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达成一致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8本章字数:2004字

    杰森出力的忙碌了半天,说实在的讨不到一点好处,他的心里能好受吗?再说,就算他不想任何奖励,也想在倾城那里得到一点点实惠就好。

    一想到,叶景丞拿叶倾城威胁自己,要让倾城来帮忙,话是帮忙;可干的什么事?他心知肚明啊,他怎么能舍得让她做一些苦役,杰森的心也备受煎熬啊!

    最终,只好自己独自承担一切。

    好在叶景丞同意把小乔送到国外,这样就减轻他不少负担,至少,自己不能帮他守护一辈子吧,他如今可是一个烫手的芋头!

    “这个嘛?做哥哥的我也不想多说,不过,有一条,我很欣赏你。倾城嘛,你也知道,看似大大咧咧,可心细如针,我不提醒她对你还一如既往的热情;一旦我去捅破这层纸,你想象一下,结果会怎样?我的意思还是,沉着应战,一如既往地对她好,慢慢的,慢慢的感化她。你觉得哪?”叶景丞斟酌的帮杰森分析了一下,他的状况。

    他不否认,自己的妹妹很优秀,也很独特;可让他把妹妹许给谁?他可不想有这个权利,义务;妹妹嘛,他当然希望找一个能一辈子疼她,爱她的人;杰森人是挺可靠的;可也得妹妹对他有感觉才行啊!

    曾经,他也试探过倾城对杰森的感觉,谁知这个小丫头一副忧伤的样子,悠悠的来了一句,哥哥,我有那么差劲吗?

    堵得叶景丞半天没反应过来。

    他怎么会这样想,只是那个时候的杰森的确只知道工作,对妹妹的热忱都藏于内心,除了跟自己唠叨,他真的有这个贼心却没有那个贼胆。

    生怕惊动了他心目中的女神,把倾城给吓跑了。

    “哥哥,那你给个痛快话?你能帮忙吗?”杰森也不是那么好敷衍的,以前他一直觉得倾城还小,自己的确怕吓着她,如今,不一样了,自己在不表明,倾城估计要被别人给拐跑了。他可不想后悔一辈子。

    “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叶景丞嬉笑道。

    他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难道自己的妹妹谈恋爱了,要不然这小子这么紧张,不过,的确也得给倾城一个选择的余地。

    “哥,实话给你说吧,我这几次去学院找倾城,那里有一个怪癖的男士,一副清高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男生,独独对倾城,太过热情了;哥,不是我多心,我可调查过了,那小子根本就是借着考硕士的事情,故意的靠近倾城;你说我能不窝心吗?这样日久生情,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你比我懂啊?”杰森一副苦海情深的样子。

    好似真的被倾城甩了一样,其实,这种情况那是比比皆是,这都不是知道他是第几次投诉了,可每一次都没等自己去关注,杰森就又换了一个目标。

    哎,真真的苦了杰森,这么一个优秀的男生,怎么就栽倒在妹妹倾城的石榴裙下。

    守了这么多年,的确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这次自己就掺和一次。

    “我顶一下,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倾城因为我的掺和,估计把你甩的更远,你可不能怪我;并且,更不能拿什么事借此要挟?如何?”叶景丞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尤其这个兄弟,如果不是自己收复他,把他作为自己的强力助手,估计他也不会有如今的成就。

    “得了,只要你站在我的立场,跟我一条战线;有这份心我就知足了,至于结果嘛,当然还得我亲自出马了。”杰森感恩戴德的样子。

    猛然令叶景丞有一种被挖了一个陷阱往里面的跳的感觉,这厮不会拿着自己的话当令牌,去做一些让自己背黑锅的事情吧!

    兄弟难交啊?特别这种专门坑兄弟的兄弟。

    叶景丞心里这样想,不过,一想到如果妹妹能有这样一个人呵护一辈子,的确为她感到高兴;毕竟,这个兄弟他们可是一起共患难过,一个能勇于承担责任的男人就是值得托付一生的男人。

    “你好自为之。我祝贺你。”叶景丞也为杰森锲而不舍的勇气感到骄傲,话点到为止。

    兄弟间说的多了就不好了。

    “得令!哥,你这个兄弟没白交。”杰森由衷的感叹。

    关键时刻,往往有这样的兄弟给自己撑腰,那也是一种幸福;人,往往都有自己的软肋,自己感觉不到,可朋友却旁观者清,他往往能在你要怯场的时刻推你一把,这种感觉那可是犹如神来之笔的。

    “对了,醒来之前,小心照应着。”叶景丞依然小心的警告着。

    他可不想有一点瑕疵,一旦对方采取了什么措施,让他们防不胜防,那可就不妙了,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三四天了,前期的保密工作,他做的很缜密,可依然被人把他们挖了出来,也就是说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明白,放心吧,哥,你还以为我真傻啊,这种游戏玩的都腻歪了;等着瞧好吧!”杰森胸有成竹的保证。

    的确,叶景丞玩的不仅是高科技,还有很多人脉游戏;可他,那玩的可是心跳,在有的时候,有些人那只会玩玩藏猫猫这种简单的游戏;太过复杂的游戏,一般都留给高智商的人才的,比如他。

    杰森一直在国内,对国内的各种各样的游戏都见识过了;不像叶景丞,他一直生活在国内,就算这种玩游戏看似简单的事情,他还没有深入其中;如果让自己来玩,那自己一定会玩的令苏家不敢动弹。

    一如上次,苏纲事件,杰森的确能把一个人的弱点找成死结,令他不敢轻易妄动,一旦他动了,那么,有一连串的事项都引发出来,令他不得不趴下,不是这一次,而是永远都不敢轻易的把头抬得高高的。

    至少在杰森面前,他有这个决定权;而叶景丞深受国外的教育理念,一直崇尚自由,开放,他还无法参透为何国内的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