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遥远记忆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5:11本章字数:3055字

        辽阔的荒野之上,喊杀声镇彻天云,数十万铁血军魂在创造着杀戮的史诗。两只大军已经厮杀多时,此刻大地已经被鲜血染红。

        在战场不远处的一片阵地中,一位身穿军装的半百老人正在来回踱步,情绪有些激动。老人眉宇如鹰,精干的身体中似乎随时能迸发出无限的野心与活力。他的身边围着很多人,他们看这个老人的眼神都非常恭敬,很显然,他是一个高级官员。

        “首相大人。”远处有一骑飞奔而来。这个侦察兵飞身下马,单膝而跪,“大人,您已经赢得了整个战争,现在奥军已经濒临溃败了!”

        “好,好!咳,咳咳……”老人捂住胸口不住咳嗽,但是他的眼睛中却猛然绽放出光彩!他吸了一口气,然后环视四周,严肃地说:“诸君,我们已经将最大的敌人之一奥地利击败,帝国的最终胜利离我们不远了!”

        “帝国万岁!帝国万岁!”周围那些参谋大员,以及护卫兵们都激动地呼喊着。

        “道廉侯爵。”人群中一位文官对身边的人低声耳语。

        “嗯?什么事,卡莱尔阁下?”

        “这次俾斯麦大人是带病出征。不得不说,我看他最近病情有些恶化啊。”

        道廉侯爵叹了口气:“哎,是啊,首相大人也不容易啊,为了帝国这几年过于操劳了。”

        “我在这次出征前就劝过大人不要亲证,却没能成功。这次我们击败了奥地利,我想过不了多久我们和法国就会有一战。如果俾斯麦大人依旧亲自带兵,说句不敬的话,他很有可能……回去您也劝劝他,我想您的话比在下的更管用。”

        “难啊,大人对胜利太过执着了。也罢,我尽量试试吧。”

        卡莱尔无奈地摇了摇头,两人不再说话。

        “这……我这是在哪里?”陆子铭睁开眼,发现自己置身于虚空之中。忽然,眼前的黑暗撕裂,他发现自己进入了另一个时空。

        1870年夜,凡尔赛宫,灯火通明。

        “陛下,这是我敬你的第三杯!”

        “首相啊,你身体行不行啊,少喝点。”威廉一世举起酒杯笑着说,攻占巴黎在法国皇宫凡尔赛宫举行自己的加冕仪式,令这位德国皇帝兴奋得忘乎所以,完全没有在意俾斯麦是否病情严重。

        “不要紧,今天是这等大喜之日,下官岂能不与陛下和诸官痛饮?来,这杯酒祝吾皇身体安健誉满千秋,祝帝国繁荣富强称雄万世!”老宰相激动万分,口出豪言。

        “说得好啊!”

        “首相大人说得好,帝国称雄万世!”

        下面的文武百官纷纷附和。

        “哈哈哈哈!”威廉一世豪迈地大笑,“来,众卿,今天我们畅快通宵!”

        大约午夜时分,宴会终于结束。

        “大人,您慢点!”两个仆人扶住一摇一晃的俾斯麦往回走。

        “大人,您喝得太多了!”一个仆人劝道。

        “不要紧。”首相乏力地摆了摆手。此刻他面色通红,但双眼却仍放射着兴奋的光芒!两个仆人非常无奈,最近几天他们的首相大人病情越来越重,但他却强行绷着,不然别人看出来。今天又这么不顾身体地豪饮,真不知道……

        俾斯麦被送回府邸,他一下子坐在沙发上,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然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今天我真的很高兴!我运筹了这么多年,奥地利和法国终于被我们打败了,哈哈,今后看谁还能与我大德意志帝国相争!我俾斯麦的名字未来必将载入史册!”

        身边的仆人们都不敢说话。

        “哈哈哈哈,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下一步,我要将德意志发展成世界第一强国,早晚有一天,我要让我们的舰队横渡英吉利海峡,在伦敦插上帝国的国旗!哈哈!”这位伟大的铁血宰相充满豪情地连笑数声,然后沉沉睡去。

        于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德意志帝国建国那天的夜晚,一代枭雄俾斯麦竟就这样在睡梦中暴病而亡。

        帝国会议上,威廉一世默默无语,望着下面的各位大臣,神情怅然。

        随着一缕阳光射入屋内,陆子铭从梦中醒了过来。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穿衣下床走出屋子,发现已经做好了早餐,正坐在椅子上喝咖啡。

