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老奸巨污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7本章字数:2019字

    吃过了晚饭,就要开始做正事了,小鬼被付景深放了出来,它有些凄惨的把自己团成一团,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说实话,有点儿丑。

    毕竟他现在是原身,也就是死时的模样,身体血淋淋的,卖起萌来都渗人。

    “安安,你现在有两个选项,第一呢,让他保持血煞的形态,这种形态下的小鬼实力比较强,第二种,也算给它一个解脱,不过相应的,实力会减弱。”付景深摸摸我的头,然后道。

    我想也没想,直接道:“就让它做一只普通的小鬼吧。”

    这小家伙已经被折磨了这么多年,我实在不愿意因为一己私利,让它继续痛苦下去,瞧瞧它身上那些钉子,没日没夜都在折磨着它,得多疼啊。

    小鬼捂着自己的脸,只露了一只眼睛出来,蒙着一层水银的眼睛,看起来格外的妖异:“我已经习惯了,不疼的!继续这样也没什么关系。”

    说着它悄悄偷看我,眼里忍不住滚落出一滴一滴的血泪:“没人关心我疼不疼,从来没有……”

    它和付萌是双胞胎,生产出来的时候,付清却隐瞒了它的存在,所以除了付清和接生的医生,没有人知道付萌的母亲当时生下的是两个孩子。

    付清藏着它的存在,到最后,它连个名字都没有。

    更不会有人关心它会不会难过,会不会疼。

    “你是不是在担心自己实力变弱,我就不要你了?”我摸了摸小鬼的额头,软软的,并没有血液的粘腻,就是有点凉。

    小鬼没说话,眼里的光却清楚地告诉了我他的想法,付景深还添了一句:“鬼物之间是可以互相吞噬的,小鬼这样的存在,对于鬼物来说是大补,它可能也会担心实力削弱以后,会被其他的鬼吃掉。”

    “不会啊。”我捏捏它的脸颊:“我把选择权交给你,如果你选择做一只正常的小鬼,我会保护你的,如果你还想继续做血煞小鬼,我也没有意见。”

    小鬼犹豫了很久,才小声地道:“我想做血煞,对于我们这种实力比较不错的鬼来讲,实力降低是很难受的。”

    它抱着我的手指,有点不好意思:“以后我们签订了契约,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自然要保护你,如果没有实力的话,我怎么保护你呢!”

    “这是我的人。”付景深面无表情的掰开小鬼的手指:“不要动手动脚。”

    “切。”小鬼嗖的扑到了我的怀里,蹭啊蹭:“那换个说法,以后我就是你的鬼了。”

    付景深气压十分的低沉,他揪着小鬼,试图把它从我身上提起来,却被我拍了一下手背:“你能不能成熟一点?”

    我抱着小鬼,它浑身都冰凉冰凉的,但是十分的软,就像婴儿的皮肤一样,手感超级柔嫩,尤其是小屁屁,肉肉的,摸起来手感可好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减轻它的痛苦吗?”看着小鬼身上这些钉子,我就心疼的要命,这是它的亲爹,一颗一颗钉进去的。

    我可以想象当时的场景,刚出生不久的小鬼,哭的撕心裂肺,却不能阻止它的亲爹,将它活生生虐杀。

    就为了制作成小鬼,旺自己的财运。

    这要多狠心的人,才能够做到?

    “有。”付景深抱着胳膊,冷哼一声:“但是我不准备帮它。”

    “你改名吧,幼稚鬼!”我翻了个白眼,然后道:“赶紧跟我说要怎么弄。”

    付景深指指自己的嘴唇:“你先亲我一口,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趁人之危!我捂着小鬼的眼睛,凑了过去,准备迅速的来一下蜻蜓点水,刚碰触到他凉丝丝的嘴唇,付景深就快速的摁住了我的后脑勺。

    他先是温柔的舔了舔我的嘴唇,舌尖试探性的戳了一下,我紧咬着牙关不让他得逞,付景深这才变得蛮横起来。

    他强行撬开我的唇齿,勾着我的舌头,把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经验的我,亲的晕乎乎的,脑袋里面像是有一颗烟花,轰然炸开了。

    直到我快要窒息,付景深才松开我,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己的唇。

    我呆呆地抱着小鬼,那条凉凉的舌头,在我嘴里肆虐的感觉,久久未消,那种感觉太奇怪了,可并不让人觉得讨厌。

    我摸了摸腮帮,听到付景深压低的笑声以后,才回过神来:“付景深!”

    “我在呢老婆,来,我教你怎么去掉小鬼身上的钉子。”付景深一副正经的模样,就仿佛刚才强吻了我的人并不是他。

    “付景深!你别给我扯开话题!”我揪着他的耳朵:“说!你接吻的技巧这么熟练,是不是跟很多女孩试过!”

    说完以后,我自己都想捂着脸,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妈哒我的关注重点有点不对!我难道不应该呵斥他为什么对我耍流氓吗?

    刚刚还作苦脸模样的付景深一下子精神起来,他把耳朵往我手里凑了凑,做出一副‘随便捏,媳妇儿开心就好’的样子,然后道:“媳妇儿,你是不是吃醋了?”

    “我才不会吃你的醋。”我瞪着眼,然而脸上的红晕十分的没有说服力,鬼才会吃付景深的醋!“你跟我是什么关系啊?我就吃醋,你想多了!”

    “当然是夫妻关系。”付景深环着我,就跟一贴狗皮膏药似的:“你是我老婆啊,是我刚娶的小媳妇儿,吃醋多正常啊!”

    “滚滚滚!”我恼羞成怒,恨不得把他丢到门口去,让这个流氓赶紧离开我的视线。

    然而流氓都快挂我身上了,粘糊糊的:“媳妇儿,老婆,我的亲爱的,你就放心吧,我只有你一个老婆,只跟你做爱做的事,在你之前,我没有亲过,抱过任何人,我这是无师自通,因为你太美味了……”

    “我一点都不关心你之前的感情生活!”我奋力的把付景深从身上撕下去,推到离我远一点的位置,然后道:“给我好好说话!现在是办正事的时候!”

    “是正事啊,天大地大,和媳妇儿亲近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