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尸山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6本章字数:2038字

    站在我身后的人居然是李春,我脸上的表情都僵硬了,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我必须要把小丽藏起来!

    不管李春能不能够看到,我都不敢让小丽出现在他面前。

    不过小丽的动作比我更快,她勾了勾我的掌心,写下了一个数字,然后就钻进了我脖子上的玉坠里。

    本来就凉丝丝的玉坠,一瞬间变得无比冰凉,让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精神却更清醒冷静了。

    “李老板?你怎么跟过来了?”我微微一笑,就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李春的脸色有一瞬间的诡异,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笑道:“我思前想后,觉得总不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去冒险,就跟过来了。”

    “那两个保镖呢?”我左右看看,并没有看到那两个壮硕的保镖,李春就道:“我也不知道,我们是一起上来的,大概是走散了吧。”

    走散一次又一次,这倒是个好借口。

    我没有追根问底,只是道:“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准备下去看看,这楼有负层吗?

    “有。”李春的目光暗了一下,然后道:“以前负一楼是用来做停车场的,后来老发生一些怪事,就弃用了,在外面盖了新的停车场,负一楼就被当作仓库用了,放一些废弃的材料,不过大门是锁住的,我没有钥匙。”

    没有钥匙倒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就在我琢磨办法的时候,贴着口袋位置的大腿肌肤,突然被阴气刺激的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我忍不住把手插进了兜里,摸了摸,然后就摸到了一样东西。

    一样,本来不应该出现在我身上的东西。

    这个形状,是钥匙!负一楼大门的钥匙!

    不要问我为什么可以迅速的确定这是负一楼的钥匙,因为小丽在我掌心写下的数字,就是-1。

    把钥匙送到我身上的,很有可能就是死去的保安小彭。

    我摸了摸钥匙,然后冷静的道:“我们去仓库,我能开门。”

    “白大师倒是能耐非凡。”李春打趣了我一下,然后就道:“如果要去仓库,那我们必须先坐电梯,因为去负一楼的楼梯口,被杂物堵住了。”

    一提起坐电梯,我还是很有阴影,毕竟童年看过的那些恐怖片,几乎都和电梯有关,这让我有些发怵。

    但要查到真相,就必须去负一楼,我咬咬牙,然后道:“走吧。”

    电梯的空间太小了,又是密闭性的,一进去就会给人一种压抑感,我和李春进了电梯,然后按下了负一楼的按键。

    奇怪的事,电梯居然提示我们超重了……

    明明电梯里只有两个人!

    那一瞬间我都感觉自己的身边站着的,全都是看不见的鬼,它们在我眼前,用充满恶意的目光看着我,模样或许鲜血淋漓,或许狰狞可怖。

    那么一想,我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我连忙掏了不少符咒出来,贴在电梯四面的墙壁上,很快,电梯门又重新打开了,浓郁的阴气一哄而散。

    李春战战兢兢的道:“怎……怎么回事?”

    “没事了。”我重新摁了负一楼的按键,果然电梯开始运行了。

    这让我忍不住多想,死在这大楼里的人,到底有多少?

    小丽,保安,还有那个头都被钢筋戳烂的司机,摔死的工人,能确定的就有四个了,可是四个人是形成不了这么浓重的阴气的。

    直觉告诉我,到达负一楼以后,我就会知道真相。

    我的心里既忐忑又紧张,终于我们到达了负一楼,这里太黑了,我不得不打开了手机,用手机自带的手电筒来照明。

    然后我的面前,就出现了一扇门,上面有很粗的铁链和锁。

    我走了过去详细端详,就准备从兜里掏了钥匙出来开锁,就在我用手机的光去照锁孔的时候,微亮的手机屏幕上,突然映衬出李春的脸。

    狰狞的脸,凶狠的眼神,还带着一股杀机。

    我迅速转头,却看到李春好奇的看着我手里的钥匙,脸上的表情十分温和:“这钥匙是哪里来的?”

    “我在楼上捡的,拿来试试。”我努力勾起嘴角,心里却充满了警惕,李春想杀我。

    他那一瞬间的表情,绝对是对我抱了杀心的。

    我下意识挪动脚步,和他拉开了一定距离,然后道:“反正试试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李春微笑道:“那就试试吧,万一可以打开呢?”

    我慢慢的把钥匙插入锁孔,小心的去转动,锁孔有一点生锈,这导致了开锁的难度增加,开锁的同时,我还要时刻的注意着李春。

    万一他背后给我一刀,我岂不是非死即残。

    咔嚓,随着很轻的一声,锁被我打开了,我打着哈哈道:“没想到真开了,看来我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

    “是啊,你的运气真好。”李春笑着道,大概是先入为主的缘故,我总觉得他的笑容有些阴森。

    锁已经打开了,我只要推开这扇门,就能够知道真相,但同时我还要面对已知未知的危险。

    紧咬牙关,我慢慢的推开了门。

    推开门的一瞬间,就好像乱葬岗一样的腐臭味,一瞬间从门里钻了出来,那味道太浓郁了,重的难以形容,我都忍不住扶着门,差点吐了出来。

    等到门彻底打开的时候,我才知道,这味道来源于哪里。

    就来源于这被当作仓库的负一楼!

    因为负一楼的地面上,全都是尸骨,新的还未完全腐烂,能够看到模糊的五官,旧的已经是森森白骨,更旧的,甚至已经快风化成了骨灰。

    重重叠叠的尸体,铺满了地面,厚厚的一层尸水混杂着烂肉,血液,变成了诡异的漆黑,慢慢的朝着我脚底下流淌过来。

    这是个修罗场。

    我再也忍耐不住,转过身大吐特吐,李春也在吐,而且有些腿软,他靠着墙,脸色苍白无比:“这……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明明以前是……”

    我擦了擦嘴角的秽物,再去看李春的时候,目光清明,如果不是早就见过了他的恶行,我还真的会以为,他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