        “,睡得怎么样?”老人冲着陆子铭轻轻打了声招呼。

        “,我梦见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呢。”陆子铭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笑望着他。

        “哦?什么东西?”老人悠悠地问道。

        “呵,我想知道,根据史书记载,你是掌政三十余年,直到威廉二世晋升帝位时才被迫辞职,去世时已年逾八十。那么,事实为何与此相差甚大呢?”陆子铭慢悠悠地坐下来,拿起一块三明治。

        “哦,你说的是这个啊。哎,首先我要说一点,魔术师和英灵签订契约后,双方会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记忆分享给对方。所以,你的梦不是我故意让你做的。然后呢,我的确是在我国建国那天就死了,之后皇帝不过是找了一位替身。毕竟,不是我夸耀自己,当时我在国民众心中地位极高,在国际上的名声也特别大。如果当时人们知道我已暴毙,必然会引起动荡。更重要的是,当时帝国连年战争,连败几大强国,国力近乎空虚,如果没有我的威名震慑其他像英俄这样的强国,它们很有可能会趁虚而入。”

        “原来如此,看来你在世的时候真的很厉害。我能有这样的,真是幸运呢。”

        “能遇到你这样有趣的也很幸运。在我那个时代,我的政敌都称我为‘老狐狸’,而我遇到的却是‘小狐狸’,有意思啊。”意味深长地笑着。

        “有很多时候,我必须得作一只狐狸,比如这场圣杯战争,目前我们已经见到过三位了。那群疑是的人多势众,而凯撒和那位骑士明显都是纯战斗型的。你呢,不适合正面作战,至于我的剑术再强也不能一直都冲上前和英灵硬拼。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智取喽。”

        “好,好,玩阴的。”喝下一口咖啡,嘴角微微上翘。

        “不过凯撒可不好对付。他本身作为一代君主就很有谋略,何况他的还是我生平最大的敌人,叶新宇。”陆子铭缓缓地吐出最后的三个字。

        “我想先和他玩玩,至于其他人,先不管。”他继续说着。

        点点头,然后问道:“我想你已经有什么好的计划了吧?”

        不过这次陆子铭却苦笑着摇摇头:“这种生死大战又不像写戏剧,随时随地有灵感,何况是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嗯,我看对付叶新宇还是先派我的使魔监视他吧。我们暂时按兵不动,根据他的行动行事。”

        “呦,你也会露出这种无奈的表情啊。”揶揄道。

        “没办法,我又不是神,不可能什么事都掌控在手中。”陆子铭耸了耸肩,“而且对于这场圣杯战争,我们还没有掌握全部信息,不能贸然行动。”

        说到这里,陆子铭忽然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下,然后对说:“其实,我觉着这场战争……”

        “嗯?什么?”看陆子铭话说到一半忽然不说了,于是追问。

        “哦,算了,没什么。”陆子铭摆了摆手,没有说出自己刚刚所想的,“今天我去看看叶新宇有没有上学,如果没去不能说明什么,如果去了那就代表他昨天受的伤对他来说并无大碍。”

        摇着咖啡杯,淡淡地回道:“好吧,那就等你慢慢观察。”

        陆子铭开始低头吃早饭,并想着刚才没有说的事情。他没有告诉的是,他这几天总有一种很不好的直觉,他总觉得这次的圣杯战争有哪里不对劲。究竟是哪里有问题呢?

        陆子铭最初的奇怪就是在他发现自己被圣杯选中成为的时候。或许他拥有这样一个资格,呵呵,如果是三十年前,自己绝对有。不过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特殊的血脉,魔术也并不怎么好,那为什么圣杯会选中自己呢?难道四大家族那些人和知晓圣杯战争存在的优秀魔术师们都死绝了不成?呵。有时他就这么自嘲地想。

        而随着战争的进行,他心中那种不安愈来愈强烈,他开始认真思考起自己为何被选中这件事来。不过他也没有得出丝毫结论,只是越来越觉得这场圣杯之战不对劲了。他刚才之所以没有和说这件事,就是因为这仅仅是他的直觉,现在还没有什么有力的根据。所以,他决定今后尽快去更多地了解其他参战者,找到那令自己不安的根源。

        今天叶新宇当然没有去上学,毕竟昨天他受了伤需要休养。当然,最主要的是,告诫他,昨晚那场混乱不知有多少到场了,有的人可能始终躲在暗处了解情况。如果中有认识叶新宇的人,知道他受伤状态不佳,肯定会设法偷袭。因此伤好前最好不要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