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美色误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6本章字数:2005字

    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大笔的钱,眼前都有一些发花了,晕的慌……

    老爷子还道:“钱虽然不多,但是是我的心意,请一定要收下。”

    男鬼有些慵懒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收下吧,对了,临走的时候,把这个蛊虫尸体也带上。”

    我去瞧其他人,他们好像都看不到我身边有人似的,我顿时意识道,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看到他。

    周围都是人,我也没有办法问他为什么要带上蛊虫尸体,就和老爷子客套了一番,然后带着东西走了。

    海东一死,老爷子肯定要重新执掌权力,肯定会十分的忙碌,我也就不好意思再叨扰了。

    老爷子派了亲信送我回家,一路上我什么都没说,直到回了家,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才小声问:“你还在吗?”

    他没有给我回音,想必是又走了,他还真是神出鬼没。

    好吧,他本来就是鬼。

    我好不容易才把蛊虫的尸体搬上了楼,这玩意儿实在是让我头皮发麻,要不是那只鬼让我留着,我一眼都不愿意多看。

    我笃定他还会再来找我的,就准备把这东西带回家。

    死沉死沉的,我开了门,又打开灯,把东西往角落里一丢,正准备给自己倒杯水喝,就看到沙发上多了一个人。

    他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黑白分明,深邃冷静,静静看着我的时候,就会给我一种,他眼里只有我的错觉。

    除去薄唇颜色太过苍白以外,他算得上是个容貌很出色的美男子,我却只觉得浑身冰冷,僵在了原地。

    因为再好看也不能掩盖一个事实,他不是人。

    “你在怕我。”

    大概是错觉,我竟然从他的声音当中听出了一些委屈。

    我很是无措,半晌才试探性的道:“付景深?”

    他眼底浮现出一抹淡淡的愉悦,很是温柔的对我道:“我很开心你能记住我的名字,但是我希望你能换个更亲近点的称呼,毕竟我们以后就是夫妻了,叫名字太生份了。”

    我当时就炸了:“什么夫妻!我答应过吗?你凭什么自作主张!我又没说过要嫁给你……”

    一想到这些天受到的惊吓,还有乱七八糟那些事,委屈就从我心头涌了出来,全都变成了眼泪。

    我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受,抱着膝盖就哭的一踏糊涂,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除了小时候被人骂灾星的时候,偷偷放了老鼠在他们桌洞以外,没做过任何的坏事。

    甚至经常都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给路边乞丐丢零钱,喂流浪的猫猫狗狗。

    可为什么这些怪事都要发生在我身上,亲眼见到鬼,被鬼戏弄,还被夺了身子,让我嫁给他。

    有人问过我的意愿吗?问过我愿意不愿意吗?

    没有!

    付景深叹息一声,对我道:“有些事是天注定的,比如你要嫁给我。”

    “哪个贼老天定的!”我哭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本来就只算清秀的脸颊,糊了满满的泪水,看起来特别狼狈。

    付景深大概是没有见过的人可以哭得这么惨,有点无措,过了半晌,他才把指尖搭在了我的头上,摸了摸:“你在婚书上留了手印,冥司那边就入籍了,你是我的妻子,这事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我没有!”我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愤怒的看着他,谁会愿意嫁给一个死人?我才十八,花季!妙龄!怎么会心甘情愿的给死人陪葬。

    他深深地望着我,过了很久才勾了勾嘴唇:“你的血在上面,白且安,不要挣扎了,你就是我的小娇妻,如果你是觉得缺个婚礼,我可以补给你。”

    “我才不要!”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推开他,可惜我的力气对付景深而言,和一只小兔子没什么区别,他轻易的就攥住了我的手腕,把我压在沙发上,又亲又啃。

    还霸道的宣布:“我会给你补一个婚礼的,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我的妻子。”

    我挣扎不了,只觉得补婚礼的时候,就是他要我命的时候,刚止住的眼泪就又在眼眶里打转了:“我不要死!我还年轻呢……我还没来得及享受呢,我还有五百万没花呢……”

    付景深惊愕的看着我:“谁要你死?有我在,没人敢害你的。”

    “不就是你吗?你要我做你的老婆,不就是要我给你陪葬吗?”我一边掉眼泪一边打哭嗝,一想到我才十八,就要死了,心里就更难过了。

    付景深沉默了一下,然后道:“你是不是误会了?冥婚分成三种,一种是你常见的那种冥婚,也就是有些人还没娶妻死了,家里人给他们配刚死不久的女人为妻子,一种是为了冥婚,害死其中一方,而我和你的冥婚不一样的,我不会害你性命,只不过你活着的时候,是我妻子,以后去了阴司,还是我的妻子,仅此而已。”

    我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牛大师说你会害我!”

    他嗤笑一声:“那个骗子的话你也信?”

    “骗子?”我懵了,然后就听到付景深道:“他没本事的,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不过是看上你手里的玉,想骗你,顺便再从你手里掏点钱,刻意吓唬你而已。”

    “他居然是个骗子!”我刷的跳了起来,气得要命,六千块啊,我得卖多少纸钱,才能挣回来!

    付景深从新把我揽进怀里,懒洋洋的道:“我是你的丈夫,永远不会害你,这点你要记住,我们都有了夫妻之实了,我长的也不算差吧?你还有哪里不满意,可以跟我讲。”

    夫妻……之实,我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他的胸口,那里少扣了一颗扣子,隐约能看到肌肉的线条,很漂亮,又不会显得太夸张。

    我现在靠的他太近了,一股独属于男性的气息熏的我脸颊都开始发热,何止是长的不差,是太好了……

    美色醉人,还醉的不轻,要不然我怎么会毫不犹豫的道:“都……都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