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暗室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8本章字数:2014字

    沐霏霏不见了,这个发现让我们两个有点慌,毕竟刚刚的时候,我们三个还躲在坟堆后面,急得咬牙切齿,怎么一转眼的功夫,沐霏霏就不见了?

    “没办法了,我们先回去再说!”张乐握着桃木剑的手都在发抖,我们一边退,一边阻拦靠近的淫菩萨。

    淫菩萨不算很凶恶的那种鬼,不过比小鬼要强,普通的淫菩萨,应该在怨鬼这一阶,四五个怨鬼,不是我们两个可以绞杀的。

    虽然说绞杀不了,但是逃命还是绰绰有余的,我们边打边退,很快就回到了柳杨村,一进村我们就发现,地上有一排血脚印。

    而脚印看起来是直通祠堂的,可是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往祠堂退,越接近祠堂,我们就能察觉到,那几个淫菩萨在犹豫。

    很快她们就放弃了我们,转头走了。

    看来这宗祠,的确不同寻常。

    到了宗祠门口,我们两个就再也无法向前走一步,因为宗祠的门上,钉着一具尸体,这尸体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的沐霏霏!

    此刻的沐霏霏看起来很惨,她的双腿和胳膊都不见了,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脸上全是惊恐,被人用桃木剑穿透胸口,钉在了门上。

    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是什么鬼怪,连桃木剑都敢用?

    本来我还一身火热难忍,现在就像被浇了一盆凉水,从头冷到了脚底。

    张乐也惊呆了,他结结巴巴的道:“怎么会这样……”

    “看来我们的对手,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可怕。”我无奈的苦笑,然后道:“接下来怎么办?”

    张乐沉默不语,突然对我道:“你信我吗?”

    我迟疑了一下,点点头:“现在就剩你我二人,如果我不信你,我去信谁。”

    张乐一边把沐霏霏的尸体从门上搬下来,一边道:“我来这柳杨村,其实还有一个目的。”

    我下意识的问他:“什么目的?”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这柳杨村是大凶之地,当年有人为了镇压这块凶地,特意设下了一个阵法,用了四样法器,镇住东南西北四方,阵眼位置,还有一样绝品的法器!”张乐把沐霏霏的尸体搬了下来,用一件外衣盖住了她的脸,然后才道:“我就是想过来找找看,是不是真的有,这宗祠就是阵眼,阵法已破,就不知道法器还在不在。”

    “如果真的有的话,为什么没有大能过来?”我有些无法相信,法器这种东西,就算真的存在的话,经过了这么多年,阵法都已经破了,还能在吗?

    “不知道,我就是过来碰碰运气的。”张乐摊摊手,苦笑道:“没想到差点搭上命。”

    “那我们就在阵眼,为什么没看见什么法器?”我好奇的道。

    张乐摸了摸下巴,率先走进了祠堂里,然后道:“我怀疑这个祠堂是障眼法,那个阵眼,在地底!”

    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可能了:“难道是有什么暗室之类的?”

    “很有可能,我们可以找找机关。”张乐和我一起,把沐霏霏的尸体暂时存放在了宗祠里,然后就开始找机关。

    这宗祠巴掌大个地方,找了好几遍,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倒是淫菩萨那粉色的雾气害的,身上酥麻酥麻,又热腾腾的,走两步就想找个地方躺着。

    我靠着墙,夹着腿,难受的紧,心里竟然莫名想起了付景深,想起了那天夜里,我还不认识他,他冰凉的身体跟冰块似的覆在我身上。

    每一处不冰凉入骨,除了那一处。

    我现在倒是有些想念他身上的温度了,可惜……他不知道在哪里偷偷看我呢。

    张乐也难受,看得出来,孤男寡女的,又这番场景的共处一室,到让人心里有些不好意思,我忍不住往旁边挪了挪,想离张乐稍微远一点,一不小心就碰倒了一块牌位。

    那牌位跟多米诺骨牌似的,哗啦啦全都倒了,一块接着一块,最后一块牌位屹然不动,我好奇,摸了摸,发现这块牌位不是摆上去的,是固定的。

    我稍微一用力,排位就转动了一下,咔嚓!随着一声脆响,我脚底下一空,就滚落进了黑暗里。

    一层层的阶梯磕的我额头都在隐隐发痛,张乐蹲在洞口喊我:“小白,小白,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坐起来,从背包里掏了掏,把已经没电的手电筒掏了出来,手电筒虽然已经没电了,但是还有微弱的光,起码能让我看清自己身处的环境。

    然后我就吓了一跳,因为就在我屁股旁边,一具尸体靠着墙壁,已经烂的差不多了,我一动,腿就不小心的碰到了尸体的腿,然后它轰然倒下,烂肉粘糊糊的溅射了出去。

    有点反胃。

    张乐摸索着走了下来,然后对我竖起了手指:“你还真有一套。”

    “先看看。”我把灯光对准了墙壁,发现墙壁上有一些模糊不清的字,黑乎乎的,应该是用血写的,时间太久,就变成了这副样子。

    灯光又有些暗,辨认起来十分的艰难,我用了好久,才看清这墙上写了一件什么事,随后浑身都在发冷。

    因为墙上写的,是柳杨村灭村的真相。

    故事的确如很多人知道的那样,这里是块大凶之地,仅仅如此也就罢了,不住人,凶也没用。

    可是这里曾经被人用作养尸地,说白了就是养僵尸的地方,僵尸初成型以后,为祸四方,有道人路过,出手收了僵尸,杀了养尸人,可是这里的风水已经被人破坏了,而且带着煞气和尸气,会向四面八方扩散。

    他不得已,设立了一个阵法,又借用人的阳气,镇住了这块养尸地。

    道人离开之前曾经说过,阵法自行吸收灵气,只要没有人破坏阵法,就可以一直保持下去,柳杨村的人也会一直平平安安。

    可柳杨村还是出事了,而且柳杨村出事,完全是因为柳杨村的人自作自受!

    我看完以后,一点都不觉得柳杨村可怜,只觉得他们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