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威逼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8本章字数:2008字

    苏绍霖怎么也想不明白,好端端的一个计划,端来;一个原本能令容九儿完全屈服自己的事,怎么就演变成如此这么糟糕的结局。

    为此,当母亲让他调查容九儿的下落的时候,他立刻答应下来,并借助父亲的权力找到了容九儿,只有得到容九儿,才能让一切都顺利成章,毕竟如果容九儿成了他苏绍霖的人,那么不管是部队调查,或者是父亲责备,都无事于补。

    毕竟他还留有一手,他怎么会让自己真的出事哪?为了让事情圆满的有一个结果,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对于母亲的要求,他才顺便央求母亲给容家一点压力。这样做,容家才会积极配合,不能让容九儿再一次脱离自己的掌控中。

    一旦事情没有按照自己的预想办到,等到东窗事发的时候,家人就算想办法庇护他,就算他说破嘴,为了苏家的面子,他爸爸苏羽联也不会搭救他,更不会为了他,舍弃他自己的前程;险象环生,这也是苏绍霖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可他那里知道,这一切的一切,不仅没有跟他的预想演下去,连一点轨迹也没有出现。

    与此同时,容家容颜根本就没有能力看守着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容九儿。

    就在容颜打完电话兴冲冲的回到病房的时候,除了大呼,她都不知道去找医生,护士去寻找,去咨询。

    一直到容承安急匆匆赶到的时候,才慌忙去询问医生,护士;可那里还有容九儿的影踪,他们慌忙的去调录像带的时候,除了看到容九儿出了病房的那一幕,根本就没有见到她的任何影踪。

    秦澜得知这一切的时候,头都被气炸了。

    如果那头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甚至都想问一问,她长脑子没有?明明知道容九儿就像一个狡猾的泥鳅,怎么能让她一个人留在病房,千寻万找才得到的消息,好不容易找到人,怎么就会让她再一次在他们面前溜掉。

    “不管了,报警,就算报警,也要把她找出来。”秦澜恶狠狠的对着电话喊道。

    她就不信邪,就这么一会,她容九儿难不成长了翅膀,还能飞了。她迅速把他们家的保安,公司的保安,以及她公司的保安,以及其他能派上场的人,通通的遣送到医院,她要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

    一个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的人,她不信,她能跑多远!

    还有她跑得了和尚还能跑的了庙。

    “宝贝,告诉你爸爸,让他找人看着那个司机。我还就不相信了,她容九儿不是一直都很讲义气的吗?她能把那个司机放在医院里不管不问吗?”到底还是秦澜,在紧急关头,依然能找到问题的关键之处。

    “妈妈,那个司机在那个病房?”这个时候,容颜还在问这个白痴一般的问题。

    她真的是六神无主了,怎么关键的时候,自己就是跟不上节奏。

    “把电话给你爸爸。”秦澜实在拿自己的亲生女儿没有办法,可那个罪魁祸首容承安还在,他,就是她这辈子最为痛恨的一个人。

    这一辈子都栽在他手里了。

    她怎么能再对他有任何的好言好语,外加好脸色。

    “爸爸!”容颜唯唯诺诺的把电话拿给爸爸。

    她怎么能感觉不到妈妈的怒火,虽然她没有直接朝自己发火,可她却意识到自己的无能,感觉到自己的蠢笨,怎么就赶不上容九儿的机智。

    怎么就会被容九儿骗了,难道她真的有了男朋友就需要自己了吗?容颜可笑的以为,容九儿一直跟自己融和的相处,就是容九儿同样的离不开她嘛?她难道真的如此单纯的以为容九儿还是那个靠着她哄骗的小丫头吗?

    “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去办的。”面对秦澜的咆哮,他除了顺从,没有其他的办法,在他这个年龄,除了忍气吞声,换来一丝安宁之外,他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容承安脸色为难的望着容颜,心里也很烦躁,为什么九儿就不能消停一下,就不能好好的规划一下自己的未来。

    除了嫁一个能依靠的男人,权力,金钱,荣华富贵集于一身不要;偏偏喜欢一个司机,一个给别人开车的,能有多大的出息?

    还死去活来的,两个人死都不愿意分开。

    虽然他也知道的一星半点,没有那么清楚,可对于自己这个惹祸精一般的女儿,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有一丝愧疚。

    可他除了 能让她嫁一个好人家,实在找不到任何一个补偿的办法和途径。

    “颜颜,你先回去,你妈妈也派人过来了。放心吧,我会找到九儿的。你先回去,不要累着身体。”容承安和蔼的对吓傻的容颜不停的安慰道。

    望着容颜的背影,略显单薄。

    他的心间就有一种心塞。

    容颜从小身子骨就弱,好像一直都是弱不禁风的样子,正如他眼中的容颜,一直都需要他的爱护,需要他的呵护,需要他的关爱,需要他的坚持不断的支持。

    他的眼神望着容颜,那种慈祥,那种怜惜,那种爱护;不由的散发着父亲独有的深沉的父爱。他却魂然不觉他内心深处的那隐藏的自私。

    “九儿,你怎么这么调皮,你难道不知道,我知道你生病了,有多着急吗?”容承安自言自语道。

    这就是容九儿的父亲。

    而对于妻子的不停的相逼,他也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实现,实在完成不了,他也只能说,对于两个女儿,他自认为没有一丝一毫的偏袒。

    现实真的是这样吗?就眼前的事情,他也不是为了自己的脸面,为了容家的尊严才匆匆赶来的吗?他还不是为了容九儿能嫁到苏家,才如此心焦如焚吗?他这一切还不是为了容家吗?他真的有考虑容九儿的心情吗?

    但凡有一点他容承安能做一个真正父亲应尽的义务,真正的护短,真正的爱护,真正的疼爱,也不会有现如今的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