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壁咚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7本章字数:2023字

    这感觉太好了,太刺激了,从来没有过的爽口。

    人都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容九儿那是遇见好酒饮个够,像是如此才能对得起这酒的醇香,爽口,过瘾。

    这种比喝水都痛快的喝酒方式,敢称令人难以接受,估计也就她容九儿才会有如此境界,如此魄力,如此果敢。

    拿着一瓶烈酒当饮料,还一副高级享受的姿态对待。

    但喝过一阵之后,容九儿顿感到眼前恍恍惚惚的。

    这个酒的后劲还挺大的,她摇摆着支撑自己的身体,尽快的想让自己找个地方躺下,好好的休息一下。把所有不开心的事情统统甩到一边。

    浴室里,叶景丞一阵冷水浇灌下,他才让自己彻底的冷却。

    围着浴巾,靠坐在浴室的内壁石凳上,缓缓的长舒了一口气,这个丫头,人不大,身材倒是蛮好的。

    叶景丞不由的想起,自己在国外的情形,一直对国内的女孩有偏见,感觉说不上来的偏平,凸凹,那好像更不多见。

    当然,自己的妹妹那可是极品。

    没想到,这个丫头长相平平,身材到挺火爆的。

    摇着头,让自己靠的舒适一点。

    “嗯——这个房间好,蓝色的,我喜欢。蓝色的。天空的颜色,这个颜色好。床哪?我的床,呵呵,好梦幻的颜色,梦幻好,梦幻好——”容九儿跌跌撞撞的一头扎了进来,她实在太困了。

    看了几个房间,都黑漆漆的,这个房间正好亮着灯,并且还是她喜欢的蓝色,她当然是义不容辞的扑进来了。

    她那里还想起,这个别墅里还有一个人哪?这个房间是不是人家的?

    她的意识里只剩下她自己了。

    她就是全世界,就是全部。

    这个含糊不清的一字不漏的传到浴室,到把叶景丞吓的不轻,刚刚祛除掉自己的欲望,让自己冷静下来,没想到,自己还没有缓过神,这个丫头就跟过来了,跟过来不说,好像还喝了不少酒。还真够自己喝一壶的。

    叶景丞刚想找个浴袍把自己包裹起来,哪曾想,容九儿一把推开浴室门,眼睛都不看,就要来方便。

    “喂—有人。”叶景丞大声一喊,试图提醒这个喝了酒不知道东南西北的小妞。

    虽然这种咆哮;自己都觉得好笑,好像是在争厕所的感觉一样。

    可是他那里知道,这个时候,他这样的大吼对容九儿根本没有一点震撼力。

    “对啊,我就是人啊,那里发出的声音,蛮好听的。厕所都带提醒,级别真高。嗯,这里还有一个模特,模特,怎么是个男的。呵呵——还,还——哈哈哈,哈哈哈,还系了一个浴巾,真好笑。”容九儿一边笑着,一边双手撑住墙壁,不让自己滑到,她的潜意识里,依旧很强烈的保护着自己。

    叶景丞真有点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强烈无助感,怎么这个丫头,喝道如此不省人事,还在这里乱闯乱讲。

    她能不能弄弄清楚,自己是一个模特吗?有这么真实的模特,哪有人把模特放在浴室里,叶景丞哭笑不得的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系着浴巾,什么意思?难道我容九儿还能吃了你,真是的,一个假模特,至于嘛?太有意思了。”浴室里,容九儿美眸里的影子都是双重的,她摇摇摆摆移动着。

    “你,干嘛?”叶景丞怔在那里时,她那一双柔软的小手已经来触摸自己。他刚想站起来阻挡,哪曾想,这丫头实在难以支撑,索性来个壁咚。

    竟然把自己圈在她狭小的怀抱里,她出在哪里努力的摇晃自己的头,试图让自己清晰一点,一副欲罢不能的架势。

    “怎么办,摸不到哦,丫的,有问题,躲避我;一个模特还知道害臊——”

    “呃——”一个酒梗打上来。

    晕,这个疯丫头,醉的还不轻,这是什么节奏,根本就不会让跟自己有任何的交流的意思,我擦,这害人不让人活啊——

    此刻的容九儿,犹如一幅刚出浴的娇媚欲滴的小辣椒,满脸红润诱人,一双眯着眼睛蛊惑人探索的魅惑,一阵阵袭人的酒香,连带胸前优美的风景的诱惑,她难道不知道她这幅尊容会令男人有企图心吗?

    叶景丞努力无视这诱惑的丫头,刚想摆脱她这个狭小的壁咚。呼吸都有些难堪,毕竟被一个女性壁咚,这要传出去,他的尊严彻底没有了。

    更不要说脸面了,估计也会成为整个业界的笑话了。

    叶景丞强力的压制自己的一切不合实际的想法,让自己快速跟上这个疯丫头,要不然他都不知她下面做什么了?

    “敢滑,以为我没有办法了?”容九儿感觉自己的胳膊也不给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太累了,太困了。

    可她就是不信邪,怎么就连那点小事都做不好。

    一旦她容九儿认定的事情,她势必要办成。

    谁知人家为了一条浴巾,径直滑落自己,一双柔美的小手果真在叶景丞身上开始探索。试图研究一下着艺术的味道,如何才能把那条浴巾取掉,才是容九儿研究的重心。

    叶景丞无可奈何的被她壁咚,被她挑动,可那副诱人的身体始终却保持着清醒的自我认知,那无论如何也要研究个清清楚楚,才会罢休的节奏。

    我擦,不带这样折磨人的。

    柔嫩白皙,无骨的小手滑在叶景丞的身上,犹如一阵阵的电流引爆他体内的血管,这比杀人都难受 。

    虐人的也不过如此吧,傻傻的一副令人无法回避,又无法痛下黑手,偏偏这种非人版的待遇令叶景丞忍无可忍!

    “够了!”叶景丞低吼,如果他继续无动于衷,这个小丫头是不是还要研究一下他的肌肉,把他的骨头,都要拆了。

    容九儿哪里在乎他的咆哮,一副很认真的模样,正对着他身体的八块腹肌研究。

    “模特都做得如此逼真,身上皮肤光滑有弹性,柔软有活力,真人的架势,高科技就是高科技,嗯,来不及了,等着,我方便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