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 利诱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8本章字数:2010字

    碧蓝碧蓝的天空,朵朵白云随风飘荡着,伴着心情的舒适还能拼凑着一个个别致的图案。自由自在的飞翔着,时不时的还能跟鸟儿打个照面。

    容九儿感觉天堂的天空都如此的蓝,怪不得人都愿意来天堂,天堂一片安详,无污染,无毒害,还随心所欲,这种感觉令她心情畅快无比。

    朦胧中,不远处,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呼喊自己,那种带着一些柔弱,气息还有些不稳,仿佛声音能捏出水珠子来。

    讨厌,来个天堂还会被骚扰,这种画面的转变太快。

    越是讨厌,那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却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烦躁不安,怎么也不来个人管一管,天堂里怎么连个守卫都没有?

    容九儿掉头就逃,可无论她飞的多快,飞的多高,飞的多远,那道令她起鸡皮疙瘩的声音依然就在附近,疑似就在自己的耳边,喋喋不休。

    滚,滚开,容九儿用力的挥动着自己的胳膊,却发现自己的找不到自己的胳膊,自己依然漂浮在天空中,可自己的腿,自己的胳膊,自己的身体却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

    这怎么回事?

    自己这是灵魂出窍了?还是灵魂出逃了。

    容九儿闹不清楚了。

    她正烦恼着,该何去何从?

    “九儿,你不要有事,醒醒啊,我想你了,你回来好不好?你都睡了三天三夜了,你快回来,好不好?”

    一听到这道烦恼的声音,容九儿只感到无比的厌恶,望着朵朵白云,她真想就这样自由自在的飞翔着,不受拘束,不受限制,不被人打扰。

    可这样小小的愿望都难以实现,真心令人恼火。

    “九儿,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容颜不停的追问着,带着期许,带着殷切,可在容九儿的耳边,却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飘忽不停。

    “九儿,九儿!……”

    卧槽,能不能消停一下,如此聒噪,堪比乌鸦了。

    哪知容颜完全不给她一点安静的机会,喋喋不休的能把陈谷子烂芝麻都给折腾出来了。

    丫的,自己就算去了阎王殿也被这厮吵得无法去天堂。

    真想拉着她一起入地狱,让她也尝一尝地狱的十八层锤炼,是不是每一次她的啰嗦都能过得去关。

    也不知道是容颜的唠叨,还是容九儿实在不愿意听她说话,总之,容九儿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容颜的嘴巴终于合拢了。

    着实不容易。

    “九儿——”

    “我,我口渴难受。”容九儿沙哑的嗓子,带着一种死不瞑目的恨意。却只能这样快速打断容颜。

    “我,我,给你端。”容颜喜出望外。

    她终于醒过来了。

    容九儿无力的望着她那有点夸张的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不是该恭喜一下自己,她这个长久的血库又一次回来了。

    无论容九儿多沉默,多冰冷,多面无表情;容颜却一脸幸福感。

    “我要出院!”刚喝完水,容九儿不等容颜在叽叽喳喳,就立刻用话封住她那张聒噪的嘴巴。

    “对不起,九儿,我,我,你,你——”容颜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其实,她也是刚找到她,还是通过苏家找到的她。

    她本该欣喜若狂,可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不用说了,我要出院!”容九儿果断的打断容颜,如果她再继续说话,容九儿估计有一种直接从窗户上跳下去的冲动。

    “我,我去找车。”容颜见自己无法反驳容九儿,也知道她的秉性,赶紧抓起包包,去外面联系。

    容九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摆脱这个令她无比烦躁的话痨。

    她双手撑起身体,三天三夜,苦笑,果真没有力气,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干脆把输液的杆子撑起,当自己的拐杖。

    越想快,却越觉得浑身无力,她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能去哪里?

    她只知道,她必须要远离容颜,只有远离她,自己才能让自己活的轻松一点。

    匆忙的穿过一个过道,躲开容颜的背影,这个举动就让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好久,可她知道,自己必须要尽快的离开这里。

    “九儿,九儿,爸爸马上过来!专门接你回家。”容颜兴奋的大喊大叫,一扫昔日弱不禁风的样子。

    是啊,苏家可是发话了,不要定亲仪式,只要容家能完完整整的容九儿嫁到苏家,以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单单这个联姻,能给容家带来什么?容颜不用想也知道,这也是为什么,她们一直着急需找容九儿的原因了。

    还有就是她需要接近叶景丞的条件,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只要容九儿能跟苏家联姻,依照苏家的势力,邀请到叶景丞,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这也是为何她单独苦苦求苏绍霖的原因,她知道,一旦苏绍霖吐口,那么事情就有机可乘。

    能得到苏绍霖的原谅,容颜可破费心机,她知道妈妈的模特公司跟苏绍霖的母亲的公司有业务往来,特意打听到苏夫人的喜好,才投其所好,给苏夫人弄到连一条意大利名牌包包,全球独一无二。

    不仅限量版,并且绝对是高贵大气,上档次,才收获到容九儿的住院的消息。

    其实,苏绍霖心中比谁都着急,这一次,他以他爸爸苏羽联的名义,请了特种部队,毕竟,容九儿的职业以及她的做派,一查就一目了然,为了躲开父亲的严刑逼供,他为此录了一份假口供。

    这一份假口供一旦被部队拿到,那他就是插翅难逃。

    原本一直都很顺利的,偏偏就被一个更为拉风的家伙给挡下了,可想而知,他的肚子里憋了多少委屈和屈辱,他也巴不得尽快找到那个该死的容九儿,一定要让她偿还这几次他的损失。

    为了得到她,苏绍霖可是煞费苦心,没想打到最后,来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他如何能不气,能不怨,能不恨。

    一个看似完美无缺的计划怎么就生出这么多错杂繁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