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你不是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7本章字数:2017字

    有些人脸皮厚的和城墙有的一拼,例如付景深,他这种就属于一刀捅不透的。

    我懒得和他斗嘴,反正斗不过他,就催他赶紧离开这里,然后去报警。

    我们下楼的时候就发现,那两个保镖昏倒在了楼下,也不知道李春是用了什么手段,不过他们的性命都没有任何问题。

    我和付景深把他们两个拖到了外面,省的楼里还没完全散去的阴气侵蚀了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大病一场。

    离开大楼以后,我们就报警了,不知道到底死了多少人在李春手里,这是个大案子,警局一接到报警,就立刻派了人过来。

    我把证据什么的给了警察,又做了笔录,才离开,回到家的时候,天都微微亮了,我戳了一下付景深,然后道:“不许吵我,我要睡觉!”

    他老老实实的躺在一边,然后道:“我陪你睡!”

    我困的都睁不开眼了,衣服都不想脱,倒头就睡了,自然也懒得管付景深是不是真的要睡在我旁边。

    当然,我也不知道我睡着以后,付景深又做了什么,反正第二天警局那边就给了我消息,说感谢我给他们的证据,才没让这个案子成为冤案。

    李春杀的人不止这三个,还有一些流浪汉,那些流浪汉大部分都无亲无故,死了也不会有人发现,自然被他当成了猎物,来续自己的命。

    我特地多问了句,小丽他们的家人能拿到多少赔偿,得到了具体数额以后,我才放了心。

    那只男鬼就趴在我旁边,懒洋洋的和我道:“放心吧,我会解决这件事,确保那些钱的确能够进入他们家人手里。”

    我连个白眼都懒得给他,就推推他:“赶紧起来去做饭,我要洗澡。”

    付景深眼睛一亮:“媳妇儿,要不要我帮你搓背啊?”

    “滚滚滚!”我把付景深踢了出去,洗澡的时候还特意锁上了门,虽然我知道,就算锁门也没有任何用,毕竟鬼可以穿墙,但是起码有个心理安慰。

    等我洗完澡的时候,付景深已经做好了饭菜,穿着萌萌哒小围裙,等我开饭了。

    他长相不用说,出众的很,身材……咳咳,也很好,还会做饭,要是个人,那就真的完美了。

    我吃完了饭以后,付景深就主动的去刷碗了,简直不要太贤惠。

    一切都处理完毕以后,付景深在我旁边坐下,拿了两颗灰色的小球球出来:“把它们吃了。”

    “这是什么?”我一脸茫然。

    “鬼气结晶,吃了对你有好处。”付景深把东西往前推了推,我当时以为,是他自己需要鬼气,没想到居然是为了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这个东西是不是对你更有用一些?”

    “女人就是麻烦。”付景深把鬼气结晶拿了起来,他突然捏着我的下巴,很用力的吻上了我,鬼气结晶就随着他的舌头,被推进了我的嘴里。

    那条舌头和他的人一样冰凉冰凉的,我惊呆了,半天居然都没反应过来,让这个色鬼亲了个够。

    直到快喘不过气来了,我才推开他:“说你流氓你还真喘上了!”

    付景深仿若无骨一样趴在我身上,无辜的眨眨眼:“我是为你好,你现在赶紧把鬼气结晶给纳为己用。”

    “怎么弄?”我摸了摸肚皮,那鬼气结晶一进入我的身体,就化成了两股阴气,凉凉的在我身体里徘徊。

    那种感觉挺奇怪的。

    付景深偷偷的伸手,钻进衣服里,摸着我的肚皮:“很容易的我教你。”

    “别到处乱摸!”我啪的拍了一下他的手掌, 付景深立刻老实了许多,认认真真给我揉肚皮,一边揉一边教我如何把阴气消化。

    鬼气算得上是阴气的精华,一般人画符,必须身体里先有气,画出来的符才有效果。

    所以市面上的符咒,大部分都是骗子画的,屁用都没有一点的。

    我好奇的道:“那我呢?我身体里也没有气啊。”

    付景深含糊的道:“你是不一样的,我先教你如何在身体当中形成气。”

    不知道是我有天赋,还是付景深教的好,我很快就学会了,并且把那股阴气消化掉了。

    付景深嘱咐我:“你在外人面前画符的时候,尽量用阴气,不要暴露你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不然会有很大的危险。”

    我点点头,心里的疑惑却更加严重了:“我到底哪里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我的血液不能暴露出来,为什么我的血可以治愈鬼的伤,我的血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付景深还没回答,我就认真的道:“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我根本没有办法规避那些未知的危险,因为我根本没有办法像你一样,把这件事看得多严重,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没有跟你开玩笑,我说真的。”

    付景深一直在沉默,他沉默的越久,我心里就越烦躁,我的生活在一夜之间完全改变,变得与众不同,危险重重,可同样的我如同无头的苍蝇,什么也不知道,急得嗡嗡拍翅膀,可除了制造一些噪音,什么用也没有。

    他越不想让我知道,我就越好奇,疑惑在我心中沉浸的越久,我就越疯狂。

    “别瞒着我了,起码把能够告诉我的,先告诉我,让我心里有个数,不至于如此茫然,以后遇到了什么事情,我也有些底气。”我无比的冷静,也无比的决绝:“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抱歉,恐怕你说的那些,我都做不到,不过我不会怨的,就算是死了,我最多也怨自己,不能做个明白鬼。”

    “你在说什么!”付景深一把抓住我的肩膀,看得出来他很为难,我知道我在逼他,很可笑的拿我自己的安危逼迫他。

    “我在说实话。”

    付景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过了很久才对我道:“对不起,有很多事我的确不能告诉你,起码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向你保证,等机会成熟,我什么都不会瞒你的,我现在能够告诉你的只有两点,第一,你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