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魔王出棺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9本章字数:2030字

    他背上还有一道很长的伤口,皮肉外翻,看起来格外的骇人,他摇摇晃晃的爬起来,回过头,就开始搜寻我和江佐之的身影。

    我哆哆嗦嗦的指着他,能从这小鬼手里活下来的,本事能低了吗?

    江佐之也咽了咽口水,拉着我小心翼翼往角落里退,但是整个墓室就这么大,他扫视一圈,就可以看到我们。

    看到我们以后,他嘴角挂着狞笑,就走了过来,江佐之哆哆嗦嗦的从背包里掏了一盏小灯出来,他伸了手指出来,似乎是想咬破,咬了一下没破,但是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一把抓过他的手指,狠狠的一口咬了上去,江佐之嗷呜一声,疼的眼泪哗哗的,然后幽怨地看了我一眼,才颤抖着手指把血滴进那盏青铜灯里。

    江佐之举着灯,颤巍巍的道:“你别过来!你要过来的话,我们就同归于尽吧!我这个是阴阳灯,你应该听说过!”

    “你是江家的。”男人那双血红血红的眼死死的盯着江佐之,江佐之当时就怂了,还努力让自己看得硬气一些,咬着牙道:“对,我是江家的!不想同归于尽,就别靠过来!”

    男人冷笑一声,倒是真的没有往这边靠了,这阴阳灯又叫阴阳转气颠倒乾坤灯,是江家老祖发明的,别看名字这么像街边小摊卖假货的,其实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

    滴上童子精血,以气催动就可以用,阳气驱邪避秽,阴气引鬼招魂,是带着下墓的好东西。

    江佐之要是真有那个胆量驱动阴气,把这墓里的鬼都招出来,那就真的是同归于尽了。

    “我不过去也可以,但是你们总不能不离开这里了,打个商量吧,这里的东西我拿六成,你们一个人拿二成,出去以后,谁也别提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你我都受益的事,怎么样?”他一边说一边往前走,走了几步,看到江佐之作势要点灯,就停了下来。

    看到男人停了下来,江佐之也松了一口气,他一口气还没吐出来呢,男人就迅速出手了,我一直提防着他,一看到他出手,就迅速抓住江佐之,往旁边躲了一下。

    这一躲不要紧,他手里的阴阳灯翻了!里面的精血瞬间倒在了棺材上,江佐之也不管什么对面男人已经杀过来了,伸了袖子就去擦棺材上的精血,可是已经晚了。

    只见那精血迅速的渗透了进去,就像被棺材吃了似的!

    “完了……”江佐之木呆呆的看着棺材,一脸世界末日了的样子,眼看着那人手里的短刀就要砍在江佐之脖子上了,我赶紧拉着江佐之后退。

    只听一声巨响,男人的刀就砍在了棺材盖子上,一般的棺材用的木头都会比较结实,更何况这种古墓,大概是年代太久的缘故,居然被男人一刀劈烂了。

    他本来还想趁机过来追杀我和江佐之,目光却被棺材里的东西吸引了,我悄悄伸头,只见棺材里躺着一个青年男人。

    按理来说,这么多年过去了,里面的人早就烂成了一把骨头才对,可是这个男人除了脸色白了一点,简直就像睡着了一样。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身体却一点都没有腐烂,十指交叉扣在胸前,白皙的指尖搭在手背上,连指甲盖都是干干净净的。

    而且这个男人长的很好看,眉毛又长又细,加上狭长的眼睛,稍微有一点女气,嘴唇红艳艳的,和苍白的脸一比,就和涂了鲜血一样。

    又漂亮又怪异。

    那个‘师兄’的目光,却已经完全被棺材里的东西吸引了,尸体左边放着一把匕首,匕首鞘身上的宝石熠熠生辉,看起来十分华贵。

    右侧放着一柄玉如意,脸颊两遍和双腿两侧,都堆着黄金珠宝,光这些东西,就已经是泼天的富贵了,更何况还有那些分不清朝代的古董。

    ‘师兄’咽了一下口水,抓起一把珠宝,哈哈大笑:“发财了!我发财了!”

    有了这些东西,他还学什么道术?考什么道盟!去做个挥金如土的大富豪就够了!要多少美女就有多少美女,死了一个师妹算什么?反正都是他睡腻了的!

    “吵死了……”

    一只白皙细腻的手插进了‘师兄’的胸膛,在里面掏了掏以后,掏出了一个还在跳动的心脏,然后被那只手的主人,嫌弃的丢在了地上。

    ‘师兄’一脸茫然,显然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心口,然后跟半拉猪肉一样,吧嗒摔在了地上,断了气。

    我拉着江佐之,两个人紧紧贴在墙上,跟两只小鹌鹑似的,看着那只血淋淋的手扶着棺材边,一个人慢慢的坐了起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棺材里那具男生女相的尸体!

    他长发及腰,秀气的眉毛皱成了一团,显然很嫌弃手掌上脏兮兮的都是血,便随手的在‘师兄’的衣服上擦了擦。

    他缓缓的从棺材里站了起来,眉眼弯弯的看向我和江佐之,尤其是江佐之。

    “你小子就是唤醒我的人?”

    江佐之欲哭无泪,本来有那个封魔阵在,这大魔头是出不来的,但是他失手打翻了阴阳灯,精血洒了上去,不但破坏了阵法,还唤醒了眼前这个大魔头。

    江佐之吓得没说话,大魔头不开心了,他一步就踏到了我们两个面前,把我们两个逼的屁股肉都快挤进了墙里。

    大魔头凑近了江佐之,咧开嘴,露出一口尖牙:“好久没吃肉了,都有些馋了,你们说,我是剥了皮切片吃,还是剁了胳膊腿直接啃。”

    江佐之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胆子也不大,被他带着,率先第一个坐在了地上。

    妈妈呀,我们就是两个小菜鸟,怎么碰上了这么一尊大神?

    大概是我动作大了,吸引了那个大魔头,他凑近了,在我身上嗅了嗅,江佐之不知道那里来的胆气,一把把我拽到了他的身后,牙还打着颤的道:“你……你要吃就吃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