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勾心斗角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5:10本章字数:2673字

        还好,老骑士今天如常出现在叶新宇面前。其实算一下,这几天他也只有两三次不会进入自己的梦境。老骑士还是那种风轻云淡优哉游哉的表情,随意地躺在一张摇椅上,而这种态度此时让叶新宇很恼火。

        “今天的事情就是这样,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些什么了吧?”叶新宇皱着眉冷冷地说道。

        然而这个叫堂?吉诃德的老人却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质问而动情:“太早了,小子,你还没有准备好呢。”

        “准备好,你让我准备什么?”叶新宇语速不由加快。

        “时机未到时机未到。”老骑士从摇椅上站起身,“哎,看来你今天完全不在状态啊。算了,下次再来教你新的招式吧,祝你睡个好觉!”他慢悠悠地背向主角走去。

        “这就要走?”叶新宇感觉自己的嗓子因为愤怒而急剧发痛,他不禁冲着要离去的背影大吼,“喂,你究竟是谁?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真相?”

        然而,堂?吉诃德却一边不停脚一边回过头,表情令人意外地严肃:“如果是聪明人,现在就应该不要再问,尽快地把我教的那些招式练好,什么事产生都是有理由的!”他冷冷地看了叶新宇一眼,然后转过头渐渐消失在远方。

        叶新宇愣住了,随后渐渐恢复了平静。“是啊,如果真的有什么超乎寻常的事要发生,我在知道真相之前,必须有能力保护好自己才行。好的,我懂了。”他的情绪完全稳定了下来,并深深地向老骑士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

        宽敞明亮的客厅中,一台老式放映机里播放着莫扎特的安魂曲。一位年近六十的老人正坐在沙发上,手捧高脚杯,优雅地品尝着拉菲。这个留着一字胡的老者一举一动很像贵族,但他就这么悠闲地坐着,一股专属于军人的杀伐之气却无法掩饰地散发出来!

        “午夜独酌,可是很无趣的哦,不如我陪你。”随着房门忽然被打开,一个青年走了进来,拿起桌子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轻松地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老者笑了笑,不说话,继续品酒。

        “没想到你居然比我先回来了。”鹰眉青年捧着酒杯说道。

        老者耸了耸肩:“反正我也不是纯战斗型的,而且以你的近战能力,在一般情况下也没谁能威胁得了你。不需要保护我自然就回来了。不是吗,我的?”

        青年嘴角翘了翘,然后对老者轻轻道:“刚才那一战应该把对方迷惑住了。不过,对方的身份也不能完全肯定就是那个中年人,唯一确定的就是对方英灵有多个。只不过是全部处于一个组织呢,还是都是某个强大英灵的部下呢?嘶是的概率应该有50%。”青年摸摸下巴,自顾自地说着,“对方明显是本来打算伏击我的,之后知道我早已洞察他们以后,没有出动全部力量和我硬拼,当然这也是我预料到的,否则我可不敢和那么多人打。”他轻轻靠在沙发上,想了想又说道,“不过这样也不能断定的身份,对方也有可能是多个合作。”

        啪啪啪!

        “精彩。”老者拍了拍手,眼神玩味地看了看坐在另一侧的青年,“你真的把所有人都看得和你一样狡猾,刚才你几乎把所有情况都假设出来了。不过,”老人慢慢地喝了一口酒,“我喜欢。这个时代的年轻人真了不起呢。”

        青年耸了耸肩:“你早就明白的,兵不厌诈。”

        老人饶有兴趣地看着青年,青年不再说话,默默品着酒,两人就这样静静不动。过了一会儿后,老人忽然脸色怪异:“我亲爱的啊,你不会打算一直都是这个模样吧,你可真爱玩呢。”

        对面的青年哈哈笑了,笑声中充满了妖异。随后,他在脸上轻轻一抹,露出真正的面貌,还是,陆子铭!

        “你们家族的易容术和变声术真是高明。而你,在假脸皮上套着真脸皮,更是高明。阴险啊,哈哈哈哈!”老人纵声大笑。

        “如果没有你的将英灵气息转移的手段,也不好骗过对方。”陆子铭悠然地说道,“来,干一杯怎么样?”

        “哈哈,好!”

        与此同时,在城郊的一座城堡里,另一群人也在谈论着今天的事。

        “情况就是这样。本来我是打算派出全部力量消灭对方的,但突然知道他是英灵,那对付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我不敢随意决断,所以就先撤了。”

        “嗯,你做的很对。”站在窗前赏月的年轻男子回过身,用温和的语调对面前的中年人说,中年人身后还站着几十个身穿铠甲的大汉,“其实,我们这次就是为了对方进行伏击。既然对方已经早有准备,而且我们还不知道的位置,就不必缠斗了。这场战争我们一定要稳扎稳打。记住了吗,宋叔?”

        叫宋国的中年人点了点头。虽然此次的行动并没有重创对手,但是至少将对方迷惑住了,以为自己才是统领身边这支军队的人,是。

        “不知道这个是哪个家族的人,或者是哪个有点实力的平民魔法师?就像前天我们刚干掉的那个无名小卒那样?宋叔,你以后就暂时代替我领导吧。把精力先放在查寻今天这对主从的身份上。”

        “知道了,阿云。”宋国一边回应着他的话一边暗叹了口气。阿云就是对自己太过自信了,两天前手灭掉的那对主从,只是因为是个偶然知晓圣杯战争并参与进来的三流魔术师,不知道战争的危险性以及打法,而他的也没什么名气,实力不强,所以刚召唤出宝具就被杀死了。可以后遇到的其他主从会都这样吗?阿云只按表面实力去设计对付的计划,就怕对方有什么后手啊。

        年轻男子缓缓走到圆桌前坐了下来,并示意中年人也跟着坐下。

        他翻了翻桌子上的文件,说道:“算上这个,目前我们已经确定两个人的身份了。前几天跟踪到的萧家魔术师,我刚刚探定,他是萧腾麟的二儿子,萧政。”他从文件中抽出一张档案,档案上的照片是一个四十岁左右,身体健硕的男子。

        “是他!”宋国思索了一下,点点头。虽然没见过面,但是同为商场上的人,自己和阿云对萧政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个人我们暂时不用动用来对付,我先用点小手段,来探探他的能量,和他玩玩。”

        “小手段?”宋国楞了一下,立刻明白了面前这个后辈的意图。作为一个28岁就在生意场上获得“食人鱼”称号的年轻领袖,他所擅长用的手段宋叔十分明了。

        “就看用这些小手段,这个萧政受不受得了了。圣杯战争的初始阶段,玩的是心机和谋略,就像下围棋一样,先被扰乱心绪的人往往会被很早干掉,呵呵!”年轻人嘴角翘起一个弧度。

        “你想怎么做?”宋国问。

        年轻人将几张纸交给了他:“宋叔,你帮我把这些指令下达给手下的人。嗯,我们积攒了几年的力量,应该展现一下了。”

        交代完这些事,年轻男子站起身,又重新踱步到窗前,还在思索着。萧家的竞争者应该比较好对付,但是今晚和自己的交战的那对主仆,似乎就不那么简单了。那样一个难缠的,又擅长伪装,却不知道他的职阶。而且不妙的是,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一部分情况,唯一可喜的,就是自己让宋叔充当的计策将对方迷惑了。哎,算了,圣杯战争对手强大才有趣,这可是一个证实我自己实力的好机会呢。父亲,我会证明你的儿子是吴家最优秀的子孙之一的!

        年轻男子再次望向窗外的月夜,只不过,这一次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巨大的野心和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