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补偿(3)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9本章字数:2005字

    容九儿口渴难耐,一大杯水灌入她的身体,她才慢慢的找回自己的感知。

    刚才那腾云驾雾的感觉令她脸都烧了起来,火辣辣的炙烤着自己的血肉。

    可身体一次次的疯狂却有那般的令她畅游自在。

    叶景丞一把用胳膊把她再次搂在怀里,吓得容九儿挣扎着睁开眼的时候,正好强烈的光线冲击着她的视线,也看到他有型的肌肉,她的脸腾一下红彤彤的,不敢再次睁开眼睛,顺从的被他抱入休息室。

    “宝贝,陪我睡觉。”折腾了一会,叶景丞真的好困,那个受伤的胳膊因为用力过猛,疼痛也一阵阵袭击而来,如若不然,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容九儿躲在他有力的怀里,两具身体的靠近,令她不敢呼吸。

    大白天的,她怎么就?

    虽然此刻躺在休息室的大床上,可她眼前却依然是刚才的那一幕,她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何自己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容九儿一想起自己刚才的堕落,就不由的急火攻心。

    无比尴尬,羞涩,令她在叶景丞的怀里极力的想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可她猛然想到那一夜,她顷刻间的脸色变得更难堪!

    “你,如果在动,我马上就吃掉你。”叶景丞低沉的带着磁性的声音,吓的容九儿不敢再动,生怕他真的有一次发起进攻。

    自己这是怎么了?

    上一次,自己自食其果的偷喝人家的烈酒;估计自己根本就没考虑他是谁,就勾搭人家;这一次,自己有违背他的意愿,又一次被;唉,自己这是怎么了?

    怎么就被他一次次的吃干摸净了?

    容九儿无力的埋着自己的头,不敢再动弹,也不敢喘气。

    可叶景丞那有力的肌肉,男性强健的体魄,令她无法一动不动。

    “我,我——”喃喃的吞吞吐吐的想表述自己的意愿。

    脑子却一团浆糊,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宝贝,看来还有精力,那我就乐于奉献了。”叶景丞不等容九儿想出什么鬼话,就低头需找到有些微肿的嘴唇,胳膊紧紧的禁锢着她试图逃离的身体,不让她有反抗的机会。

    “乖,来,张嘴。”容九儿那里肯,不停的扭动自己的身体,滑溜溜的朝下,不敢再想这个可怕的臭男人,会做什么好事?

    “啊——”伴随着容九儿的大叫,叶景丞也跟着发出爽朗的笑声。

    “原来我的宝贝想让我更爽啊!”叶景丞说白的话,令容九儿连爬连滚的逃离开床的空间。

    吓的容九儿火速穿上自己的衣服,这青天白日的,被人看见,或者被人瞧见,自己还要不要活了,这个混蛋,就不知道什么叫羞耻吗?

    “宝贝,晚上见!”伴随着容九儿逃一般的脚步声,叶景丞发出愉悦的笑声。

    羞得容九儿在心中不停的谩骂着叶景丞。

    下午紧张的训练很快让容九儿忘记了叶景丞带给自己的困扰。

    毕竟,模特的强化训练,那里容许你有其他的想法。

    虽然,大家都很疑惑,这个容九儿的脸,以及嘴唇 ;可大家作为成年人,都不约而同的没有去提及这件事。

    老师没有资格过分要求,比较她可是杰森点名的人;那些学员更没有时间提,下午的一次次的强化训练,早令他们没有精力,也没有空隙去管他人的事情。

    更令他们不敢相信的是,容九儿好像天生就是走T台的人,她竟然能把老师教的要领很快的掌握,并且发挥的淋漓尽致,令其他的学员都不敢轻易的走神,生怕自己都培训快一个月了,还不如一个才来的小妞。

    这种迟落落的讽刺,也令其他的学员除了拼命的跟进,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捷径。

    下午培训结束的时候,那些学员早就被贴身的佣人带走,而容九儿由于对自己的要求过高,还在拼命的不断练习自己的猫步。

    不知不觉间,夜幕已经垂下,白芷一般的灯光照的容九儿有些失神。

    望了一下不远处的钟表,指针已经赫然指向九点整。

    有些气馁,也有些不甘,望了望诺大的培训厅,人员早就空空无一。

    不自觉的走出培训大厅,心中竟然有些失落。

    不知道该去哪里?

    更有一些恨意,为何那个臭男人一定要这样对待自己,明明把自己吃干抹净,可自己却硬生生的继续去投奔。

    而叶景丞由于中午的美餐,党务了很多公务,不知不觉间处理公务都忘记了时间,一直到容九儿不得不找上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臭男人还沉浸在一堆的公文中;一本正经的俊美的脸上,勾勒出他刚毅的果断的性格,如果不是中午的事情,容九儿一定会被他的表情再一次迷惑的。

    鉴于这个男人的不自觉,以及不按常理出牌,容九儿心中收起所有的情绪,原本有些恨意的心也稍稍抹平。

    赶紧悄悄溜进厨房,依然踢掉脚上的水晶鞋,快速的准备着晚餐。

    不由的望着落地窗外的万家灯火,容九儿第一次的心被一种柔和的情愫包围着。

    “啊?进来都不打一声招呼。”等容九儿被人从身后搂着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身后的人。

    “好像是我的地盘吧?看什么哪?”叶景丞干涩的声音中带着疲惫。

    叶景丞望着远处的灯火阑珊,不由的心也暖暖的。

    疲惫不堪有累的想吐的声音,传入容九儿的耳膜里,竟有一丝沧桑感。

    原来,他的生活也有不堪的承受。

    “一片火海啊?”容九儿收回自己的情愫,言不由衷的回答。

    “啊?做的什么,这么香?”叶景丞没有捕捉到容九儿的慌乱,只因为一阵阵香气把他的胃给吊了起来,才令他不得不走出办公室,谁叫她做的饭那么的香甜。

    “莲子糯米粥。”容九儿趁机挣脱叶景丞的怀抱,去看看自己的饭。

    容九儿不知道为何,即使跟他发生过关系,可对于他的接近,她心中依然有一种难以捉摸的抵制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