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禽兽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6本章字数:2002字

    虽然不知道这遍地的尸体,跟他有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什么都改变不了,李春杀了人的事实。

    杀人的时候那么冷静,那么残忍,现在又装什么胆子小?

    我擦擦嘴角,然后道:“你要是害怕就别进来了,在门口呆一会儿吧,我进去瞧瞧。”

    李春脸色苍白,吐的挺惨的,但还是表示:“一起吧,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

    我点点头,就知道他绝对不会在外面干等的,一旦我发现什么跟他有关的, 他就会想尽办法杀了我。

    反正李春又不是第一次杀人了,轻车熟路。

    尸体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怎么走,都肯定会踩到尸体的,而且我今天穿的是比平底鞋略微高一点的,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鞋底接触到浓浓的尸水以后的那种粘腻感。

    让人十分的反胃。

    不,百分的反胃。

    而且一抬脚一落地,脚底下粘稠的尸水,就会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我强忍着那种强烈到了极点呕吐欲望,不停的往前走。

    骨碌碌,一颗脖子完全腐烂,失去了支撑的头颅滚到了我的脚下,被蛆虫当作了乐园的五官已经只剩几个黑洞,静静的对着我的脸。

    我只觉得浑身酥麻,要不是走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了后悔的机会,我真的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了。

    我什么时候见过数量如此多的死人,而且死状都恐怖的很,这简直就是在挑衅我神经的坚韧程度。

    大概我的神经真的很粗,慢慢的我居然适应了这种环境,开始四处观察。

    然后我居然真的发现了一些不妥。

    这里以前曾经是个停车场,分布着很多柱子,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柱子分布很不均匀,就像当时的建造者偷工减料,没有测量好似的。

    仅仅是这样,倒也没什么,我虽然是个半吊子,但是还是有一些最基本的眼光,足够敏锐的直觉让我发现,这些柱子的分布,并不是无意中变得如此凌乱,而是有人故意把柱子弄成了这个样子。

    这些显得十分凌乱的柱子,其实是有迹可循的,它们组成了一个阵法的模样,我并不认识这个阵法,但是能够看出它基本的作用。

    困住魂魄。

    也就是说,所有死在这里的人,不管有没有怨气,都不会有投胎的机会,他们会被困在这个阵法当中,直到魂魄消磨尽了执念,然后魂飞魄散。

    我并不知道是什么人设立了这个阵法,也不知道他想借这个阵法来做什么,唯一能够看透的,就是这个设立阵法的人,太毒了。

    杀了人还不算,连人家的尸体和魂魄也不放过。

    这里面新的尸体比较少,大部分的尸体都已经化成了白骨,恐怕就是警察找到了这里,也没有办法知道,这些尸体死前都是什么人。

    我‘跋山涉水’,终于找到了一根柱子前。

    柱子不知道是被尸水泡的,还是日久天长风化的,已经看不清表面上到底写了什么。

    但是隐隐约约还能看出来,上面都是一些类似咒语的东西。

    这果然是一个阵法,我没有猜错,这个阵法应该是建成很多年了,这不禁让我觉得有些奇怪。

    如果阵法是很多年以前就存在的,那么盖楼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发现?这么多的尸体在这里,说没有人会发现,那眼睛要多瘸呀?

    就算这个阵法当时没有被人发现,那么建成以后呢?不是说这里以前还是停车场吗?

    上面所有的疑问都先划掉,就说一个最现实的,那些相比起来新鲜一些的尸体,又是从哪里来?

    疑惑实在是太多,我都有一些头疼了。

    李春艰难的走到了我身边,有些惊恐的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尸体?这里被封住之前,什么也没有啊!”

    “真的什么也没有吗?”我呢喃一句,指尖不断的摩挲着柱子上的符文,无数的疑惑一点一点的在我大脑当中流淌而过。

    我做了一个假设,李春一直在骗我,从开始就是,那么一切就顺理成章了起来。

    这里根本没有做过什么停车场,从一开始就是被封闭起来的,因为李春发现了这里的不对……

    好像也无法解释,建造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发现。

    我头疼的要命,恨不得赶紧出来一个人,把真相告诉我。

    我总觉得李春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可是,如果他不开口,谁也不知道他在这一件事当中,到底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

    我忍不住的想要试探李春:“我今天见了一个人,她叫小丽。”

    李春脸色微变,低声道:“白大师,你真会开玩笑,我们今天不是一直在一起吗?再说了,小丽是谁?”

    “你真的不知道小丽是谁吗?”我特意拉开了一个还算安全的距离,然后才道:“那天晚上,小丽加班是你授意的,她独自一个人留到了最后,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却有人走了进来,借助工作上的名义,对她进行骚扰,甚至……”

    我拖长了语调,在看到李春越来越白的脸色后,才冷冷的道:“想要强暴她!挣扎过程中,这个人被小丽抓破了脖子上得皮肤,血淌了出来,滴在了……资料上,小丽趁机跑了,却失足摔倒在楼梯上,本来她是没有事的,因为高跟鞋只是戳伤了她的眼睛,但是有人在争执中,活生生的把高跟鞋插进了她的眼眶,大脑……”

    那一场血案,在我的叙述当中,又复现在了李春的面前,他脸色惨白,过了一会儿,才勾起嘴角:“监控已经被删掉了,高跟鞋上没有指纹,没有人看到事情的经过,现场也已经被清理掉了,你有证据?没有证据,就算你知道杀人的是我又怎么样呢?这个案子已经被定为意外了,就凭你几句话,就想推翻掉?你以为警察局是你家开的吗?真是太天真了。”

    我冷冷的笑了笑:“谁说我没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