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他的身份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8本章字数:2019字

    付景深眼神锐利的很,他敲了敲桌子,对付萌道:“天地君亲师,不管怎么样,安安现在是你的师父,我希望你能够收敛一些。”

    付萌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他长的属于那种精致柔软,很无害的模样,容易让女生心生好感,但是最多拿他当弟弟,不会当爱人看。

    “她是很好的女孩子啊……”付萌声音有些沙哑,轻声感叹道。

    付景深整个人却都警惕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啊……你不要担心。”付萌歪着头,轻声道:“毕竟是她救了我,你又让她做了我师父,我对谁下手,也不会对我的师父下手的,况且……她是那么可爱的女孩子,不是吗?”

    付景深额头的青筋鼓的老高,他压低声音道:“你不要妄想打她的主意!”

    “啧,我倒也想,可是你下手那么快,早就与她结了冥婚,我醒来的又迟,自然是做不了什么的。”付萌托着下巴,叹息道:“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付东君!”付景深冷冷的看着付萌。

    付萌抬了抬眼皮,淡淡的道:“我现在是付萌,那都已经是过去的名号了,何必再提,这次总是要多谢你和……我师父,不然我懵懵懂懂,恐怕寿命尽了,也醒不过来。”

    付景深浑身都是寒气,坐在那里没有说话,眼里却满满的都是杀气,千防备万防备,好像还是防备出了一个情敌。

    “前尘往事就随风去了吧,付东君已经死了,我现在是付萌,那地方我也不想回去了,总没这人间繁华世界好。”付萌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道:“就是这付身子,托生的太麻烦了,还要仰仗你和师父,多多帮衬。”

    付景深看着付萌,都有些怀疑自己当初做的决定是对还是错了,不过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他再去后悔,也没有用了。

    “放心,就凭着……我也不会让你死的。”付景深闭上眼,清冷的脸庞和付景陌有一瞬间的重合。

    付萌上下打量他,忍不住拍着腿笑:“她总归是我的师父,有些事,我自然不能让我师父瞒在鼓里,你说,她要是知道……”

    “闭嘴!”付景深猛然睁开眼,眼底一片血红:“你要是觉得活腻了,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入阴司回地狱!”

    付萌顿时老实了许多:“开玩笑嘛。”

    ……

    另外一边的我,此刻正在街上找一家靠谱点的店,付景深同我说,要想买到真正的符纸和朱砂,就要找招牌上有道字符号的店。

    付景深给我解释过,现在道统衰落,有真才实学的已经不多了,苟延残喘的几个大门派为了道术能够发展下去,也可能为了一己私利,组成了一个联盟。

    这个联盟的名字就叫做道盟,当初合力发起道盟的几个大门派,分别出人担任道盟的长老。

    道盟模仿现在的一些大公司,由好几位长老形成一个理事会,没有盟主这样的存在,只有一个辈分最高的,类似执行董事长一样,来发号施令。

    但凡是学道术的,都要在道盟认证,受道盟约束,坏处是有,但是也有好处,比如说,认证过的道门中人,可以接道盟那边记录在案的任务,比自己出去打广告,方便了不知道多少。

    付景深提起道盟的时候,一脸的不屑,但是还是对我讲,让我看到有道盟的标志,才进店,不然很容易买到假东西。

    如果是认证过的道门中人,到有标志的店铺当中买东西,是可以打折的,实力越高,打的折就越高。

    这让我都有些蠢蠢欲动了,毕竟打折就等于省钱啊!

    我走了好久,才遇到一个门口有道盟标志的店,所谓的标志,就是一个繁体的道字,周围围绕着看似不规则,其实是阵法的红线,一般都在招牌的右下角。

    我看到标志以后,就走进了店里,店里人不多,有一个很年轻,长得也挺清秀,关键是口才很好的男的,正在给几个女人推销符咒。

    说带上以后能旺桃花,还能养颜美容。

    我看了一眼,最简单的平安符而已,而且是平安符里最低级的,一不能旺桃花,二也不能养颜美容。

    可是那男的嘴皮子的确利害,逗的几个女人笑魇如花的同时,纷纷爽快的掏钱出来,买下了这最低级的平安符。

    我凑近了一听,本钱十几块,加上手工费也不值五十的一张平安符,居然被他卖出了五百的高价。

    怎么不到外面抢劫呀!

    还有几个女人买了他介绍的其他东西,有玉器,有桃木的挂件,都是些不怎么值钱的小东西,在他嘴里,就成了开光的法器,动辄几百上千块。

    这年头的人还真是人傻钱多呀……

    我忍不住感叹,然后就想把我那家店,改成买符咒法器的,肯定能很快的发家!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完全可以在自家网店里卖点低级符咒,平安符啥的,再冠上一个好的名头,比如最适合的定情信物,就是把平安送你之类的。

    怎么肉麻怎么来,肯定有很多小年轻愿意买!

    我店里本来就卖一些批发来的桃木剑,现在完全可以撤掉,换成这些东西嘛。

    就在我思绪纷飞的时候,那几个女人已经买完东西离开了,油嘴滑舌的那个男人笑眯眯的看向我:“哎呀,女士你好漂亮,不对,你还是位年轻的姑娘呢,姑娘想买点什么?我们这边什么都有,镇宅的?旺桃花的?还是保平安的?姑娘这么漂亮,肯定不需要美容,但是保存这份美丽,也是要静心呵护的,说实话,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呢!”

    他嘴确实挺甜的,但是我已经看完了他忽悠那几个女人的全过程了,心里没有任何波动,甚至有些想笑:“这些我都用不着,我只是想买一些符纸和朱砂,黄草纸就好,朱砂要上等的,你们这里有吗?”

    我这话一说出来,他眼神就变了,里面没了敷衍,全是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