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 新婚之夜(3)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50本章字数:2000字

    烛光晚餐,惊得容九儿都忘记了呼吸。

    曾经的她就是一个泼辣的小太妹了,不要说有人亲她,请她吃饭之类的,就是交男朋友这样的事,她都不敢想,她曾想,这些永远都不属于自己,自己永远都是小太妹,那些鲜花,浪漫的事情永远跟自己沾不上边的。

    可,眼前的一幕令她眼睛有些湿润。

    不知不觉的,自己怎么找到了自己女性的一面。

    这么容易多愁善感了,我擦,这怎么可能是自己,在这里泯心情!

    这厮人哪?什么时候订的鲜花。

    “宝贝,感动了?”突然,身后的声音令容九儿吓的又一次跳起来。

    “我的脚啊,不是吧,怎么这么悲催。”叶景丞故意大声大叫的令容九儿吓的脸都白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你站在后面,突然这么一句,我不太适应。”容九儿赶紧弯腰试图检查叶景丞的伤势。

    “乖,那不重要,重要的事,你感动吗?难道不给点奖励吗?”叶景丞坏坏的说道,一把拉过这个神情紧张的傻女。

    “怎,怎么奖励。”容九儿一脸茫然的问道。

    “当然是饭前甜点了。”叶景丞说着,一个长吻又一次袭击而来。

    一顿烛光晚餐下来,叶景丞都不知道中间偷吃了几次甜点,吻得容九儿的心扉都热腾腾的,最后不得不溜号,才让自己好好的喘口气。

    “亲爱的,我,我的手。”叶景丞大呼小叫的令容九儿火速赶出去,才发现叶景丞的手夹着鱼,另一手不能动,却偏偏的去摘鱼刺,结果,可想而知了。

    容九儿哭笑不得的继续坐在他的身边,帮助他,这厮吃个饭都如此折磨人。

    “宝贝,谢谢你。”叶景丞理所应当的吃的香香的。

    “不用谢,只要你不乱来,我就好好的帮你,如果你再侵犯我,小心我一走了之。”容九儿吓唬道。

    “嗯,嗯,不敢了。”叶景丞忍不住心里的乐,嘴巴却应酬的满满的。

    的确,饭菜温度可口,可不能浪费了这一桌大餐,美食。

    把肚子填饱,才能打仗哦!

    “我去收拾!”容九儿长舒一口气,终于一顿饭吃完了。

    “不用,今晚不要操劳,乖,我的伤口有些疼了,你帮我上点药吧!”叶景丞可怜兮兮的说道。

    “怎么回事?”容九儿不明就里的问道。

    毕竟,刚才,她一直在帮助他,没有动,怎么会疼哪?

    “那不是。”他用嘴巴努了努桌子上的东东。

    可不,虽然都有人送上门,可需要自己动手操办啊?

    “我说,你能不能消停一下啊,怎么总是动,动,动,什么时候能好哪?你这么一个大人,怎么就不知道事有急,缓之别吗?”容九儿真被他给打败了,怎么这么大一个人,跟一个小孩子一样。

    伤口一次次被撕开,好笑吗,好玩吗,还是好给自己找一个个借口?

    “对不起,我错了。实在事出有因吗?”叶景丞一副求饶的样子,令容九儿满足子的火也无处发泄了。

    叶景丞怎么能不知道,如果不是每一次都借助自己的胳膊上的伤口,容九儿怎么会服服帖帖的来照顾自己,顺从自己每一次的意愿,自己是用了一点小手段,那还不是为了增添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吗?

    可,他怎么能说出口哪?可望着她每一次提心吊胆的样子,他的心猛然间都被填的满满的。

    “你,你——,怎么每一次都这样。”容九儿无力的反抗着。

    “以后再也不会了。好不好?”叶景丞示弱的样子,令容九儿还能如何,自己怎么也不会对着一团棉花用力吧,那不是自讨没趣吗?

    “最后一次。”容九儿斩钉截铁的警告道。

    的确,每一次自己都被吓的心砰砰直跳,她也不知道为何,每一次只要听到他的惨叫,她的心就楸在一起。

    “知道,哪,你帮不帮忙?”叶景丞试探道。

    心中当然期待她的帮助,那份喜悦,当然藏到最后了。

    “帮——”容九儿叹了一口气,还能说什么,自己又不是冷血动物。

    真被他打败了。

    “能不能先把眼闭上,先吸一口气,不要被吓着啊!”叶景丞笑着对容九儿说道。

    “什么惊喜?”容九儿也被他的疑神疑鬼弄得吊胃口。

    “暂时保密!闭眼。”叶景丞用手撑着门框,笑道。

    “好吧!”容九儿投降道。

    “深呼吸哦!睁开吧。”叶景丞把容九儿带到屋子里,悄声的在她的耳边说道。

    喔,红的一片,燃烧着她的眼睛。

    这是什么时候布置的?

    大红的喜字,大红的被褥,大红的布匹遮盖着椅子,梳妆台,一片火的海洋,除了床没有换之外,布置完全按照新婚的装饰打造的。

    “你,你怎么做到的。”容九儿真的无言。

    就做饭那功夫,他怎么就做了这么多。

    “惊到了,铛铛……铛铛……”叶景丞单膝跪倒在地,手中一个大钻戒,闪着自己的眼睛。

    “你,你。”容九儿心中一惊,不是假结婚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心中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么一颗大钻戒。

    “怎么?不够大吗?”叶景丞眨巴着眼睛问道,跪倒在地的姿势还优雅的支撑着,她难道就这样无视下去吗?还是,有其他的想法。

    人家不都说,女人一见到钻石,就两眼发光吗?怎么这一切,在容九儿这里,都是一个个例,我擦,心伤啊!

    “不,不是。”容九儿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

    钻戒已经闪亮亮的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了。

    叶景丞实在等不及了, 猛地站起来,把手中的钻戒给容九儿戴上了,不管怎样,总不能白白的跪了一次吧,太丢人现眼了。

    “怎么?吓傻了,就算做戏要做全套,知道吗?”叶景丞心塞道,这个傻丫头,就不能配合自己一下。

    哎,看来自己的魅力真的下降太多,竟然在人家的眼中没有一点稀罕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