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 怀疑的种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9本章字数:2001字

    容老爷子愤怒的把明清庄园的设施砸了一个稀巴烂,依然难抚自己心口的怒火,原本万无一失的行动,为何就又一次出现纰漏。

    越是怕什么?越是来什么?

    望着外面倾盆大雨,容盛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衰老,天时地利人和,自己占据了最为有利的一面,为何还会失败哪?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毕竟,这些高手都不是吃素的。

    “老婆子,我真的老了。力不从心了。”容盛颓废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如何表述自己内心的失落。

    从接到电话的那一刻,紧张的心情,悠然升起,他生怕自己会出现纰漏,还让何瑞芳帮忙参与,怎么就演变成这样了。

    “你就没想过,为何徐家母把电话打到固话上有什么蹊跷吗?”容老夫人这一辈子从来就没有信任过谁,就算自己的儿子,她也不敢说自己千分之千的放心,她这一辈子生活在猜疑,假象中,怎么可能会相信一个外人。

    在没有找到确切救援人的消息,对于徐家的怀疑最为突出;毕竟,徐家有女,也到了婚配的年龄,他们徐家为何无缘无故的无条件的帮助他们。

    “恩,也是,不是他们故意的吧?可是,他们也不想一想,就算容九儿无法嫁到苏家,就凭他们徐家,跟苏家提鞋,人家也不会要。”容盛听完何瑞芳的提醒,心里的愤怒也减轻不少,毕竟,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自古以来,从未出现过。

    “且不说,徐家的阴谋,就从报警来看,是不是速度也太快了。”何瑞芳很冷静的分析着,只要知道容九儿的落脚点,就不怕找不到人。

    不管她多少个不情愿,只要她还是容家的女儿,那么,她永远都无法逃离这个安排。她容九儿就算再不愿意,她也不敢轻易说她自己不是容家的女儿。

    如今,上层也多多少少的知道了,她容九儿是苏家未来的儿媳妇;就算她容九儿有贵人相助,那么,这个贵人也该知道容家,苏家两家人的分量如何?

    何瑞芳的如意算盘一时一刻都不会闲着,算计来算计去,她自己都不知道算计到哪里了,合着,每个人就算为了容家,她也能鸡蛋里挑出骨头来。

    徐家母如果知道自己雪中送炭般的消息不仅没有给自己带来好处,还给自己带来不少的厄运,不知道会不会悔不当初。

    人啊,总是在无止境的追求着自己的梦想,填充着自己的欲望。

    “叮铃铃——”电话铃声打破了两位老人的思绪。

    “喂,哪位?”何瑞芳沉着的接过电话。

    这个时候,大家都应该就寝了,谁会这个时候打电话。

    何瑞芳纳闷着,只听见那边容颜弱弱的声音:“奶奶,我不舒服,妈妈不在家,爸爸去应酬还没有回来。”

    “宝贝,别哭,没事的。奶奶在,赶紧让佣人先送你去医院,奶奶跟爷爷这就过去。”何瑞芳安慰着自己的宝贝孙女,心里泛起疑问。

    今天,秦澜这是怎么了?

    公司找不到人,电话打不通,朋友询问了没有见,半夜了,还不回家,这些天,她都在忙什么?

    人啊,就怕别人怀疑,特别是对自己心存不满的人,上一次,她顶撞何瑞芳的架势,那一幕幕可时不时的都在容老夫人脑海里放映,不是她瞧不上这个秦澜,而是,她这段时间动不动就把自己的功劳无限放大,把自己放在容家当家人的位置上,太过分了吧!

    自己还活奔乱跳的,如果自己有一天倒下了,会不会连吃喝拉撒,都得看她的脸色了。当初,自己做媳妇的时候,也一直都兢兢业业,不敢越轨的。

    她倒好,这段时间的气焰,好似自己成了皇后了。

    大权在握。

    一想到大权,她不由的窝火。

    这个秦澜还真的容氏集团的最多股票的拥有者,这一点,她都差点忘记了。

    如今,容颜也大了,也该把容颜的股份拿过来了。

    想当初,容颜身体一直不好,容老夫人也觉得容家对不住秦澜,不仅给了她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把容颜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由她保管。

    这样的话,她可拥有容氏集团最多的股份,自己怎么都忘记了这茬。

    是时候把这个股份让她还给容颜了。

    “这个秦澜,这么晚还不回去,她不知道容颜身边不能缺人吗?”容盛不满的发泄着自己的怒焰,望着黑夜磅礴的雨势,他有心让老婆子留在明清山庄,哪知道,她说什么也不放心容颜。

    毕竟,容颜才是他们容家唯一能拿上台面的后人了。

    说什么也不能有意外。

    虽说她有再生障碍性贫血,不过,依然无法阻拦着她的聪明,她的容颜,当这一切都存在的时候,她还能为容家的未来带来更多的福音。

    “这个时候说这个还有用吗?对了,你觉不觉得,这段时间,秦澜有什么异样?”何瑞芳到底心中有些不确定,忍不住的问身边的老爷子。

    “说有吧,想一想,也有;说没有吧,也没有。”容盛想了想,回答道。

    秦澜是儿媳妇,他这个老头子没有过多的关注,不过,说起这个事情,让他有了一些感触,以前,她可从来不会当着他们老人的面,跟容承安那般吵吵闹闹,并且对他们两位老人,也一直尊敬,体贴。

    最近嘛,也不知道公司的事情,还是其他缘由,她总是火气冲天,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好像他们容家一直亏欠她似得。

    这些年,他们可一直都宠爱着容颜,对她那可是把所有能补偿给她的,一样不拉的给她,难不成她还有其他的想法。

    到底是男人,心没有女性那么细致,那么敏感,他的意识中,始终把秦澜当成一家人。她之所以会出现那么多的不寻常的事端,完全因为公司的事情引起的。

    说了半天,等于没说嘛,容老夫人没有搭理他,继续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