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折磨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8本章字数:2014字

    容九儿之所以能成功的要挟到容承安,就是她知道这个父亲,考虑的太过完美了,什么都追求完美。

    针对容家,她容九儿死都不会相信任何一个人,包括她要挟成功的父亲容承安,一个随时都会把自己给卖了的一个人,他能令容九儿相信吗?

    当然不会,她就算死,也不会便宜容家,她更不会为了容家把自己的生命都搭进去。

    叶景丞坐在车里,心却莫名的搜索着那抹身影。

    杰森小心翼翼的不去触碰叶景丞的胳膊,慌忙打开叶景丞的公寓楼。

    “啊——你家这是遭劫了,还是引贼了?”杰森高声的大吼大叫,令叶景丞的眉头紧蹙,发生了什么事?

    迎门口,各种鞋子凌乱的放在一边,地板上,各种污渍;报纸,凌乱不堪;更令他们大吃一惊的是,客厅里,厨房里,简直就像被抄家了一般,乱七八糟的,糟糕透顶。

    叶景丞正纳闷时,不远处,一个发出酣睡的声音令他警觉起来。

    卧槽,这是人吗?

    远看就一坨白乎乎的包袱袋。

    仔细一看那就是一个白布裹着的身体,把自己彻底的蜷缩在一起,像一团肉球一般窝在那里一动不动。

    杰森赶紧把叶景丞揽在身后,悄无声息的赶过去,好似捉贼般,一下子扑了过去。

    “啊——谁啊!”容九儿正睡的昏天黑地的,好不容易在美梦入驻。哪知道一个重物突然下降,直接砸在她的头顶上。

    不仅令她的美梦破灭,连她的身体都承受不了。

    “起来吧!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把自己打扮成这幅鬼样子?还没有天黑,就装神弄鬼的。”叶景丞听到那一声尖叫,就知道是谁了。

    没办法,一个早就被他吃干摸净的人,在他这里备注过的人,那里还有什么隐私可言。

    “我累死了。起不来,那个把小乔弄过来,费了我全身的力气,我就要死掉了。”窝在地板上的那团肉,发出瓮声瓮气的响声。

    不管如何,这个时候他们没有要求容九儿立刻走,她就心满意足了,她实在找不到一个可以相信的人,可以投靠的地方,更不知道该把小乔送到哪里才合适;才扮成这个样子,顺进来的,要不然她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办。

    脑子累的一动不动,她的困意十足。

    她只想睡觉。

    “那,你们怎么进来的?”杰森很好奇,这大白天的,难道就没有人看见他们吗?他们这是从哪里逃出来的一样。

    “地下通道。不要再问我了。我要睡觉。”声音越来越小,小的到最后,气息都有些飘。

    由此可以看出,她都累成什么样子了?

    也不知道为何,叶景丞竟有些心疼,微微的颤动,这个小丫头该有多大的精力和毅力,一个躺在床上三天三夜的人,身体都虚弱的不行不行的,还能把比自己还重的人弄到这里。

    莫名的心的跳动都急促。

    “收拾一下!”叶景丞小声的跟杰森嘀咕。

    “什么?我,不是吧?”杰森提了一百八十度的音箱。

    这叫什么事?就不能叫个清洁工,或者小时工;杰森睁大眼睛试图提醒叶景丞的时候,人家早就悠悠的上楼了。

    留给他一大堆体力活。

    特助特助,就是特别的为人相助。

    杰森真的感觉自己好悲催,怎么就遇见这样一个令自己无法摆脱的人,这简直是拿着大炮打蚊子,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价值,就把自己当成一个保姆来使唤。

    “容九儿,我是不是跟你有仇,怎么每一次,我都是收拾你烂摊子的人,啊?你能不能消停消停,我的神啊,你都不知道,我杰森随便动一动,多少钱能入我的口袋吗?你都不知道,我杰森是一个什么身份的人嘛?怎么一到你这里,我就是一个扫垃圾的!”杰森心里那个堵啊,可有什么办法?

    谁让自己是特助!

    卧槽,这个特助,能不能有点个性的活计!

    做一点对得起自己的事情!

    “唉,容九儿,一定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就来给你当牛做马来了;可我跟你连熟悉都谈不上,说话都不下三句话,怎么就被蚊子一样,死死的盯上了;每一次不让我出点血,出点汗,都不算什么?”

    杰森边干边不服气的抱怨。

    可不管他如何抱怨,如何啰嗦,如何唠叨,这一次容九儿就像一个聋子似得,什么也听不见;容九儿刚被砸醒,没有被驱逐,就表明这个地方可以睡觉,索性用裹着自己的白单子,直接用两个小角,死死的塞在自己的耳朵里。

    至少能让自己睡一个安安稳稳,踏踏实实的觉了。

    鉴于容颜的啰嗦,唠叨,把她美好的梦给拉回来;而刚才又一次被砸醒;容九儿可算明白,如何让自己避免这些阻碍了。

    为了一个好觉,容九儿也是拼了。

    特么的太累太累了。

    她都有一种超脱的感觉。

    这个时候,她太需要一个不被打扰的地,不管什么地,只要能让自己躺一躺,睡一觉就好,就算太平间她也不会计较。

    “什么?”刚打扫完卫生的杰森,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叶景丞一个指令给气的吐血,三百六十度的高音炮都带来了。

    “用的着这样吗?”

    “你一定要如此折磨我吗?”

    可人家根本就看都不看他一眼,而且,叶景丞已经自己重新包扎了一下伤口,的确这类活也只能自己能干。

    今天跟来,简直大错特错了,比那些农民工都累;特助啊,你这个身份注定你在叶景丞这里,永远是一个被奴役的人。

    不甘心的把折叠床伸开,可这么团肉肉,真的不好弄啊?

    杰森无语的望着一旁冷静的叶景丞,心里都酸味那是兹兹的往外流。

    怎么能这样?

    好在自己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总裁助理;一身的学识,本领;什么时候自己的身份还不如一个入侵者,投奔者;明明一个贵宾的待遇,为了容九儿,叶景丞竟成了有异性没人性的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