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人头灯笼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9本章字数:2035字

    我背着沉甸甸的江佐之,慢慢的走在黑漆漆的通道里,明明已经安全了,可我心里还是乱糟糟的。

    那个人究竟是谁?我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那好感又是从哪里来的?

    我想得又多又乱,直到台阶尽头才放弃脑子里乱糟糟的念头,我推开沉重的门,把江佐之拖了出来,又把门关好,生怕有人发现了,引一堆的人来围剿那个大魔头。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小土堆后面,我拍了拍江佐之的脸:“醒醒!”

    江佐之迷迷糊糊睁开眼,下意识就一把把我摁在他身后:“要吃先吃我!”

    “没事了……”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很无奈的道:“我们已经出来了。”

    江佐之还一脸的茫然,傻乎乎的看着我:“我们出来了?那个大魔头呢?”

    “大魔头觉得我们俩不好吃,就让我收拾收拾带着你滚出来了。”我面不改色的撒谎,然后拍拍江佐之,让他关注一下周围环境。

    江佐之扫视一圈以后,先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才对我道:“我们怎么在乱葬岗?”

    我早就看到了四处白骨,半埋黄土,幸好之前在墓里,看多了血腥尸体,这会儿也就不害怕了,小声地对他道:“我也不知道,从通道里出来就是这里了,原来我们跨越了大半座山啊……”

    “总归是出来了。”江佐之薄薄的面皮有些发红,大概是想起了自己在墓里被打了一下以后,就活活吓晕的事,忒丢人了。

    “应该是过去半天了,瞧着都快天黑了。”我摸了摸肚皮,实在是一点都感觉不到饿:“你要是饿了的话,我们就先吃点东西再走,你要是不饿,我们就直接去凑分。”

    “不饿……”江佐之看了看地上那些骨头,表示自己一点食欲都没有,然后我们两个就慢慢的准备出去猎几只小鬼。

    这乱葬岗上,不知道被抛了多少的尸体过来,当初山下的村子得了疫病,短短半个月整个村子就死干净了,周围几个村子也是。

    尸体全被抛在了这里,有得道高人开坛做法,度化那些冤魂去轮回,后来这些鬼,都是道盟四处抓来的,全是害过人的恶鬼。

    我奶奶曾经说过,鬼多的地方,会互相吞噬,最后生出一只鬼王,这个鬼王,并不是实力分级里那种,而且头领的意思。

    一个鬼群的头领,向来是实力最高的。

    这乱葬岗上鬼物成群,要是也有一个鬼群的话,就不好办了。

    我们两个大菜鸟,一个提着桃木剑,一个拿着一面镜子,江佐之说,他手里的铜镜是家传的宝贝,有大神通者,能拿它窥见阴间。

    “那是大神通的高人,你拿着又不能。”我嘟囔了两句,提着桃木剑四处观望,很快就看到不远处有火光。

    这已经是太阳西下,早过了黄昏的逢魔时刻直接入夜了,这个时候的火光,要么是鬼火,要么是考试的人生的火。

    我和江佐之准备凑近了看看,要是鬼火,就杀鬼赚分,要是人,反正我们两个身上也没分可抢,就那么一团鬼气结晶,谁闲的蛋疼过来费时费力的抢。

    越凑近就越觉得阴气森森,八成是鬼火了,江佐之颤抖着指尖,从还没好的伤口里挤了一些血出来,左手他的阴阳灯,右手他的镜子。

    我们走过去的时候,只看到一个很窈窕的背影,坐在一团鬼火前,手里还拿着针线似的缝缝补补。

    “过路人怎么不举火把?这么黑怎么看路……要不要送你们个灯笼?小女子自己做的。”女人声音婉转好听,江佐之却吓得颤巍巍的,一口气吹在左手的阴阳灯上。

    这叫阳气点灯,童男最佳,但是他一口气居然没吹起来,那女人就幽怨的道:“你不喜欢我的灯笼?”

    说着她就回过头,把灯笼举了起来,那是个鬼的灯笼,分明是个人头,被挖了眼割了舌,大张的嘴里放着一根白色蜡烛,流的却是红蜡油。

    江佐之吓得岔了气,他应该是从来没跟鬼正面对上过,都吓傻了,我赶紧拉住江佐之,手里的符纸飞快的点燃,在桃木剑上一抹,就粘连在了剑上。

    紧接着我把桃木剑往前一递,正戳在女鬼身上,符纸瞬间爆裂,疼得女鬼人头灯笼都丢了过来。

    我一脚把人头踢开,胡乱的在女鬼身上戳,一点章法都没有。

    江佐之也鼓起了勇气,终于把那只阴阳灯点着了,他把左手的灯放在了右手的镜子前,声音都在发颤:“天……天尊法咒,降魔除邪!”

    我只看到灯光映在镜面上,瞬间折射出了一道金黄色的光柱,直接把那个女鬼前胸后背穿了个通透。

    要不是我手快,连鬼气结晶都会崩碎了。

    “乖乖,原来你这镜子真的不一般啊!连念的咒都比一般人听着厉害!”我吸了一口冷气,伸手去摸,只觉得那镜子热乎乎的,不像个死物。

    说到这里我都有些羡慕他们了,大概因为教我的是付景深这只鬼的缘故,他什么口诀也没传授给我,对敌的时候,一点都不威风。

    江佐之这会儿也镇定了,咧着嘴骄傲的拍自己的胸脯:“我爷爷给我的,家传的呢!”

    “好东西。”我拍拍他并不结实的胸口,然后道:“还差四颗鬼气结晶,咱俩就能凑够及格的分数了,再往前走走?”

    “那……那走走吧。”亲手杀了一个鬼给了他不小的激励,连黑乎乎的夜色,遍地白骨,都阻挡不了江佐之的喜悦了。

    他哼着小调,眉飞色舞,我也不嘲笑他,我第一次面对鬼物的时候,还没他胆子大呢,不过别看江佐之比我年纪大一点,说起经验,还是我比他多。

    走出一段以后,我就察觉到附近空荡荡的,有些不对,连那股阴冷粘腻,都一扫而空,乱葬岗上没了鬼?谁信呢。

    江佐之也察觉到了不对,跟我对视一眼,就小心翼翼的握着灯,红色是阳灯,白色是阴灯,阳灯驱邪避秽,鬼物莫近。

    “山雨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