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新婚之夜(4)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5:50本章字数:2000字

    叶景丞心酸的无言能形容。

    自己原本准备一肚子的求婚话语,也被容九儿的呆萌给弄的没有一点心情了。

    人家压根都还以为在演戏哪?

    难道自己这么一个大帅哥,如此英俊潇洒,其他美女都蜂拥而至,而她,哎,一副嫌弃的样子。

    这究竟是为什么?

    对她容九儿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么 ?

    还是她容九儿对帅哥免疫。

    如此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甘。

    “太大了,我都闪花眼了。不过,你说的挺对的,做戏吗?做全套,那我勉为其难先帮你保管!”容九儿也被自己刚才的萌呆弄的不好意思。

    既然人家把话都说到那份上了,自己再次回绝岂不是太煞风景了。

    不管怎样,做戏,当然要做全套了。

    人家帮了自己这么多忙,这一次,自己也不能让人家失望。

    不管这个傻妞如何接受的,依照什么心理戴上的,总之,叶景丞心理偷偷的舒服了一点。

    “你配的起,以后有什么事,有我那?” 在他浓浓的鼓励的眼神里,容九儿无言的笑了,是的,有他在,一切都没问题,想起容颜那张苍白的脸,她的心头隐隐泛起疼痛来,胸口间的憋着的那份令她窒息的闷痛感有席卷而来。

    想想有些事,你就算把它当做不存在,可脑海深刻的记忆却不停的提醒自己,自己就是一个工具而已,一个有血有肉带感情的工具而已。

    如今的自己,早已不想让那些默许的东西再次伤害到自己,可一想到容颜,她的心就芜杂分成,难以抑制。

    “你,你快去洗洗,我给你上药。”容九儿赶忙掩饰自己的情绪,不让他看出来。

    顺手把他推入洗浴间,而自己又一次莫名想起容颜,心里难受极了。

    也行,幸福来得突然,才不得不想起那个一直更在嗓子眼的人,才能让自己清醒一点。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晃晃自己的脑袋不让自己多想,以前的都已经过去了,自己以后要好好的生活,又何必一定要对谁心存疑虑哪?

    还有,自己也该给自己一个交代了,既然认定妈妈是小三,也该让自己找到自己心伤的理由,不能一味的让自己把自己包裹起来。

    坐在红红的毯子上,她的腿不由的换啦晃去,让自己心里把那些不该想的,统统扔掉。

    猛然抬头,一个出水的帅哥映入眼幕。

    细碎的黑色头发上微微的些许水雾,一身蓝色的睡衣随意的裹着,即使腰间的带子也草草的结了一个结,裸露在外健康的小麦色的胸膛挺拔的身姿,尊贵无比的俊脸,如此风姿早把容九儿的眼球给引过去了。

    简直就是梦幻中的人物,怎么就,就成了自己身边的人,难道一个坠落在间的神锻炼自己的这么多年的多磨多难,辛苦,这么多年的憧憬,才赐给自己的。

    星辰一般的眼眸中,除了迷恋,失神,游离,还有几分疑惑?

    这个傻丫头,这是崇拜自己,还是迷恋自己哪?

    还有,这样一幅痴痴傻傻的样子,像极了一个贪吃的小喵。时不时的舔舔自己的嘴巴,一幅 与犹未尽的架势。

    “妞,这是崇拜爷的节奏吗?”叶景丞一脸的坏笑,还不忘调戏一下自己的小傻妻,一幅色眯眯的样子,很符合自己的需要。

    刚才被她小小的羞辱也抛到脑后,只记得有这样一副尊容,就够自己享受的了,又何必计较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再说,求婚嘛,当然会在她心甘情愿的爱上自己的时候,来一场旷世婚礼才会更有韵味,而这时,是不是该做点有意义驱动那个未来的向往而努力。

    比如现在,她那一副馋虫的样子,崇拜的眼神,自己是不是该满足一下她的小小的欲望。

    说什么今晚也是新婚之夜,新婚之夜当然要干点新婚的内容了。

    有如此好的意境,怎么能轻易的错过。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丫的就配给老娘提鞋。”容九儿羞涩的意识到自己的囧态,赶紧调整自己情绪,我擦,怎么就忘乎所以了。

    明明自己不是……,怎么就对他出浴的样子给迷住了。

    “是吗?那为夫要给你提鞋哦。”叶景丞笑盈盈的用脚打掉她脚上一晃一晃的拖鞋,顺势就把某人扑到在床。

    “我擦,强强啊,不要脸。”容九儿慌忙的捶打着身上这强壮的身躯,虽然他的体魄已经超越了自己好多倍?却不妨碍自己发泄自己的苦恼。

    怎么回事?被他这样随意一压,自己的身上就莫名的一阵骚动。不要啊,太没脸了,自己怎么变成这样了,火辣辣的脸令容九儿难以想象。

    “谁不要脸?脸红的跟一个上过色的人,这是撕破脸皮的节奏啊?”叶景丞故意用嘴巴吸取她脸上的柔滑,小脸蛋被他很快的用口水清洁了一遍。

    不红才怪,哪有这样的混蛋,也只有叶景丞敢说吧!

    那个女人被男人如此挑逗,不脸红,不气喘,不紧张,那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容九儿当然也一样了。

    “你,你,你,说过的不准强上的。”容九儿被弄得痒痒的,心头也被调拨的火焰一团,嘴巴却一副不饶人的声讨着。

    这种霸王硬上弓的架势啊,奈何自己的身体却又一次的沉沦了。

    为什么啊?

    谁来告诉我,这到底为什么?

    “哦?我吗,我强上了吗?我好像就躺着没动啊,怎么强上了,倒是有些人,思想怎么这么不健康,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人在一起,不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一脸盛气凌人的样子,是不是心里就盼着发生点什么?”叶景丞一边手不停地挑逗着,一边嘴巴也服输的争辩着。

    这叫什么事吗?怎么又变成自己的不对了。

    自己好心好意的来帮他上药,怎么就上演了这样一幅令自己无法逃避的情形。

    好似自己一幅巴巴的样子,求着他恩赐,奖励自己,施舍给自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