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叶少很腹黑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8本章字数:2004字

    容九儿的眼珠子都被气的鼓鼓的,却又不能拿他怎么样?

    窝着一肚子的火,只能把这口恶气生生的咽下去。

    她快速的把那一碗恶作剧的饭端过来,好在自己的配料还有剩余,果断快速的把所有的配料放入,并在叶景丞还没有吃完的时间段,狼吞虎咽的吃干摸净。

    “你这么饿?我这里还有,你还要吗?”叶景丞瞪着无辜的眼神,惊奇的望着容九儿,她果真还是自食其果。

    不过,他没有决定就此饶恕她。

    的确,为了以后的长期合作,他有必要时刻提醒她,不要在他面前耍滑头。

    “饱了,您老就慢慢吃吧!”容九儿不留痕迹的回击了他一句。

    一个臭男人,总在自己面前显摆,有什么可显摆的,不就是比自己岁数大,经验丰富吗?时隔数日,不定谁是谁的对手。

    “也好,不吃算了,反正晚餐就结束了,晚上也没有什么加餐,我还是自己多吃一点,省的夜里叫外卖。”叶景丞慢条斯理的说完,继续进攻自己面前的炸酱面。

    味道的确一绝,不过,自己的胃却实在撑不下了。

    卧槽,这个臭男人,这是说给我听的吗?厨房已经没有配菜了,我不要饿着,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吃一顿了,好不容易正正经经的吃一回饭,怎么就便宜他一个人。

    “既然撑着了,那不如我来将就一下。”容九儿风一般的抢过叶景丞的碗,快速的解决掉这碗本该就是自己的饭。

    与其斗,也要吃饱了斗;这种男人,太狡猾了;看来,以后自己要时时刻刻的小心再小心了,不能耍小聪明,可不代表就不能暗地做点小动作。

    容九儿吃完饭,一脸微笑的望着叶景丞。

    而叶景丞则一副很受用的样子,好像我吃了你的饭,你也吃了我的饭,公平合理,没有任何争议。

    容九儿不由的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的眼睛,那一双深邃的眼神中,竟有一丝狡黠,这个可恶的男人,不是一直都在耍自己吧?

    “对了,那个我有口腔溃疡,不会传染吧?你没什么传染病吧?”叶景丞猛然想起什么说道。

    突然的一句话又一次激怒了容九儿,原本就以为这个男人故意找茬,没想到,还真让自己猜个正着,他果真没事就是给自己添点乱的。

    “没关系,就怕我这个艾滋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作?叶先生,以后吃夜食的时候,小心点好。”容九儿恨呀,这个臭男人,竟敢如此取笑她。

    吃都吃了,这个时候才想起嫌弃的事,那不晚了八百年了。

    “吃都吃了,这个时候还想什么病啊?灾啊?有命在就好。”叶景丞一语双关的话却把容九儿刚在心头的话重复的就差一字不漏了。

    她竟然没想到,这个臭男人难道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她想什么他都知道,今晚已经在他手里栽了不知道几次了。

    每一次他都能把自己气的憋了一肚子火,却偏偏无法发泄,想她容九儿,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也;唯有与叶景丞斗,心里就堵上一块大石头,无法喘气。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能活的洒脱一点;跟我斗,你觉得有意思吗?”容九儿气不过,她实在不能容忍,可自己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解释这一切。

    为什么到了他这里,自己就变成一个白痴一般,任由他戏弄。

    “唉,我有吗?九儿姑娘,自始至终都是你为了让我出丑,给我的饭,病号饭;没滋没味的;说到底,其实不就一碗饭的事情吗?说开了,大家心中就没有疙瘩了,对吧!再说,我们以后还要长期合作的,不是吗?既然你过来了,就说明你已经默许我们之间的合约了?只不过是个手续问题?总之,没有必要把我想的那么可怕。”叶景丞忙安慰道。

    这个傻丫头,气都气炸了,还在纠结这个小问题,说来说去,她还不生气自己抢她的饭碗吗?可他也没有延伸问题的意思,可能就那个口腔溃疡的事情令她窝火吧?

    不过看着她气嘟嘟的样子,自己就莫名的心情愉悦。

    戏弄她,都快成了自己的习惯。

    “你不是可怕,是可耻;明知道那碗饭有问题?却偏偏装成不知道,诱逼我吃掉,有你这么合作的吗?”

    气死人了,容九儿当然明白他什么意思了。可好像算来算去,都是自己在吃亏?仔细一想,却又算不清楚了。

    “九儿姑娘,我没有一点胁迫你的意思;并且,我真心跟你签约的,就是建立在平等,自由,公平的角度上啊?你说,我们如果建立在这个层面上,是不是相对来说,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还有,我纠正一下,你有一个错误的想法,我们不是合作?是合约,这两个词的区别很大,合作嘛?随时有解除合同的可能;条件一旦无法构成;就自动解除;合约嘛,当然就不一样了,这个一旦达成,就不是随随便便要解除的?”

    叶景丞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其实,他不是想跟容九儿探讨什么合约,合同;而是想跟她好好沟通一下,毕竟,以后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下,不是仇人,而是非常亲密的合约伙伴。

    “明白!我想我可以先撤离了。”

    容九儿白了他一眼,不想跟他扯什么大道理,她的认知中,他们只需要签署一份两个人认可的协议即可,她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整天为了这个他所谓的合约而跟着他,她最为关注的就是自由。

    她默默的收拾了餐桌 。

    就直奔二楼,她也不知道为何就是争不过他。

    既然他也把这个合约的事情说白了,自己又何必一次次强调哪?

    他都不怕惹事,自己又何必不给他机会。

    经过今晚的勾心斗角,容九儿彻底的明白了,自己还在乎他会死的很难看,这个的机会真的很难,这个臭男人特别特别的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