己在生活吗?跟他们容家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如今,就只剩下自己这幅身躯,他们还不放过。

    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假结婚吗?自己难道还怕他叶景丞,容九儿猛然醒悟,竟然有如此一种大快人心的办法,自己为何要选择哪种愚蠢的办法。

    “砰——”九儿一个挥手,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像长了眼睛似得深深的射入楼梯的扶手上,这种震慑,的确令叶景丞心中一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绝地而后生吗?

    “我同意假结婚!但是,你我必须约法三章:第一,你不能擅自公布我们的关系;第二,这种关系只鉴于双方的家庭;第三,我们彼此没有夫妻的责任与义务。”

    容九儿冷冰冰的扔下几句话,急匆匆的窜到楼上,不给叶景丞一点思考的空间,丫的,好像有一种自己把自己送上断头台的感觉。

    明明刚才觉得这种办法尤为奇妙,可真的说出来,实施起来,容九儿的心中还是说不出的震惊,自己就这样答应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吐个唾液是个订,她容九儿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履行这个协议。

    她火速的在卧室里找到一张白纸,龙飞凤舞的写下刚才的话,省的夜长梦多,可不能自己这边答应了,那个臭男人又反悔了,那可只能让自己唱独角戏了。

    顾不得自己的愤怒,她火速的奔到楼下,把协议放到叶景丞的面前。

    叶景丞淡淡的望着那份协议,既没有拿起它,也没有忽视它,只是静静的看着一脸愤怒的容九儿,说道:“你想好了,不会中途逃逸,或者?”

    他刺探的口吻令容九儿很是不爽。

    这算什么?

    一个大老爷们,难道还怕自己说话不算数吗?

    “不用拿这种怀疑的口吻,我容九儿答应的事情,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后悔?我的户口本就在包包里,怎么?这样算是有诚意吧?”容九儿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斩钉截铁的说道。

    她觉得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这样,不管他们容家在如何折腾,总不能让苏绍霖对一个结过婚的女人感兴趣吧?

    并且也痛快的打一个翻身战,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借此由头,她也好好整理一下反击的事由。她容九儿绝不会让这件事就这样落幕,既然精彩的片头已经开始,她容九儿怎么会让他成为一个龙头蛇尾的戏剧。

    “不,我的意思等你冷静一下再谈,目前你处于一个不理智的状态,我给你一天的冷静思考,如果你明天还如此斩钉截铁,我们再谈,如何?”叶景丞到不着急了,容九儿既然接受自己的建议,那么,她也会冷静下来,考虑清楚。

    他生怕容九儿冷静下来,反应又跟前几次一样,干脆,果断的拒绝。毕竟,这个丫头,犟起来,那可是十头牛也不能把她拉回来。

    容九儿微微一怔,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如此冷静,如此睿智,如此沉得住气;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不能过于冲动,静观一下事态的发展,也许对自己也是一种机会。

    “可以,不过,我也要提醒你,如果我们的关系一旦被公开,苏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想你也要慎重的考虑一下,再做决定,毕竟苏家老爷如今还是市长,不要因小失大。”容九儿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窘境说了出来,如果对方接受,自己当然感恩戴德;如果不接受,自己也算问心无愧,总不能让事态发生的自己都无法控制那时在说出来,那不是坑了人家。

    叶景丞微笑,这个小妞,都大祸临头了,还在考虑别人,还真够心大的,不过,心里到对她的这种性格有增添了几分赞赏,这样真性情的女子越来越少了:“当然,我们彼此给对方一天时间考虑。”

    九儿轻吁了一口气,有些小失落的拿起那张起草的协议,缓缓的朝楼上走去。

    丫的,如何才能把心头的这口怨气出的让自己舒坦,才是自己目前至关重要的大事,她一定不会放过容家的,她容九儿一定会让她们知道,羞辱自己的代价是什么。

    经过了一场内心的斗争,昨晚高烧后的虚弱,她竟然有些困意袭来,不知不觉的在这种和煦的阳光下有进入了朦胧中。

    望着容九儿失落的表情,叶景丞原本想叫住她,可以立刻签约,立刻生效,可是话到嘴边,他还是没有喊出声,毕竟容九儿更需要时间的洗礼。

    不管多深的伤口,经过时间这幅良药,才能让伤口慢慢愈合,结疤,甚至恢复。

    “希望你能明白,有些事,有些人,不是你说可以饶恕,他辩无罪的。这个社会,永远都有一个欺软怕硬,弱肉强食的恶心循环。”

    叶景丞摇了摇头,无奈的坐下,他明白,这种事情强求不来,他心中也清楚,只有互相信任,相互配合,才能做到假结婚的状态,而自己对这个丫头是不是逼得过于紧迫了。

    还需要她自己冷静思考一下吧,飞快的吃掉手中的早餐,他没有上楼,只在玄口出留了一个纸条,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还是让容九儿好好的静一静,如果自己不离开,说不定她一会就会像个火烧屁股的猴子般窜下来。

    这个丫头,每天都如此活跃吗?

    还是她的信仰中,就是让自己高兴的过好每一天。

    叶景丞不由的失笑,摇了摇头,见小乔的车已经到了,轻轻的关闭上公寓大门,走了下来,他都交代几次,让小乔不要来接他,毕竟这里离盛元集团距离不足三千米,不用问,也一定是爷爷的意思。

    国内,永远把脸面,装饰,头衔放在第一位;好像这才是一个人的一切,让人尊重,看得起的地方,也只有保镖一大群,豪车才能撑门面的悲惨恶习。

    身为其中一员,他也是一个无法免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