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阿虞的蛊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8本章字数:2049字

    我在抬活尸的时候,付景深和那个女人也过来了,女人还夸了我一句:“看着挺胆小的,没想到还有两分本事。”

    我挠挠头,还是有那么一丢丢骄傲的,毕竟这么多活尸,都被我收拾了:“咳咳,这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别自满,要不是她先断了这些活尸和柳杨村里煞气的关联,你能弄死一只就算不错了。”付景深黑着脸,一点也不给我面子。

    我小声嘟囔一句:“你就不能让我得意一会……”

    付景深摸了摸我的头,没说什么了,还带着我去拾点柴火,毕竟要烧这么多活尸,柴火太少烧不干净。

    我们拾柴火回来的时候,女人身边已经多了好几道身影,这些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那些淫菩萨,她们现在都貌若好女,笑吟吟的围着女人。

    女人见我回来,就道:“你送她们一起轮回去吧。”

    那淫菩萨里领头的,是个年纪最小的,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面貌天真无邪:“她们几个没害过人,去轮回也不用受地狱苦,我不一样,我昨夜里刚刚杀了人,姐姐舍得我刀山火海过?”

    女人叹息,眉眼温柔的看着她:“我害你没了命,又害你入不了轮回,你何必呢。”

    “我是要跟着姐姐的。”小女孩嘟着嘴,使劲往女子身上贴,她看那女人的眼神,更像看自己的母亲一样依赖。

    我甚至怀疑,她是故意杀了人,好能一直跟着那个女人。

    其他几个淫菩萨,都是愿意去轮回的,她们的确从未害过人命,要不然那夜里也不会一身清瘦,宛如枯骨。

    吸了些精气,才丰腴起来。

    火是付景深点的,毕竟我道行低,只能点些凡火,凡火去烧活尸,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烧完。

    那活尸在火焰里不断的挣扎,发出短促而刺耳的痛苦声音,看的我腿又发软了。

    女人就在一边轻声,叹息,她对我道:“我本来想把阿阮托付给你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她肯定不想离开我。”

    随着女人诉说,我才知道,阿阮也是被人买回来的,刚被买回来的时候才十三岁,就被强行破了瓜,血把被子都浸透了,差点死在床上。

    问了问村子里的赤脚医生,说有救,得送去大医院里做手术,可是要做手术的话,得花很多钱。

    买了阿阮的人不愿意花钱,救不救的回来是两说,有那个钱,还不如再买一个回来。

    阿阮光溜溜的,裹了半床破被子,被人丢到了坟地里,是女人把她捡回来的,杨桐刚开始很生气,可是看着女人把阿阮养的越来越好,有了活气,这才改口,让女人养着阿阮。

    他想的可好了,阿阮好了以后,可以让那家人再赎回去,他能赚一笔钱,那家子人不愿意赎回去也没关系呀,他可以把阿阮卖了,总是有一笔进项的。

    阿阮伤好了以后,那家人果然又回来说要接走阿阮,女人哪里愿意,可杨桐跳了出来,说接回去也可以,得给他八百块钱,不然不行。

    是女人赶走了所有人,连杨桐也被女人骂了一顿,女人以为他歇了这个心思,也就没防备,夜里的时候,杨桐却偷了阿阮,换了八百块钱回来。

    阿阮当天夜里,就活生生撞死在了墙上。

    要不是因为这件事,女人也不至于心灰意冷,想要离开这里。

    可她终究没走成,还搭上了自己的命。

    女人死后,村子里的人怕她怨气深,会变成鬼回来索命,就用菜刀,把她的尸体砍成了很多很多截,胡乱丢了出去。

    是还是个小鬼的阿阮,一块一块捡回来,一块一块缝起来,又偷偷埋进了一个坟包里,要不然就是柳杨村有天大的煞气,女人也早就变了孤魂野鬼。

    “等一切结束,我会带着阿阮一块走的。”女人僵硬一笑,她已经把阿阮当成了自己的妹妹看。

    那些活尸被焚烧殆尽以后,付景深就开了阴阳路,送她们去轮回,还有那几个淫菩萨,女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我总算放下了一些心事。”

    她从自己脖子上乱糟糟的线口里伸了手指头进去,左摸摸,右摸摸,最后扯了一颗白色的,看起来跟虫卵差不多的东西,然后道:“张嘴。”

    啥?

    她不是要让我把这玩意儿吃了吧?

    我吓了一跳,哪里敢张嘴,却被女人捏着下巴,强迫性地张开了口,付景深下意识要对女人动手,女人却道:“见识短浅别当借口,我这是对她好!”

    说着就把那颗虫卵塞进了我嘴里,虫卵一进我嘴里,就哧溜滑进了喉咙里。

    妈呀,那可是从她身体里掏出来的!虫子卵啊!

    她一松手,我就开始反胃,跪在地上抠自己的喉咙口,试图把那只虫卵给吐出来。

    女人抬了抬眼皮,懒洋洋的道:“好东西,别人要我都不给的,这是我的本命蛊,又被煞气养了这么久,要不是我已经是尸身,无法养蛊,也不会送你了,如果说我以前蛊术很差劲,但是这蛊不差,它在你体内,等闲蛊虫不敢碰你,当然,你要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金蚕蛊什么的,那它也救不了你。”

    金蚕蛊在苗蛊里排名第二。

    我伸着舌头,差点咬了自己的手指,听她这意思,我以后在蛊师面前,就能横着走啦!

    一般蛊师的蛊,对我来说就是笑话了!

    “你要是有本事学了如何养蛊,可以孵化它,做你的本命蛊,养好了不比金蚕蛊差,行了,此间事了,以后有缘再会吧。”女人不耐烦的挥挥手,然后道:“赶紧走,看着男人碍眼。”

    原来我是得到了天大的好处,不感激那绝对是假的,不过女人对所有男人,都抱有恨意,我可不敢让付景深和她一起待久了。

    拉着付景深,我们迅速离开了柳杨村,柳杨村的瘴气,正在慢慢的消散,走出柳杨村,我回头看了一眼村口的石碑,却看到整个柳杨村,都被笼罩在了泼天的火焰当中。

    耳边还有女人的轻叹:“你要是能遇见我的爹娘,就同他们说一声,阿虞过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