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成年了老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7本章字数:2004字

    三魂七魄,除了被吞噬掉的臭肺,就只剩两魂还在外面了,我手脚发软,实在是撑不住了,付景深这个腹黑的居然没有嘲笑我,反而很温柔地扶着我在一旁坐下:“剩下的交给我吧。”

    他让我去看那碗鸡血,已经完全冷掉的鸡血,意外的没有凝固,居然在碗里缓缓地流动,形成了并不稳定的镜面。

    从镜面上可以看到,付萌蹲在一个黑漆漆的空间里,很茫然的样子。

    “都过来看一眼,然后去找。”付景深挥挥手,那群孤魂野鬼就全都凑了过来,去看镜面。

    付萌应该是在下水道里,因为画面里有污水和垃圾,脏兮兮的管道,但是全市下水道那么长,没有那些孤魂野鬼,真的很难找到。

    我还鼓励了一下它们:“谁先找到付萌的魂魄,我就给它烧一提的纸钱!”

    那群孤魂野鬼听完了,一哄而散,跑得比兔子还快。

    “真的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惊讶的感叹,一边的任仪就凑了过来:“你对我就没有这么大方过……”

    “你也可以去找啊。”我指指镜面:“还有一魂。”

    剩下的一魂所在的位置,就很让人惊讶了,居然就在长青公墓里!付萌徘徊在墓碑前,看样子已经呆了很久了。

    “我知道这个地方!”任仪很兴奋的道:“赶紧准备纸钱!我带你们过去。”

    “快点。”我催了他一下,就算他找不到,我也会给他烧的,怎么说他这次也帮了我们不小的忙,人情债不还不行。

    “知道啦。”任仪领着我们去了长青公墓一角,果然看到了付萌,也看到了付萌身前的墓碑,墓碑上是一个很温柔很好看的女人,付景深低声道:“那是付萌的亲生母亲。”

    “她怎么会……被埋在这里。”长青公墓这边,真不是什么好地方,埋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穷人,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的孤魂野鬼。

    付萌家里也不穷,怎么会把他母亲,埋在这里?

    付景深看出了我的疑惑,低声道:“这里是块养尸地,大凶,尤其是她这块墓地,死后简直是不得安宁,不过从风水看,福泽后人,对了,这里是她生前自己选的。”

    我顿时明白了,她是为了付萌!所以宁愿自己死后苦一点,也要付萌过的好一点。

    “乖,跟姐姐回家。”我牵着付萌的手,轻声道,付萌呆呆地看了我一眼,按理说,生魂是不亲近任何人的,可是付萌居然很乖很乖的贴近我。

    付景深靠近的时候,他都往我身后躲,乖的冒泡!

    “他很喜欢你。”付景深带着一些醋意的道。

    “你居然吃小孩子的醋?”

    “他已经十七了,不小了。”付景深很不乐意的道。

    “未成年的都是小孩子。”我拉着付萌,四处看了看,围墙上有一片月季花,是那种重瓣的粉色小朵月季,一簇好几朵,挺漂亮的。

    我采了一些,扎成一束,放在付萌母亲的墓碑前:“伯母,萌萌我带走了,付景陌答应了照顾萌萌,我也会好好照顾他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您就放心吧,下次我带着萌萌过来给您扫墓。”

    我似乎看到墓碑上的照片在欣慰的微笑,心里就忍不住酸酸的,我从来都没见过自己的母亲,连照片都没见过,很多个寒冷的夜里,我都会偷偷的在脑海里幻想。

    她肯定有一双爱笑的眼睛,笑起来很漂亮,有一双白皙温柔的手,还会唱很好听的曲子,哄我入睡。

    不过那些都只是幻想而已。

    不管是母亲还是父亲,我都没有见过,一面都没有。

    我的生活里只有奶奶,虽然奶奶对我很好,可总是缺少了一些什么。

    付萌有一个那么爱他的母亲,真好。

    “我们回去吧。”付景深拍拍我的背,安抚的道:“我们要赶紧把付萌的三魂七魄,都放回他的身体里。”

    我们带着付萌的魂魄回去了,现在就只剩下一魂还在外面了。

    过了没多久,那些孤魂野鬼就簇拥着付萌最后一魂回来了,这个魂体身上还有伤,显然是被野猫野狗抓得,看起来可怜极了。

    难怪它偷偷躲到了下水道里。

    魂魄全部归位以后,付萌就昏迷了过去,他的生魂离体太久了,终归还是留下了一点创伤,这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才导致他陷入了昏迷。

    “不管怎么样,这次要多谢你了,回头给你们送纸钱过来。”我拍拍胸脯,然后道:“以后长青公墓的兄弟来我店里,统统八折。”

    “果然你对我是最抠的。”任仪泪汪汪的道。

    告别了它们以后,我们就回家了,付萌也被我带了回去,让他在我家里休养一段时间,我让付景深把付萌搬到了床上,让他好好睡一觉,这两天来,最无辜也是最可怜的,就是付萌了。

    他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要承受来自各方的恶意和欺凌,想想就让人心疼。

    付景深放下付萌以后,就把我抱在了怀里:“老婆,先吃我还是先吃我?”

    “萌萌还在呢你干嘛!”我白了一眼这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流氓,忍不住踢了他一脚:“老老实实去做饭!”

    “也就是说,付萌不在就可以了?”付景深眉眼弯弯,奸诈的很:“那我今晚就把他送走。”

    “付景深!劳资才十八岁!十八岁!”我狠狠的踩了他一脚,虽然他肯定不疼,但是我觉得出气啊。

    “十八岁啊,已经成年了,再过两年,都可以领证了。”付景深一脸正经的教育我:“媳妇儿,你这个年纪在古代啊,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滚。”我本来想着,以后和他好好相处,慢慢培养感情,然而付景深吧,是个黑到了骨子里的老流氓。

    你想对他温柔点,都会被气崩盘。

    付景深凑过来,重重的亲了我一口,然后就直接消失了,只剩下他的声音还在我耳边嗡嗡作响:“媳妇儿,今晚我做三参鹿肉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