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小鬼行刑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9本章字数:2037字

    江佐之拉着我就往里面钻,我们两个都清楚,最后一道墓门开了,进了主墓室,见着了那些好东西,我们两个就没什么用处了。

    就以外面那些人的狠辣,绝对会想办法弄死我们的。

    毕竟他们不想让更多的人来分赃,而且我还和那一对师兄妹有仇。

    江佐之虽然没下过墓,但是理论知识很充沛,我随着他的脚步走,愣是没有踩到任何的机关,就来到了棺材后面。

    我这才有空打量整个墓室,墓室里悬挂着许多青铜灯, 还有许多美人图,绘在四面墙壁上,有美人执扇扑流萤,但是旁边紧挨着的,却是手里拿着钩子,面目骇人的小鬼。

    有美人执剑飞天舞,旁边却是双手拿着铁链的厉鬼。

    不作对比还好,一对比,就更显得旁边小鬼面目可憎了。

    我和江佐之蹲在棺材后面,他观察棺材,我观察四周的时候,外面那群人也冲了进来,大概是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跑进来,他们觉得地上没有机关,就肆无忌惮的跟着冲了进来。

    第一个踏进墓室的,是个眉眼都阴恻恻的男人,他一踩在地板上,就看到了悄悄冒头的我,当时就冷笑一声,把手里的桃木剑掷了过来。

    桃木剑虽然无锋,但是砸在头上也会很痛啊,我忍不住低下头,桃木剑就擦着我的头皮,钉在了我身后的墙壁上。

    可怕的是,桃木剑的剑尖竟然钉进了墙里,妈呀,这要是钉在我的头上,岂不是直接给我脑袋破个洞?

    更可怕的是,他的桃木剑,刚刚好插在了我身后一副小鬼图的眼睛上,我抬头看了一眼,恍然看到那只小鬼的眼珠子转了一下,阴测测的盯着我。

    我打了一个哆嗦,恨不得钻到棺材底下躲着。

    就在这个时候,墓门缓缓的关闭,那群人当时就变了脸色,回过头去推门,可是那门就像有千斤重一样,他们怎么推都推不开。

    我蹲在江佐之旁边瑟瑟发抖,不是我胆子小,是身后那阴冷的风,缓缓的吹拂着我,我仿佛能感觉,有人从墙上走了下来,就站在我的身后。

    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我拉着江佐之,欲哭无泪,江佐之正在观察棺材上面的纹路,最后小声地跟我道:“看起来是镇魂符的一种,已经形成了阵势,恐怕里面有个大魔头。”

    别提里面了,我们背后就有一个!

    我不敢回头,就担心自己一回头,咔嚓,脑袋就掉了。

    正在这个时候,我身后的东西慢慢的往前走了一步,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然后就看到一双赤脚,从我旁边走了过去。

    没几秒钟,惨叫声响起,十分惊悚,凄厉到了极点,我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当时就要吐了。

    只见那个拿桃木剑掷我的男人,半浮在空中,地上凭空出现了一根木桩,一头是尖的,正对着男人的下体。

    我只能看到一个佝偻的背影,抓着男人的两条腿,缓缓的往下拖,木桩从他后庭慢慢刺入,破开五脏六腑,最后沾满了鲜血的尖头,从他嘴里伸了出来。

    男人的眼睛鼓的像只被踩扁了的癞蛤蟆,不断的有鲜血从他嘴里冒出来,咕噜,咕噜……

    他的身体还在抽搐,整个人也还有最后一口气,我忍不住想起小的时候,一群小孩子在野地里捉蚂蚱,捉到了就用狗尾巴草穿起来,草梗从蚂蚱的后背扎进去,再从脖子位置的薄膜钻出来,蚂蚱会不断的蹬腿,直到被丢进油锅,或者是火里。

    跟他岂不是很像。

    我想吐,又不敢出声,就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江佐之是个学究似的男人,只顾着研究棺材了,好不容易抬头,就看到了如此一场惨剧,他当时就差点叫了出来,被我一脚踩在了脚背上。

    一声惨叫又憋了回去,憋的他脸颊通红。

    那群男男女女却是彻底被吓坏了,哭着喊着跟无头苍蝇似的,乱作了一团。

    嗒。

    有很轻的脚步声想起,我悄悄抬头,只见四面的墙壁上,都有恶鬼走了下来,有的拖着铁链,有的抬着油锅,有的拿着叉子,驼背弯腰,面貌骇人。

    墙上一瞬间就剩下了四个美女,脸上带笑,眉眼温柔的看着中间这个修罗场。

    我紧紧抓着棺材边,捂着自己的嘴,其实早已吓得失了声,眼睁睁看着有命不好的,撞在了小鬼手里。

    比如那个提议出去以后再说的男人,被小鬼举着,丢进了油锅,油锅里的油滚烫至极,他一落进去,就跟一条鱼似的跳了起来。

    浑身都是大燎泡全都是被烫出来的,站在油锅旁边的小鬼,就举起手里的叉子,叉着他的肚子,把他又摁回了油锅里。

    惨叫声连绵不绝,他伸着手,不断的在油锅里挣扎,很快就没了声息,只有一股诱人的肉香,慢慢的在空气里飘荡。

    可我闻着这个香味,除了恶心,就是惊恐。

    这是人肉啊,被活活烫死的大活人啊!

    江佐之死死的按着我,生怕我露头以后被发现,我们两个都苦不堪言,谁也没想到,就是一时兴起想下来探探墓,就遇到了这种凶地。

    我们两个,还真的是狗屎运啊!

    刚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是不知名小墓,现在却明白了,我们是摊上大事了,这种厉鬼守墓,墓主人能简单到哪里去?

    我都不敢抬头看了,耳边全都是连绵不绝的惨叫,谁也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就会轮到我们两个,两个小菜鸟就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没多久的功夫,外面的惨叫声就几乎绝了,我大着胆子抬头一看,当时就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整个墓室现在看起来就像修罗场一样。

    那个一直很猖狂的女人,上半身趴在地上,下半身已经不见了,周围全都是血,还有大肠被拖出去老远。

    其他人也是如此,每一个都死状凄惨,倒是几个小鬼都不见了,可一片尸体当中,有一个人慢吞吞的爬了起来,虽然一脸一身都是血,可终究是活着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