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大师救我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6本章字数:2059字

    我们市有条街,卖古玩为主,但是也有一些店,是卖那些桃木剑符咒之类的东西的。

    比如街上最出名的那家,就是我们市一位大师开的,这位大师特别的出名,人称牛大师,一般有新楼盘开工,都会过来找这位大师先去看风水。

    但是他要价不会低,毕竟名声在那里。

    我虽然是个贪财的,但是从来都知道,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小命,如果散财能保我平安,我咬断牙也会散。

    我到了街上之后,自然就直奔那家店。

    大概是我运气好,进门就看到一个身材中等,一脸大师风范的人坐在台子后面画符,光看他熟练的手势,超然的姿态,我就知道他肯定是牛大师。

    忍住心里的激动,我还是问了一句:“是牛大师吗?”

    大师抬起头,一脸可惜的道:“好好一张符,却被打断了。”

    他抬起头看向我,然后就一脸惊讶:“这位女士,你印堂发黑,浑身都萦绕着一股阴气,最近可是被什么脏东西给……”

    果然是大师!

    我几乎是热泪盈眶:“大师,你真是说对了!”

    牛大师摸摸下巴上的胡渣,继续道:“看你身上的阴气,十分浓郁,要么就是招惹了一个大鬼,要么……就招惹了不止一只,我说的可对!”

    “对对对!”算上赵奶奶,让我送货的那个不知名的,再加上昨天晚上的男鬼,我招惹了可不是好几只嘛!

    我今天可算来对地方了!

    我激动的要命,刚准备说什么,牛大师就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然后道:“先让我说,我瞧你身上这阴气不同寻常,虽是阴气,却散着隐隐的粉色,印堂虽然发黑,全面如敷粉,那是招惹了桃花的象征,这桃花却不是普通的桃花,已经从普通的桃花运,转化为桃花煞了,如果七天之内不化解的话,你就可能会遭遇不测。”

    “大师!你真的是太神了!”我好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我这两天遇到的事,都说了一遍。

    然后拿出了那个盒子,还有脖子上的玉。

    牛大师先是拿起玉来,左右看了看,然后皱着眉头道:“这不是一般的玉,你看玉中一点沁血,是不是十分的不吉?我怀疑这有可能是那鬼死后含在嘴里的,阴气十分的重。”

    他叹息了一声,然后道:“你不能再拿着它了,就先放在我这里吧,我看看能不能做法,凭借这块玉,找到那只鬼。”

    “好的大师。”我心里是感觉有一些不妥,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毕竟我现在就如同一个溺水的人,而牛大师是我能够抓住的唯一一根稻草。

    牛大师看完了那块玉以后,又拿起了红纸,他把纸一展开,就大惊失色:“你招惹的可不是一般的鬼!是恶鬼中的恶鬼!看到这上面的字没有?你是不是看不懂?我同你说吧,这上面的都是阴文!”

    “什么是阴文?”我对这位大师已经完全信任,满心都是惊慌。

    “就是阴间的文字,那个男鬼,恐怕是想和你结冥婚啊!”牛大师面色越来越凝重。

    我自然就越来越惊慌:“大师,可有什么办法救我?”

    牛大师一脸深沉的道:“你应该知道冥婚吧?”

    我点点头,小声道:“我奶奶是个神婆,以前也帮人家做过结冥婚的事儿,可是冥婚不是死人和死人配的吗?”

    “不错。”牛大师低声和我道:“冥婚的确是死人和死人配的,所以他会把你变成死人,这几天他应该会想办法和你举办婚礼,然后不断地吸你的阳气,直到你死,就可以和他在阴间做一对夫妇了。”

    牛大师说话阴测测,我愈发的惊恐:“大师!你可一定要救我呀!”

    “放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怎么可能看到你眼睁睁的被一个鬼害了?”牛大师一脸悲悯:“只是这鬼道行很深,我若是要和他对上,恐怕会损伤我的修行,轻则修为倒退,严重了,甚至有可能会折寿……”

    “大师,需要多少钱?”我咬咬牙,做好了倾家荡产的准备。

    牛大师挥挥手,苛责道:“救人是攒功德的好事,钱不重要,不过我要先做些准备,毕竟这鬼不一般。”

    我连忙点头:“话虽这么说,钱还是要给的,怎么也不能让大师白忙活!”

    牛大师挥挥手,然后道:“我一会儿帮你画一个平安符,可以暂保你平安,你给我些符纸朱砂和手工钱就行了,其他的等我帮你收了这鬼,再说吧。”

    我愈发的坚信这个大师肯定是有真本事的,心里欢喜的不行:“谢谢大师!”

    牛大师把玉收起来以后,就拿了朱砂和符纸过来,开始在纸上画符,他一边画一边道:“这并不是普通的平安符,其中蕴含的法力很高,你佩戴在身上,就算是洗澡也不要摘下来,三天内可保你平安,三天之后,我自会去帮你收了这恶鬼。”

    我忍不住去看符纸,心里的疑惑却多了一些。

    我奶奶是个神婆,以前还住在村子里的时候,谁家有些什么奇怪的事,都是找她的。

    我也见过奶奶画平安符,貌似不是这个样子。

    不过很快我就想明白了,平安符肯定不止一种,这符应该是比较高级那种,跟我奶奶画的不同也是正常的。

    牛大师很快就把符画好了,再三嘱咐我:“不管是做什么,都不能把符摘下来,知道吗?要不然我就真的救不了你了!”

    他神色十分的严峻,我连忙点头:“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大师辛苦了。”

    牛大师把符叠成三角状,然后递给了我,然后道:“朱砂是上等的朱砂,符纸也是特制的,光这两样,就值五千,我瞧你只是一个小姑娘,就不问你要什么手工费了,你把这两样的本钱给我就好了。”

    五千……

    我咬咬牙,从包里掏了六千块给牛大师:“怎么能让大师白忙活?”

    牛大师推拒一番以后,就收下了,互换了电话号码以后,我才离开。

    把护身符贴身放着,我心里忍不住有了一些安全感,那鬼要是再来缠我,一定叫他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