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始料不及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7本章字数:2011字

    容九儿肚子胀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她着急的都忘记了刚才要干什么?

    叶景丞哪里还敢逗留,在她转身的那一刻,犹如丧家犬版的开溜。

    慌乱中,他都忘记了自己的衣服在哪里?

    只觉得自己如果再不溜号,自己的一世清白都没有了。

    而此时的容家更是翻天覆地。

    容家老夫人何瑞芳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凭借一张老脸不要,用五百万保住了容家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换来的竟然是儿媳妇对自己的指责和控诉。

    偌大的容家客厅顿感压抑,倍感窒息。

    如果不是容家老夫人大声的喘气声,大家估计要屏住呼吸了。

    何瑞芳的声音都变得粗哑无力,“到底是老了,不中用了,干什么都不入你们的法眼了,早知道应该请教请教你们,是我自作主张,擅自操作大权了,啊,我一辈子为了你们,到最后,连五百万都不如,还不如死了算了——省的招惹你们烦吗?”

    容家老夫人的哭诉,大家都不敢搭理,毕竟谁说的清,哪知这样惹得.秦澜的更加的不满,她倏地站起,有些挂不住脸的说道:“妈,不是都跟你沟通了吗?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这个人,我们根本惹不起!你明白吗?”

    “怎么个惹不起?我何瑞芳不是把他打发了吗?怎么,五百万还能亏了他。他还能把我给活吞了。啊——”何瑞芳气炸了,明显的儿媳这是指责自己不中用了,给她惹下烂摊子了,不就是一个叶家的什么人吗?

    区区一个送请柬的人,还能揭起多大的浪,让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这样指桑骂槐,她今天就糊涂了,就算办错了,她何瑞芳也不会让她骑到自己头上,随意的使性子。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就算千错万错,她秦澜还只是自己的儿媳妇而已。

    秦澜接到宝贝女儿的哭诉,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偏偏容承安又出差了,一大堆事情拥在脑海里,令她烦闷,急躁。

    刚回来,还没有理清头绪,竟然听婆婆说她那是巧用计谋保证了容家的股本,她还纳闷什么股本?谁知道何瑞芳趾高气扬的对自己说,下午那个杰森试图想侵占他们容家的股本,被她四两拨千斤拨了回去。

    她还疑问那个杰森时,宝贝女儿就哭泣着奔过来,说容家送请柬的,话音刚落,她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她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奔波银行贷款的事情,银行迟迟不给她一个准确的答复,她恨不得赶紧跟苏家联姻,把银行的批示办下来,哪曾想这一波三折的,闹得她都平静不下来。

    好不容易才打听到,要想弄来批示,苏家也不行,因为各大银行都跟叶家挂着财政,特别是哪个杰森,他才是实权中的事权。

    想当初,她还不信这个邪,可一连等了好多天,她才明白这里面的曲曲折折。恨就恨她跟这个杰森根本就无任何交集。

    从其他的朋友那里打听来的消息,只知道他是叶景丞的特助;她的一切关系都还没有打开哪,自己家的老太太可好,直接把自己这扇门给关了。

    她都不知道用一个屎壳郎换一个金元宝,那个更划算。

    还一副高高在上的霸道的架势。

    秦澜那里受得了,就顶撞了她几句,哪曾想,婆婆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架势,真搞不懂她当初也是铁腕手段著称,怎么就变成刁蛮,任性,不可理喻的一个老夫人。

    “妈,这个杰森是打通银行贷款的最为重要的关卡,你知道吗?我们容家就算赠送人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人家能轻松的把银行贷款办下来,我都烧高香了。懂不懂?”秦澜的声声质控令老叶子都些生气了,这些消息他们固然不知道,可是他们这样做也不是为了叶家吗?秦澜这样的指控太不尊老爱幼了。

    “够了,都消停吧!承安没在家,既然事情发生了,不想着如何补偿,只知道这样指责,有什么用?说来说去,还不是指责我们孤陋寡闻,可有些事能怪家人吗?我们那里知道他的来头有多大,一个杰森就能有那么大的能量,是不是也太天方夜谭了?不去核查,反而在家里内斗,能斗出来个什么?”

    秦澜觉得老爷子叶盛的话太可笑了,看似把吵架的双方各打二十大板,实际上还不是站在老夫人何瑞芳的角度上。

    说来说去还不是她小题大做了,五千万的贷款,五百万的支票,八百万不值得的股本,那个更划算,如果说五千万的贷款泡汤,那么等同于他们所有的业务都要停下来,一旦全部滞留,整个公司不要说百分之二十,就算百分之百的股本又有什么用?

    这个时候还如此大气逼人,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集团的形势吗?自从上个星期,原本到嘴的项目莫名其妙的飞了,她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紧接着就一串的连锁反应,职工的积极性,集团的贷款,项目的回款资金,怎么都一个个的止步不前。

    起初,她只觉得做生意嘛,有点阻力很正常,可是贷款一旦脱离这个月,那么即使下个月他们能把款贷出来,也远水解不了近渴。

    正直多事之秋,偏偏女儿的婚事又被搁浅,她竟然相中了叶家的大少爷,自己当然支持,双手赞成,可偏偏叶家的人点名要容九儿前去,她就不明白,那个丫头片子,到底哪里好了。

    想起一连串的烦恼,她拉起女儿容颜就火速离开,暂时不去跟两位老人置气,她的表姐说能给容颜制造一个接近叶景丞的机会。

    这两个老不死的,一直都为老不尊,如果不是自己嫁到他们容家,一直帮助容承安打理公司,公司能有如今的前景吗?

    如今连自己发言的机会都不给,还口口声声说宠着自己,向着容颜,秦澜心腹不平的没打招呼就跟女儿容颜离开了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