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占了便宜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7本章字数:2002字

    晨曦的光温和又新鲜,蓝色的梦幻在意识中苏醒。

    偌大的双人床,容九儿睡得很不安稳,身体阵阵不适,令她难以翻身,心口还压着一个令她窒息的肉顿顿的异物,她实在不想睁开眼睛,原本想调式一下光线,继续入睡。

    昨晚酒精的促使令她的头依然沉重。

    也许容九儿的不安,或者晨曦的光的呼唤,一旁的叶景丞竟先苏醒过来。

    望着一脸慵懒未醒的容九儿,脖颈,身上,胳膊,到处都是昨晚爱的痕迹,他不禁失笑。

    原本这样一个狂野的女子,一定早就成为他人征服过的女人。

    没想到,她却那么的另类,独独把这份美好存到现在。

    想起昨晚她青涩的动作,以及那大尺度的动作,他真的不敢相信,会是如此娴静的一个女子的做法,如今的她更像一个极其贪睡的贵族猫。

    想象中的美好 ,可真当叶景丞与她结为一体的那一刻,她依然感觉到痛,疼,酸楚。浑身的无力,却全力以赴着,全身心都渴望的美好。

    对于她昨晚全身心的配合,叶景丞竟然会心的笑了,没有让自己失望。

    轻轻的帮她掩饰好较好的身姿,他可不想一大早就去冲凉,这可不是一个成熟男人继续发扬的,并且他竟有点想再次享受如此美妙的冲动。

    为此,及时抽身,对自己,对她都更为妥当。

    他可不想让她见到自己早起对她的邪火。

    虽然他们早晚疯狂过,不代表他们之间可以随意的彼此接受,默默的认可这种关系。

    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昨晚的叶景丞,的确有点不地道,明显的占了便宜。

    他可不想被她当成那种人。

    “啊——”没有了心口的那股压力,明显的舒服多了,翻了一个身,躲开那股舒服的光线,容九儿又一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昨晚的她,不仅饮用了高纯度的劲酒,还做了剧烈的运动,对于她这样的极度缺乏睡眠的人,一旦没有休息好,她会萎靡一整天。

    为此,一个高质量的睡眠对于她来说,那比什么都欣喜若狂。

    而昨晚的容颜却在失望中度过了一整天。

    她欣喜的想从表姨哪里得到叶景丞的电话,没想到,表姨淡淡的回复了一句话,不要着急,等到见完面,大把的机会。

    既没有得到梦中人的电话,也没有更多梦中人的讯息,还不如着急从国外得到的讯息多,她失望极了,不过,表姨再三说,她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办到的,临走的时候,妈妈还给了表姨一个首饰盒。

    容颜好伤心,她不知道为何总有一种难以意表的难受。

    她好想找个人倾诉一番,可除了容九儿,她竟然找不到谁来听她倾诉,妈妈也一样,昨晚他们回来的时候,她就再也没有关心过自己。

    毕竟,女大不中留,秦澜深感容颜的这份心,却苦没有对策。

    如果容家能接到前几天那个项目,能把贷款办下来,能顺顺利利的把公司往前推一步,那么,这所有的一切都能迎刃而解,原因很简单,表姐的话里有话,她怎么能感觉不到,人都羡慕那些比自己过得好的。

    自己还没有表姐过得富足,并且也没有可以依仗的权势,表姐怎么会愿意继续跟自己交好。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她也有点慌乱,如果说苏绍峰跟女儿的婚姻没有解除,也许也不会有如今这一系列的麻烦。

    可女儿哪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她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跟自己的人生一样,结一场政治婚姻,到最后落个一无所有。

    当然,自己还有女儿,还有容家集团的掌控权,可这些在表姐眼中,却什么都不是,一想起来,她也有一种悲凉的感觉涌上心头,秦澜如何能不理解自己女儿的苦衷,奈何如今的她真的有力使不上劲。

    她只能劝自己的女儿等待,等待时机成熟,一旦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才有一个好的结果;劝归劝,可她又怎么能保证这一切如自己的女儿所愿。

    考虑了许久,她也是恍恍惚惚的睡了一会,总觉得心里怪怪的,说不出来的憋屈,很早醒来,坐在落地窗的摇椅上,她静静的点了一根烟,脑子却乱哄哄的。

    昨晚容承安又一夜未归,她早已见怪不怪了,有多少个寂寞的夜晚,她也翻来覆去睡不着,都静静的坐在这张椅子上,回忆自己的青春。

    那个美好的二十二岁,是她秦澜最为美好靓丽的青春,大学里的风景优美,四季常青,那个诗人一般的男人就仰着头深深的望着自己,一首,二首,三首,锲而不舍,一直对自己念情诗,而自己坐在树杈上,听着他那铿锵有力的声音,沉醉在他给自己美好的爱情中。

    曾经,她以为她是父母最为疼爱的女儿,她以为她的人生可以自己做主,她以为她的爱情最为可敬。

    可当现实中,那个苦苦追她的男生在接到父亲的压力后,顷刻间就变了一副嘴脸,她痛苦极了,可时间就是疗伤的最好钥匙,让她很快从中站了起来。

    她,秦澜,永远也不会相信爱情,永远再也不相信那些男人的甜言蜜语。

    可一旦空虚来临的时候,她竟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稚嫩的青年,一段有一段,锲而不舍的,充满憧憬未来的诗,以及他那双忧郁的眼神。

    每当想起他,她不由自主的紧咬自己的嘴唇,哪怕嘴角浸出血迹,她都不觉得痛;偏偏岁月那么的诱惑人心,在她最为不如意的时刻,她竟然又一次与他相逢了。

    依然那样一副忧郁的双眼,那样一副傲人的身姿,岁月却把他黑黝黝的头发镀上了一层白霜。

    她真的心软了,那种柔软令她心跳不已,她不自觉的想起靠近。

    而那个当年很倔强的男人,竟没有拒绝她,她不知道这样好不好,可她的心却填充的满满的,偷偷的,她竟有了一份充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