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怪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6本章字数:2049字

    赵奶奶的事解决了,付景深也走了,缠绕在我身上的阴霾自然随之散了,我本来以为,从此可以再度过上之前那样的生活,可是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第二天一早,我统计一下店里的单子,准备去邮局送货的时候,突然就接到了一个很陌生的电话。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接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爽快的声音:“请问是白大师吗?”

    我愣了一下,反射性的道:“我姓白,不过……大师?”

    那人笑道:“是杜老先生介绍我认识白大师的,白大师现在有空吗?我想先请大师吃个饭。”

    他一说杜老先生,我差不多就知道了,他说的人是杜越,海东的老丈人,被我拔除了蛇蛊的那位老爷子。

    这下我几乎就明白,他找我是什么事了,肯定是那种很玄乎的。

    我不想再沾这种事,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付景深的话,他对我说,我体质特殊,就算我避着,有些东西也会找到我头上。

    而且我还没拒绝,那人已经道:“白大师的事我听杜老先生说了,我这边的事,事关好几条人命,只要白大师肯帮忙,不管结局如何,报酬都不会少的。”

    报酬……我迅速点头:“好的,约在哪里见?”

    我到了约定的地方,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口等候已久的人,是个中年男人,模样算不上帅气,但是五官端正,加上衣服衬着,也算中等以上。

    最关键的是他态度好,怕我找不到,在门口等这么久,光这一点,就足够我心生好感了。

    “是李先生吗?”我走了过去,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却没有因为我的年龄,而小看我:“白大师?没想到白大师如此年轻,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有钱人似乎都喜欢奉承,我被捧的很不好意思,又不好意思打断,过了很长时间,我们才真正的坐在了酒店里,聊正事。

    李先生全名李春,是做房地产生意,在我们市也算是很有名的一位富豪,我们聊到正事以后,他就叹息道:“这事说起来也是蹊跷,白大师先喝点水吧。”

    我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等着他说话。

    李春就道:“我前不久新开发了一个商业楼盘,开工之前,也找了有名的大师,给我看了风水什么的,可是开工以后频频出事,最后甚至死人了,这导致我这楼盘建好以后,怎么也卖不出去。”

    他喝了一口水,愁容满面的道:“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这楼盘已经建了,我总不能慌着不管,总得给它找个用途,我又是个不信鬼神的,就自己拿来用了,当成了我分公司的办公大楼。”

    “然后呢。”我忍不住皱眉,动土这种事,的确要看好风水,不然损及自己的命格,气运,都是很正常的。

    “前两天又出事。”李春的脸上,带着一抹浓重的恐惧:“有一个员工被发现死在了楼里,死法很是奇怪,她居然是被自己的高跟鞋穿透了眼眶,扎死的……”

    这个死法的确是古怪的很,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低声道:“李老板的意思是?”

    “白大师你别着急,事情还没结束。”李春不断的摩挲着自己的手指上的扳指,然后道:“这几天老是有员工说听到奇怪的声音,就是高跟鞋敲在地上的声音,尤其是夜里,哒哒哒的,在死去员工工作过的隔间里徘徊,我怀疑……有鬼,希望大师帮我做个法事。”

    他说的很直白,我却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什么事能让一栋刚刚建成的大楼卖不出去?还能让李老板在出事的一瞬间,就联系到鬼神之事?

    我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李老板,我想知道,大楼动工的时候,到底出了什么事。”

    李春犹豫了一下,过了很久才道:“的确出了不少事,首先是刚刚开工的时候,从地底里挖出了一具尸体,已经是白骨了,警察送去给法医鉴定的时候,说是已经死了四五十年了,紧接着又有一个民工,从架子上掉了下来,死的很惨,快完工的时候,又出了一起车祸,有人酒驾,夜里撞进了工地,有钢筋从前车玻璃里插了进去,把他脑袋都捅烂了。”

    李春苦笑一声,然后道:“出了这么多事,大楼建成以后,自然卖不出去了,我又不能亏本,才拿来自己用了。”

    接二连三出事,的确是不正常,可我只是个半吊子,不可能光凭他叙事,就了解到底是什么造成了现在这一切。

    我一边犹豫着改不改接下这活,一边又好奇这楼到底是因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又或者一切都是巧合。

    “李老板,我还有个疑问,这个楼盘你买下来之前,有没有其他灵异类的传言?”我继续问道。

    李春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并没有听说什么怪事,要是有怪事的话,我也不敢买来开发啊,而且我当时也找了风水大师,大师说这楼盘风水不错,还是个宝地,我这才开始开发的。”

    “风水宝地能出这么多事?”我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把李春说过的所有话都过了一遍,死掉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没有任何的关联。

    可是短期之内死了那么多人,在一个楼盘里,想想也觉得不可能是巧合。

    那么要是真的是风水有问题,或者是有鬼,那位大师能看不出来?

    我托着下巴,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我对自己的实力,清楚的很,像是那种小鬼,我收拾起来都麻烦,这么大一个案子,听起来就凶残的很,要是真是鬼做的,那也绝对是只怨气很深的鬼。

    李春似乎看出了我的犹豫,立马开口:“大师,只要你肯出手,不管事成与否,我都出五百万,作为辛苦费!”

    我的眼睛当时就亮了:“好说!”有钱什么都好说!

    不过我还是有个疑惑:“你请的那个风水大师,是谁?”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道:“是牛大师……听说他也……我才觉得这事有蹊跷!”

    我一口水差点喷出来,牛大师?那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