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追踪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8本章字数:2026字

    小乔小心谨慎的开着车,尽量避开人群,闹市区,他真的希望她能睡的舒适一点,还能谁的踏实一点。

    车刚开过广场,小乔想停靠在碧水湾休息区让容九儿多睡一会,没想到,却接到了老板叶景丞的电话。

    “你们被跟踪了,不要慌张,也不要着急出来,把车开到碧水湾小区的后花园,那里有一个停车库,有人会给你的车重新换个牌照。”叶景丞压低声音说道。

    他的车上有追踪器,他能清晰的看着,那个慵懒的贵族猫一般的丫头正流着哈喇子,睡得天昏地暗的。

    他也是从显示器中看到有两辆车的异常,可他却无法追踪到他们的车牌号,他们很巧妙的跟踪着自己的车,从来没有逾越过去,看看车里的人,更没有试图做出过激的行动;他也 怀疑是不是爷爷派的人。

    可从妹妹那里得知,他老人家还为家宴,请到的名媛而头疼哪?如果说是容家,他更能相信他们这种卑劣的手段。

    不管是谁?他都不能容忍有人对自己或者身边的人做这种行为,当然,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看到这种情形之后,他的第一感觉,竟然是关注容九儿的态度。

    也许经过昨晚,他自己都不由自主的把容九儿归位自己的人,至于是什么人?他还没有定义,也无法准确定位,只能说她可是自己目前唯一的挡箭牌;可如果再往深一点的说,容九儿那可是自己的同屋人;说的再亲一点,毕竟昨晚他们已经发生了一些亲密的接触,为此,他觉得自己这样的解释很正常,也很符合自己的心理。

    “那我们从碧水湾出来之后哪?还会不会被他们盯上?或者我们停在那里,蹲点,看看他们在是不是在跟踪?”小乔也压低声音询问道。

    毕竟他也是第一次被人跟踪,他也不知道如果他们换了车牌之后,还会不会被人继续跟踪,或者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一想到容九儿的安全问题,小乔不由的紧张起来。

    “反追踪啊?这么好玩的游戏为什么不玩?”不知何时醒过来的容九儿猛然回答道。

    吓的小乔不知所措的望着她。

    “怎么?不对吗?你跟谁聊天啊?”容九儿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惺忪的问道。

    她的瞌睡一过去,醒过来就好受一点;也许猛然没有了颠簸,她总感觉睡觉没有那么舒服了,总之,她听到了小乔说什么跟踪,蹲点啊?

    这哪里会有她的想法好玩,下棋中将人一军的这部棋子,她容九儿最会玩了。她想往下也没有什么事可做?还不如趁机看看是不是容家又在做什么小动作?

    跟踪,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被容家盯上了。

    “按她说的做。”叶景丞轻松的挂掉电话。

    这个丫头一点都不闲着,还真够活力四射的,一想起这个词,他不由的想起昨晚她的疯狂,真不知道她这样的丫头,是否真的能说服自己的家人。

    如果爷爷做调查,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不过,这样别样的丫头还真少见。

    “嗯。”小乔火速挂掉电话。

    “走啊,你不是有什么行动吗?”容九儿眼眸中射出一道冷光,这个贺瑞芳,还真够可以的,是不是的想拴着自己,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三岁小孩哪?

    “好的,我们这就去地下车库,把车牌换了。”小乔猛然像被打了一针兴奋剂似得,一听到容九儿的提议,他就不自觉的感觉血液在奔腾。

    “好的。”容九儿顺势从倒车镜里,往后看了看紧随着他们那两辆轿车,的确,他们很隐晦的跟着,没有那种特别的行动。

    是不是贺瑞芳想抓着自己什么把柄?可是,自己已经有把柄在她手中啊,那可是自己亲身母亲的骨灰,一直以来,她一直想入土为安,偏偏这个老婆子说她不能入家谱,不能入家族,自己想把妈妈的骨灰要过来。

    哪知道那个狡诈无比的老太太,推三阻四的,这一次不仅把她的骨灰搬出来压自己,还想出那么多的道道,不知道自己把她那一道道都给破了,她还能做什么?

    容九儿的眼眸低垂,一想起那个生自己却没有尽到一点母亲义务的女人,她说不出来的恨,却只能哀怨自己,提醒自己,既然没有人爱自己,保护自己 ,那么,自己有何必去依靠他人,自己如今不也活的好好的吗?

    “小乔,我们从右边出去?”容九儿一副从容不迫的跟小乔说道。

    “好。”跟着容九儿,他连自己的思考都不用带,容九儿早吧地势看的一清二楚。

    “上来朝左门转一下,紧跟着从大转盘往我们开进去的那个门口堵他们?”容九儿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一次,她势必要知道到底是那一群黑衣人,还是他贺瑞芳为了自己,还给自己派的私家侦探。

    如果是私家侦探,那自己在容家的价值还够及格的。

    现实更容九儿想的一样,依然是那群黑衣人,在自己手下,早就被戏弄的昏头转向的,还有能力跟自己自己来到这里,还真够可以的,是不是容家掉价了,连私家侦探都雇不起了。

    哼,既然是他们,那么就让他们在这里等着呗,慢慢的期待着自己从大门口走出来,慢慢体验被虐的心态,做梦自己会大摇大摆的跟他们打招呼。

    “容九儿,现在干什么?”小乔虽然被容九儿告诫,不许叫她容小姐之后,小乔倒是很有记性的不再叫容小姐,反而直呼其名好,不管喊什么,都比容小姐好听,什么小姐?在自己的身上永远都不会体现得到。

    “撤,我们去吃午饭!”这么一群笨蛋,自己没有必要跟他们玩什么躲猫猫,就算正面交锋,她一样能把他们打败,让他们知道这个社会都是一圈什么样的人在踢腾。

    如今却不想搭理他们这群饭桶了,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她不会把自己满腹的委屈以及满腹的口水给一群陌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