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淫菩萨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8本章字数:2001字

    这一砸,可算把沐霏霏给砸醒了,她哎呦呦的叫疼,摸着自己的鼻梁喊:“谁打我!”

    我和张乐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敢太过放松,把沐霏霏先扶了起来,才道:“你不知道,你刚刚跟魔怔了似的,非要去开门。”

    沐霏霏的鼻梁都是红的,她摸着鼻梁,怔怔的道:“我不是睡着了吗?就是梦里还听到有人在唱歌,唱的挺好的……”

    “我也听到了。”难道是那歌声有问题?

    我突然察觉到了不对,我听到了,沐霏霏听到了,那林毅呢?

    我迅速回头,正看到身体僵硬的林毅,缓缓的把手放在了门上:“拦住他!”

    我们剩下的三个人,疯狂的扑向林毅,可是已经晚了,那门在林毅手下,缓缓的打开。

    完了……

    每个人心里都在哀叹,别看这只是一扇门,可为我们拦住了不知道多少的鬼怪,这门一开,我们最后的防护,也没了。

    就在我们以为,门外会站着无数吃人怪物的时候,门外却空荡荡的,林毅僵硬着身体,慢慢的,一步一步往外走。

    我们下意识就想把林毅拉回来,可他已经走出了门外,说实话,外面夜色浓重,我们几个还真没胆量走出去。

    就是这一迟疑的功夫,林毅已经走远了,我们总不能看着自己的伙伴走向危险而不管,只能赶紧追上去。

    一出门口,我就先打了个哆嗦,冷,冷的刺骨,在房子里还没察觉到,一出来就感觉到了,这种冷还不是北风吹的那种冷,是气温骤降,冷气附着在瘴气上,裸露在外的胳膊腿,都被雾气刺激的不住颤抖。

    湿冷粘腻入骨。

    “再不追就不见了。”张乐低声道。

    我和沐霏霏赶紧加快了步子,去追林毅,我们终究是慢了一步,瘴气又重,今晚月光又暗淡,黑漆漆的,难找的很。

    我们一路追到村尾,都没遇到什么东西,然后发现村尾这里,是一片林地,林地也是坟地,想来村子里的人,祖祖辈辈都是埋在这里的。

    坟地阴气重啊……我们犹豫了一瞬间,还是走了进去,一个个的小土包,还有竖着的碑,越看越让人毛骨悚然。

    可我们的脚步不能停下,起码要把林毅找到再说,很快,我们就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前面有人!

    我们三个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悄悄的走了过去,在一个高大的坟包后面,我们发现了林毅,除了林毅,还有三四个枯瘦如柴的女人。

    她们瘦到了皮包骨的地步,因此脸上全都是褶子,看起来怪吓人,更吓人的事,几个女人什么都没穿,缠着林毅在交欢。

    林毅目光呆滞,表情愉悦,机械的动作着,其中一个女人骑在他身上,其他几个女人,也上下其手。

    只见林毅哆嗦了一下,似乎是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骑在他身上那个女人,突然享受的呻吟了一声,她的皮肉肉眼可见的丰满起来,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柳眉杏眼,身材丰满,腰细臀翘的美妇人。

    另外一个女人就迫不及待的推开了她,自己骑了上去。

    而林毅脸色发白,看起来都有些病态了。

    我下意识想出手,却被张乐拉住了,他张着嘴,无声的对我说了三个字‘淫菩萨’。

    淫菩萨并不是菩萨,只是一种称呼,有女子性淫,喜同男子交好,后来偷情的时候被自己的丈夫发现,关在柴房里活活饿死,死后化为鬼,喜欢勾引男人,吸其精气,最喜欢徘徊于寺庙,勾引僧人,又因为其容貌出众,后被人称作淫菩萨。

    眼前这四五个淫菩萨,可不是我们这三只小菜鸟能够对付的,我无声的用口型回他:那怎么办?

    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害死吧?

    说真的,这柳杨村奇怪的很,我总觉得暗地里还有更多的鬼怪在,林毅一死,我们也会少个帮手。

    再看看,张乐无声的道。

    我只能偷偷拿了符纸在手,等待时机,那几个淫菩萨轮流在林毅身上寻欢作乐,今晚过后,就算林毅侥幸未死。也绝对会大病一场,而且从此体虚。

    最后一个淫菩萨从林毅身上爬起来以后,她们盯着林毅,就像看着美味佳肴一样,纷纷伸出了自己的手。

    不能再等了,我一咬牙,率先丢了一张打鬼符出去,符咒正好落在林毅身上,几个淫菩萨一碰到林毅,就尖叫着挪开了手。

    她们的手指,都已经被符纸烧的焦黑了。

    张乐手里提着一把桃木剑,一个鼠窜就冲到了最前面,他的剑又准又稳,狠狠一扫,就把几个淫菩萨都扫开了。

    他那把桃木剑倒是好东西,几个淫菩萨都不敢直面其锋芒,纷纷躲闪,我紧随其后,先贴了一张清心的符咒在林毅身上。

    试图把他弄醒,可林毅依旧呆滞不动,他白净的肚皮突然鼓了鼓,我察觉到一些不对,下意识抓着张乐,往旁边过去。

    砰!

    刚刚还是个活人的林毅,瞬间炸成了一朵烟花,无数的虫子从他身体里钻了出去,随着爆炸,向四面八方散去了。

    幸好我们跑得快,要不然肯定粘一身。

    几个淫菩萨一看自己的猎物没有了,纷纷愤怒起来,裹挟着粉色的烟雾就朝着我们扑了过来,我下意识的屏蔽了呼吸,可是已经晚了一步,早有一些粉色的烟雾,被我吸进了肚子里。

    那一瞬间,我就感觉浑身发热,尤其是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难受的很。

    那种感觉简直羞死人了,我恨得咬牙切齿,什么淫菩萨,打个架还自带春药的!

    张乐也中招了,眼神迷茫了一瞬间,差点被一个淫菩萨给掐死,他一剑捅了出去,扑了个空,然后借势往后退了几步,面颊红扑扑的,还在剧烈喘息:“我……我们先回宗祠去!”

    我点点头,符咒跟不要钱似的往外丢,逼得她们无法靠近我,然后我又发现了不对:“沐霏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