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禽兽不如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8本章字数:2020字

    张乐舔了舔嘴唇,有些遗憾:“本来想让你死的无知无痛,可你偏偏太警觉了一点,这是好事,也是你的不幸。”

    我迅速的抽了那半截的桃木剑出来,然后就懵了一下,桃木剑可以杀鬼,可怎么杀人?

    张乐放肆的笑,顺道讥讽我:“你是画符画晕了脑袋吧?拿断了的桃木剑,来杀活人?”

    我斗过蛊,斗过鬼,可从未斗过人,额头上忍不住就开始浮现细密的汗珠,张乐一眼就能看出,我在这方面是个菜鸟,当时也松了一口气。

    他一边靠近我一边道:“说实话,你长的很俊俏,又会一手画符的好本事,我真舍不得杀你,可是你知道的太多了,我又不能让你活着,白且安,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让我好好舒爽一下,一会儿我让你死的痛快些,你要是不从我……我就抽了你的魂魄,炼制一具傀儡出来。”

    拿活人炼制傀儡,是早就被禁止的恶毒道术,这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边往后退一边道:“你从一开始,就是冲着法器来的?”

    “不错。”张乐色咪咪的看着我,然后道:“我跟那两个蠢货才不是一路的,我是昨天就来了,他们是今天到的,我只用了三言两语,就让他们相信了我,你说蠢不蠢?哦你也蠢。”

    难怪司机说,之前有两批人进入了柳杨村,我一直以为第一批已经死了,万万没想到,第一批只有张乐一个人。

    他的确伪装的很好,当时环境又可怕,也没有人详细的查问,上当是理所当然的。

    我忍不住问他:“那沐霏霏他们两个……”

    “林毅是我杀的,我本来想多引诱几个人出去,没想到你救了沐霏霏,不过还好,沐霏霏还是死了。”提起沐霏霏的死,他也有些疑惑。

    然后才道:“那种蠢货,不死都是在浪费我时间!他们不死,我怎么来找宝贝?”

    人果然是他害的!我越来越冷静,虽然不知道付景深那个傻冒去了哪里,但是他肯定就在附近,他天天喊我媳妇儿,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被这个人玷污的。

    我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争取不依靠付景深,杀了张乐!

    是的,杀人。

    说实话,杀人和杀鬼是不一样的,虽然人鬼外形差距不是很大,但是你清楚的知道,鬼是已经死了的,会祸害人,尤其是恶鬼,那种感觉,就像游戏里打怪似的,心里并不会有太多负担。

    而杀人不同,那是活生生的人,不管怎么样,都是我的同类,让我杀人,我一时半会儿真的下不了手。

    我下不了手,张乐却可以,他正在一步一步的逼近我,我就一步一步的后退,很快后背就撞在了墙上,发出了咚的一声,我的头上又开始流汗,细细的汗珠布满了额头。

    张乐冷笑:“你打不过我,又何必挣扎,不如享受一番,你不是也中了淫菩萨的毒吗?还装什么贞洁。”

    “滚开!”我挥舞着桃木剑,目光四下转,试图找条路跑掉,张乐是最早一批来到柳杨村的,他能在柳杨村活那么久,实力绝对比我强很多。

    而且男女的体质,有先天性的差距,没经过后天的锻炼,我想跟他硬拼,那绝对是做梦。

    “你逃不掉的。”张乐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哟,还挺光滑的,这皮肉嫩的,能掐出水来吧!”

    我啪的打掉他的手掌,狠狠地一脚踢向他的裤裆,弄不死你也让你蛋碎菊紧哭爹喊娘!

    他迅速并上腿,夹住了我的脚,然后就开始顺着我的脚踝往上摸,一边摸一边调戏:“招挺阴的,差点力度,有这力气还不如留着一会多喊两嗓子好听的,说不定我让你喊的心花怒放,就不杀你了。”

    我气急了,一把抽出桃木剑,狠狠地捅在了他的胸口,捅的张乐晃了晃,然后一把抽出了我手里的桃木剑,就丢在了一边:“破木头的玩意儿,还真让你拿来当刀子用了!傻娘们,拿这个捅我,还不如拿你那销魂的小手,把我摸爽。”

    说着他凑上来就要亲我,我被逼狠了,狠狠地挠了他的脸一下,三道长长的痕迹,从他下巴一直延伸到了眼角。

    啪!

    张乐反手就给了我一巴掌:“臭娘们!给你一点颜色,你还要开染房?看劳资今天活活干死你,让你知道什么叫爽上天!”

    我被这一巴掌打的有点懵,只觉得眼前冒金花。

    他沉浸一手抓住我的双手,一只手去解我的裤子,我终于反应了过来,使劲挣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当时我眼睛都红了,用尽了所有力气,狠狠地抬起脑袋,撞在了他的额头上。

    那一下,我把自己都撞的晕头转向,眼冒金花,张乐更是被我撞的不知道东西南北,额头上都鼓起了一个大包。

    我趁机一脚把他踢开,连滚带爬的就想往外跑,他起身就要来抓我,大概是我命不好,这暗室里又比较黑,一不小心就被门口那具腐烂的尸体给绊倒了。

    眼看着光亮就在眼前,还有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我却被张乐一把抓住了脚踝,狠狠地丢到了墙角,背部砸在墙上,我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然后就被张乐摁在地上,强行撕裂了我的外衣,试图对我做一些禽兽不如的事。

    张乐已经气疯了,我挣扎了两下,他就打我耳光,越挣扎,他越用力,我的两边脸颊,肯定都红肿了,嘴里也腥甜腥甜的,带着血丝,却怎么也不肯停下挣扎的动作。

    “臭娘们,给我老实点!”张乐眼睛通红,手嘴并用的解我的衣服,我却突然不动了,他以为我真的变老实了,殊不知我却是在呆呆地看着张乐的身后,连他正在撕我的衣服都不管了。

    一双漂亮的绣花鞋出现在暗室的楼梯口,一步一步,旗袍的开叉随着动作微微敞露,露出一抹白皙。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