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包庇(3)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50本章字数:2002字

    容老夫人一语双关,话中有话的一番说辞,秦澜如何能不知晓!

    自己这么多年白活了,竟然轻信了那个混蛋,令自己竟然憧憬那莫须有的爱情,去为了圆自己曾经的梦,而丧失了一切,连如今最起码的脸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她真心希望这件事能得到容家的原谅,而老太太能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还愿意帮助自己渡过难关,自己怎么能不听从她的安排。

    “额,当然要给颜颜股份了,我的那一份也转给她,让她发挥自己的能力,她学的本身就是经济管理,一定可以撑起容氏集团。”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当然是不遗余力的推荐了。就算这时候,容老夫人说的不是自己的女儿,她也只能听从,不能反抗。

    只要老太太能出面,就算做表面工作,让自己得以喘息,自己也心甘情愿的接受。

    “还有,容九儿那个小崽子竟然隐藏在赢耀,她正在接受模特培训,这个机会,你最好把握好,想尽一切办法,不要让她再次溜号,毕竟,这关于颜颜一辈子的幸福,如果再不抓紧,苏家一旦追究下来,这件事会影响到颜颜的未来的。”容老夫人拿出文件冷静的说道。

    姜还是老的辣,她早就准备好一切,即使她秦澜不同意,也必须签字。

    能如此和谐的解决,当然最好不过的。

    她不仅拿回了原本就属于容家的一切,还会让秦澜把她拥有的照样拿出来,才对得起自己这么晚的等待,这才是她今晚最为关键的时刻。

    “那个人的资料,详细的给我一份,还有,他哪里有什么要求吗?”容老夫人强忍着恶心跟秦澜说道。

    “那,那个,他手里有录像带。”秦澜懊悔的结巴的把事情和盘托出,这个事,只能借助老太太的威信,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颜面存活。

    能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转移给容颜,她也死无遗憾了,这一辈子,自己却被自己的所谓的爱情毁了一切,一生,差点这条命都没有了。

    如此想来,自己也真够可笑的。

    她还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女儿容颜。

    特别是哪一通令她羞愧万分的电话。

    “他开价多少?”容老夫人精明的问道。

    一个男人如此费尽心机的把她骗了,如果没有所图,那才是笑话,一个五十岁的女人竟然为了所谓的爱情,什么颜面都不要了。

    “一千万。”秦澜唯唯诺诺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资料给我。”容老夫人强忍的难受,令她不得不把所有的后路都考虑一下。“今晚八点,模特选秀启动大会,十点结束。你明白什么意思?”

    “我知道,妈,妈,谢谢你。我手里现款有五千万左右。全,全在梳妆台夹层的盒子里,还有珠宝一千万左右。妈,我,我只希望,容颜能不嫌弃我就知足了。”秦澜慌慌张张的在办公室把自己的小金库钥匙都拿出来。

    她内心极度的不安,当然,作为一个妈妈,她更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用异样的目光看自己,要不然她活着真的没有一点意义了。

    “我已经告诉她,手机丢了,他人故意的恶作剧,其他的 ,你自己解释。”容老夫人冷冷的接过钥匙,一句话也没有什么多说。

    这个女人,这个时候想起自己的女儿了,早干嘛去了,做下那么不要脸的事情,还好意思让自己帮她在女儿面前继续编造。

    就算自己再想维系容家的颜面,可心中也有一个限度,她也应该那个最低的限度在哪,只不过,如今,她秦澜还真的不能出事。

    容家的容颜的婚事,容氏集团的危机,都不能在这个时候来一个后院起火,那将很快殃及池鱼,为此,这个事情,只能压下去,至少,最近一段时间,说什么也不能有事。

    来之前,她就盘算好一切,除非迫不得已,这个棋子还不能轻易的舍弃。

    “妈,妈妈;谢谢你!”秦澜泣不成声的感激道,她是真的感谢老太太,这个时候没有落井下石,没有告诉容颜,她的不堪。

    她已经感激万分了,怎么还敢有其他的想法,她这个时候只能把自己放到一个最低的位置,低的就像一粒沙子那样,不要任何期许,就要能让自己活的稍微心里不那么纠结就好。

    可她心中也明白,所有的错误只要不去揭开,一切还能维系,一旦有一天被容颜知道,她,她秦澜这一辈子别想再女儿面前再有任何的尊严,以及长辈的脸面。

    “不用谢我,记得容颜的愿望,希望她能快速达成愿望,叶家可不比苏家。”容老夫人意犹未尽的语气,不用多说,秦澜也明白,她当然知道,自己的事情,不要说叶家,就算是苏家知道,容颜这辈子也别想抬起头做人。

    此时,她心中也明白为何容老夫人如此帮助自己了,其实,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容家,可就算这样,她依然感激不尽。

    至少,她们的目标是共同的,就促使她有勇气继续去面对一切。

    “妈,妈,我知道。我,我就准备,一会出席闭幕仪式。你放心。”秦澜诚惶诚恐的目送容老夫人,心中的起起伏伏,也只有自己最为明白。

    不管容老夫人提出什么要求,就算她要死在那场闭幕仪式,她也要去亲自赴宴,说白了,就是给自己一个光彩的出境镜头。

    她只要这个时候,不断让自己在镜头面前,才能让女儿心中明白,自己的谎言站得住脚,毕竟,自己名下的工作室,大量需要模特,这种事情只能亲力亲为。

    给女儿一个能重镇自己的勇气,也给自己一个最好的解释。

    容老夫人攥紧手中的钥匙,强忍心中的恶心,恨意,令自己平稳下来,不过她心中明白,任何一个女人都在尽力的攥着小金库,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那是不会轻易的拿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