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失身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6本章字数:2061字

    身后空无一人,只有大门映着路灯的微光,恍如隔世。

    我按压了一下心口,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他走了吗?

    我扶着楼梯扶手,双腿都是酸软的,好不容易才爬了上去,当看到熟悉的门牌号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真的快哭了。

    家总是可以给人一些安全感的,我颤抖着手打开门,开灯的一瞬间,屋里光亮如新,我才彻底放下了心,趴在沙发上宛如重生。

    我决定,明天我就去找个道士,帮我看看我最近是不是倒霉,或者求个平安符!

    就在我放松的时候,桌子上出现的东西,却让我的血液再度凝固,那是一个木制的小盒子,看起来有一些旧,但是上面有很漂亮复杂的花纹。

    最关键的是,我家里根本就没有过这个东西!

    我敢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玩意儿!

    那么……是谁能够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把东西放在我家里?

    答案呼之欲出。

    我坐起身,死死盯着盒子,红木的盒子颜色略有些深,很容易让刚受了惊吓的我联想到干涸的血液。

    好奇心促使我去打开它,可我又怕打开盒子以后,里面出现的,是血淋淋的肢体内脏,或者是其他可怕的东西。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盒子居然自己开了一条缝,盖子慢慢的被打开,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操纵着这个盒子!

    难道他跟了过来?

    明亮的灯光给了我一定的勇气,我伸出头,往盒子里面看去,里面并没有想象中那些可怕的东西,只是躺了一块白白净净,有半根手指那么长的玉。

    圆润如蚕蛹的形状,静静躺在盒子里,光看质地,这玉的品质就是上佳的。

    我仿佛看到许多许多的钱,忍不住伸出手,去拿那块玉,手指碰到玉的时候,却好像被针刺了一下,疼痛很轻微。

    一滴血从我的指尖滴了下来,落在玉上。

    按照常理而言,这滴血肯定会从玉石光滑的表面滑落,可是并没有,这滴血居然直接被吸收了!

    是的,就是吸收,我眼睁睁的看着血液渗透进玉里,在玉石的中心,就多了一个小红点。

    贪心会要命的!我哪里还管什么玉石,恨不得直接把自己蒙在被窝里,赶快度过这个可怕的夜晚。

    为了让心里有一点安慰,我把家里全部的灯都打开了,缩在被子里抖的和鸡仔似的。

    我以为我会失眠一晚上,可是躺下不久,我就睡着了。

    明明已经睡着了,我的意识却还半清醒半模糊,我仿佛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我的床前,他俯下身,冰凉的嘴唇在我的脸颊上辗转。

    我还能听到他嘶哑的声音:“收了聘礼,你就是我的人了。”

    谁收你的聘礼了!

    我脑子里一团浆糊,就像被鬼压床了一样无法挣扎,只能感受到男人冰凉的手掌摩挲着我的脸颊,嘴唇。

    然后是脖子,衣服慢慢的被扯开,冰凉的手在我身上来回徘徊。

    明明那只手像是冰做的,可是不管他的手经过哪里,冰凉过后,就是一片的火热。

    陌生的感觉让我昏然的头脑更加发涨,就仿佛发了高烧一样难受。

    那种感觉持续了一夜,导致我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中午了。

    我浑身酸痛,真的好像让车子来回碾压了好几趟似的,躺在床上茫然若失,昨晚上发生了什么来着?

    有人说,我收了他的聘礼,就是他老婆了……

    还说要和我洞房!

    以及……他要娶我!

    妈的一定是最近怪事太多了,发臆症,做梦都在找男人,让人知道了一定笑我!

    今天还得去找道士呢,我赶紧爬起来,一掀开被子,整个人就懵了。

    床单上红红的那一块是什么?大姨妈来了?

    那我腿上青青紫紫,好似吻痕的又是什么?总不能是半夜梦游跟人打架了!

    难道……

    昨晚有人夜闯我家,把我给那啥了?

    我跟装了个弹簧似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什么也没穿,就凑到了镜子面前,脖子上,胸口,甚至是大腿内侧这种炒鸡隐秘的地方,都布满了让人脸红耳热的痕迹。

    更可怕的是,我脖子上有一条红线,挂着一颗坠子,那颗坠子不是别的东西,正是昨晚那块玉。

    梦里的缠绵悱恻,还有那些话,都是真的……

    我大抵是被一个鬼,给那啥了……

    茫然的同时,我又有些不知所措,心里的恐惧,也因为那种负距离的接触,变成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我梦游似的穿好了衣服,想了想,还是没敢把坠子扯下来丢了,我怕他又来找我。

    洗了一把脸以后,我回到了沙发上,盒子还在那里,玉果然已经不在里面。

    我昨晚太紧张,眼里只看到了那块玉,经过了一晚上,已经冷静许多的我,自然又发现了别的东西,比如盒子底下,还有一张纸。

    看起来很像结婚发的请帖那种。

    我拿起红纸,把它展开,发现上面用很古怪,反正我不认识的字体写了好长一串,整张纸上,我认识的字只有两个名字,和四个字。

    这两个名字分别是,白且安,付景深。

    剩下的四个字是:喜结良缘。

    而白且安,是我的名字。

    那么付景深,已经就是那个鬼的名字了。

    我攥着这张纸的时候,指尖都是颤抖的,那鬼说我收了他的聘礼,应该就是我脖子上那块玉了。

    他要我嫁给他!

    可他已经是一个鬼了!我要是嫁给他,岂不是也要死吗?

    根本就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就私自定下的东西,怎么能算数!我不要这块玉了还不行吗?

    我气得想把那张纸撕掉,但是那张纸十分的坚韧,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就是撕不掉。

    半晌以后,我颓废极了,捂着脸默默的流泪。

    遇到鬼,失身,还被迫嫁给一个鬼,短短两天,我的生活就天翻地覆……

    这使我有些崩溃,但是我从小就没了父母,爷爷也早早的就去了,全靠我奶奶拉扯我长大,心性比一般人还是要坚强一些的。

    我擦了擦眼泪,把纸放了回去,收拾收拾,就带着盒子出门了。

    我就不信找不到人收了这色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