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0章 赌约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49本章字数:1942字

    大雨过去的清新令人心情愉悦。

    容九儿原本想抽身去迎接一下这美好的一天。

    哪只哪只咸鱼手硬生生的把她拖进无源的深谭中,无法自拔,无法逃离,无法呼救。

    她内心深处除了祈求这个男人快点解救自己,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出口。

    “宝贝,不要啊,那为夫就尊重你的意愿了?”叶景丞一副充满无奈又酸楚的语气。这个时候的容九儿意识都涣散的找不到东南西北,那里能听懂他的意思。

    当他撒开温和怀抱,把容九儿放置一边的时候,她混沌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离不开这份灼热,她渴望这团火的引燃。

    “丞……”虚弱无力的容九儿像一条树藤一般快速缠绕着叶景丞,她不知道该如何做,可她心中知道自己无法脱离他。

    “宝贝,来,乖,不要这样嘛,为夫也不想做一个坏人,被你指责,还有,你这样我怎么起床离开?”他戏弄着容九儿,这个小丫头的内心,依然把自己团团的包裹起来,根本就无法令她自己放松。

    只有慢慢的让她自己放松警惕,舒缓自己的心情,才会令自己真正的享受到一个女人该有的幸福。

    “不……”容九儿才颤微的声音。

    “乖,那我们打个赌,如何?”叶景丞故意的引诱着,他知道这样才能让她放松警惕,才能在内心深处,慢慢的接受自己。

    他不要只做那个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她才能想起他的人,他竟然能清晰的知道她内心的想法,的确,这样一个长期把自己包裹成一个刺猬的人,如何能轻易的把自己的伪装撕掉,让自己享受到生活带给她的乐趣。

    知道容九儿对这些赌约打赌的事情是很喜欢的,只要是她喜欢的事情,就容易解决了,这样容九儿也会接受的。

    “赌什么?”容九儿看着叶景丞,立刻就来了兴致。

    “我帮了你,你可不能再把我撇到一旁去了,我可是很小气的,你知道的。”叶景丞一本正经的看着容九儿,见她小脸一副恼怒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你,可恶。”容九儿小脸微红,恼怒的握着拳头,但现在又自己又没办法。

    她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由叶景丞宰割了。

    “你觉得划算么?”叶景丞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容九儿,这次无论如何,他一定要让容九儿乖乖听话,臣服于他。

    容九儿几乎要气炸了,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只好被迫点头同意了。

    而叶景丞则像是偷腥成功的喵一样,乐不开支,只顾着忙自己的事情了,却没看到容九儿眼里闪过的一丝狡黠。

    现在妥协了,不代表以后妥协,秋后算账这个可是很符合她的性格的。

    果不其然,叶景丞刚得逞后,就被容九儿翻身做主了,开始她的秋后算账了。

    她如何能不恨,她身体恢复了一点,很快就把这个无耻的男人掀到一旁,混蛋。

    混蛋,敢欺负老娘,看老娘如何收拾你。

    内心愤怒的充斥着那双美丽的眼眸里。

    “九,我们可是有言在先的?”叶景丞故意求饶道。

    毕竟,自己有错在先,拿着她对自己的信任,做了一点有被原则的事情。

    自己把人家的内心的渴望掉的高高,却吧唧又把人家抛下,人家怎么能不火?

    “谁跟你有言在先,你这个混蛋,你……”容九儿气的无语,这个家伙,一次次把自己吃干抹净的,还每一次都有理了。

    “我们真的有赌约的,有赌约的。”叶景丞强压着内心的暗喜,不停的诱惑道。

    “呸,有也是霸道条款,本人有权单方面撕毁赌约。你这个混蛋,我如果轻易饶过你,还不知道你有如何欺负我,腹黑又野蛮的坏男人?”容九儿不听他任何解释,她只知道自己要泄愤,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当刚才那段录音缓缓的从手机里放出来的时候,容九儿的脸腾的红的发紫,里面自己除了无限的娇喘,渴望的声调外,再也找不到自己一点点反驳。

    “胜者为王,败者暖床。”

    她将权倾天下的男人暴打在床的时候,人家酷酷的丢下这句话。

    想她容九儿,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也;

    唯有与叶少斗,惨不忍睹,不忍直视……

    容九儿恨的不知该如何解释那一道道羞人的娇喘声。

    手中的力道也缓缓的放慢了节奏,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录音中那一声接着一声的娇喘声中的那种浪的令人酥麻的强调竟然是自己。

    “为了方便你长期性提供暖床服务,我想把契约延长。”叶少邪笑。

    “怎个延长法?”容九儿表示好奇。

    男人笑着递过一纸婚书……

    “宝贝,我们结婚吧!”叶景丞认真的把容九儿拥入自己的怀里,温和的说道。“放心,你都把自己心甘情愿的交给了我,我叶景丞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包括不开心。好不好?宝贝。”

    叶景丞拥抱着柔软,内心说不出的甜蜜,不管是他欺骗而来的,还是他诱惑而来的,他对她真的有那种冲动,既然如此,又何必让自己放任她的游神,他不容许在她的世界里,自己就只是一个过客,只是在她需要的时候,是一个时刻不离的备胎。

    他叶景丞要做就要做那个唯一的正胎,既然能驾驶,那么,就一定能起航。

    叶景丞酥酥麻麻的柔和的声音回荡在容九儿的耳膜里,令她不仅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无力拒绝和反抗。

    真的要嫁给他吗?真的就这样结婚了?

    容九儿无力的把脑袋放在宽阔的胸膛,她有些不解,有些迷茫,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可在她的内心深处,她真的一点点反抗都没有。

    这到底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