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活该!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8本章字数:2008字

    这柳杨村的确如老阿姨说的那样,经常买一些女孩子回来做媳妇儿,这些女孩子大部分都是一些山里的村子,出来做工被人拐卖的,要么就是越南那一块的。

    尤其是越南来的,很容易跑掉,他们就栓了女人在家里,不让她们出门,不让他们见外人。

    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父子共妻,兄弟共妻,都是很常见的。

    问题就出在女孩子身上,柳杨村有个男的,叫杨桐,好吃懒做,还喜欢赌博,他爹临死的时候,给他留下了一点儿钱,很快就被他挥霍没了。

    到了年纪,杨桐连个媳妇儿都说不上,这才开始着急了,幸好他有一张还不错的脸蛋,离开村子一年多以后,就带回来一个女孩子。

    挺漂亮一个女孩子,还很开朗。

    可是结婚后不久,杨桐就暴露了他又好吃懒做又爱赌的性格,家里又穷的可怜,女孩子一气之下就要回娘家,结果被杨桐堵在了村口,伙同另外几个青年小伙子,把女孩抓了回去。

    为了怕女孩儿再跑路,杨桐也学其他人,用铁链把她锁在了家里,还因为她想走的事,狠狠的折磨了她一顿。

    不仅如此,杨桐这个畜生还想到了新的赚钱方法,他开始招揽客人,几十上百块钱就能糟蹋女孩一次,村子里那些光棍也好,已经娶上媳妇儿的也好,都愿意花点儿小钱,来糟蹋这个女孩儿。

    而杨桐,就拿着这些钱继续赌博。

    女孩儿疯掉了,可除了杨桐没有人知道,她是一个苗女,苗女善用蛊,虽然她学蛊学的不久,但是一些简单的蛊虫,她还是会的。

    女孩儿把蛊虫下在了自己的下身,但凡是和她交合过的男人,都中了蛊虫,大概一年左右,全村几乎所有的男人,都中了蛊。

    灾难来了,那些男人先是觉得下体瘙痒,还变得红肿,村子里的人都穷,自然不舍得去医院看,就买了一些廉价的药膏回来。

    可是没有任何用处,情况越来越严重,最后开始腐烂流脓,他们才慌了,都以为自己是得了花柳病一类的,赶紧去医院看。

    然后他们就发现,自己走不出村子一步了……

    村子被一种古怪的瘴气笼罩了,不管他们朝哪个方向走,最后都会回到村子中央……

    整个村子都开始恐慌,他们觉得是那个女孩子带来的灾难,以杨桐为首的男人们,用锄头活活的打死了女孩儿。

    女孩儿临死的时候还在笑,她说所有人都要死,没有人能逃过。

    果不其然,女孩儿死后不久,第一个得病的男人,就全身溃烂而死了,他死的时候痛苦的呻吟了三天三夜,才断气。

    紧接着,那些男人接二连三的死了,每一个都死状奇惨无比,有些人熬不住,甚至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们杀了女孩儿,可是没用了,这种蛊是根植在血脉当中的,不止他们要死,他们的亲人也会死。

    所以那些在外面打工的人,也死了,他们的孩子,也死了。

    只有一个人,受住了诱惑,没有参与当初的事情,可是他冷眼旁观了,也是造成女孩儿下场的罪魁祸首之一,那就是死在密室里的人。

    这个惨剧还没有结束,因为村子里除了男人,还有女人,有一些女人被锁在家里,活活饿死,有一些女人,在男人临死前就被掐死,还有一些,她们活着,可是离不开柳杨村,日日被瘴气侵蚀,最后变成了怪物。

    被本能驱使,她们开始吃人,那些尸体,都成了她们的食物,她们被困在了柳杨村,成了最无辜的牺牲品。

    这个活下来的男人,意外进入了这个密室,然后就找不到出去的方法了,他也知道,就算出去,也没有办法离开柳杨村,迟早都是死。

    所以他选择了用自己的鲜血,把那段血腥的过去记录下来,如果有人有机会来到这里,就可以看到当年的真相。

    末尾还有他的忏悔,是整个柳杨村自作自受,导致了整个柳杨村的惨剧,杨桐是罪魁祸首,其他人也是。

    当时但凡有一个人留存着良心,报警找人来解救那个女孩子,也不会发生现在的惨剧。

    可是没有人,有一些人选择了作为从犯,去伤害那个女孩子,满足自己的欲望,有些人选择了冷眼旁观,还有一些人无奈的被逼着冷眼旁观。

    于是惨剧发生了。

    这里唯一无辜的人,应该是那些还不知事的孩子,可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就算觉得他们只是小孩子,无辜可怜,也只能叹息一声罢了。

    张乐也在旁边唾骂了一句:“一群畜生!死的好!”

    “的确是畜生,不,畜生不如。”我也咬牙切齿,只想那个无辜的女孩子能够安息,她没有错,只是当初看错了人,信错了人。

    这些人都该死,没有一个是清白的!

    “这里应该就是阵眼了,我们要找的东西,应该也在这里。”我扫视一圈,暗室很小,可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墙上四面都挂着字画,仔细一看,每幅画上都画着一样法器。

    这应该就是镇守四方的四样法器。

    “难道阵法毁了以后,法器也跟着毁了?”张乐一边念叨,一边查看字画,我随着查看另外一边的字画。

    最后在东面的墙上,我发现字画底下,有一个小小的突起,就忍不住摁了一下,凸起轻而易举的就被我摁了下去,随之地动山摇,中央那地方,本来空荡荡的,这下子却突然出现了一处黑洞,有东西慢慢升了起来。

    是一个台子!

    台子上面放着一个盒子,是那种玉盒,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

    “难道这里面就是那传说中的法器?”我好奇的凑了过去,低头一看,盒子上还刻着一只瑞兽麒麟,刻的栩栩如生,不等我伸手去碰,脑后却突然传来破空的声音,我下意识低头。

    咄!

    一根麻醉针钉在了我对面的墙壁上。

    “你的反应倒是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