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偷来的脸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9本章字数:2018字

    “要不我们先回墓里吧……”我总觉得气氛不对,拉了拉江佐之的手,江佐之更怕墓里的大魔王,怎么也不肯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阴风阵阵,我们两个赶紧找了个土堆后面蹲着,没一会儿就瞧见零星十几点光,摇摇晃晃的往这边走。

    两个人更不敢吱声了,就只露了一双眼睛和脑袋壳子在外面,偷偷的看。

    只见两排童男童女,手里提着灯笼,摇摇晃晃的往这儿走,童男童女脸上都是胭脂,大团大团的,一点都不好看,糊在白生生的脸上,就跟纸人似的。

    它们手里提着的灯笼就更吓人了,细嫩的不是纸,是人皮,边边角角上还在滴血,又或者是大红蜡烛的泪。

    童男童女中间,有四个小鬼抬轿,纸扎的轿子,人皮的帘子,渗人的很。

    有一只白皙的手掌撩起了人皮帘子,声音听不出男女来:“我闻到人味儿了。”

    抬轿的小鬼舔了舔嘴:“大王,是活人吗?”

    “好像是。”一张漂亮至极的面孔从帘子后面伸了出来,漂亮是漂亮,但是木木的。没半点灵气。

    它眼珠子滚动着,很快就看到了我和江佐之,那鬼眼里都是贪婪:“好皮,嫩生生的好皮。”

    然后它就从轿子里钻了出来,我这才看到,它人脸后面是蛇的身子,不知多长,一下子就窜到了我和江佐之面前。

    江佐之故计重施,左手灯右手镜子,颤巍巍念他的咒,金黄的光落在蛇尾巴上,一下子崩去了好多鳞片,血肉模糊。

    那鬼脸蛇惨叫不止,脸上却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看起来诡异极了。

    就在江佐之准备继续第二下的时候,蛇尾巴横空拍了下来,把江佐之拍到了另外一个土堆后面去了。

    我知道自己不能害怕,越是害怕死的越快,手里就紧紧抓着桃木剑,要跟它拼个死活,鬼脸蛇细声细气的笑:“你拿断了半截的桃木剑要伤我?”

    “你有本事让我捅一下!”我鼓起勇气的道。

    “那我就让你捅一下。”鬼脸蛇舔了舔嘴唇,伸出来的却是分叉的蛇信。

    我咬着牙,抓着桃木剑,狠狠往前一递,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光落在了鬼脸蛇身上,瞬间炸开一个血口子,我趁机把桃木剑从血肉模糊的地方插了进去。

    大魔头说桃木剑吸了他的血,与众不同了,扎进去我就发现,果然如此,但凡是根桃木剑有接触的血肉,一瞬间变成了黑色,而且干枯,就像被吸走了精血似的。

    鬼脸蛇痛苦的嘶喊,还在地上打滚,我抓着桃木剑,攀在了它身上,死也不松手,眼看它就要把我压在身子底下了,江佐之迅速丢出了一样东西。

    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印台,印台砸在鬼脸蛇头上,就是一个血窟窿,我趁机把白小胖放了出来。

    血煞小鬼嗜血,它被关了太久了,一出来就兴奋的不得了,刷的从血窟窿里钻了进去,畅快的在鬼脸蛇身体里游走。

    鬼脸蛇的脸慢慢的脱落了下来,变成了一张人皮,也露出了它本来的模样,蛤蟆嘴,小眼睛,酒糟鼻。

    哪怕临死了,鬼脸蛇还在用那种又尖又细,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喊:“我的脸!”

    血煞小鬼撕裂了它的脑袋,钻了出来,然后打了个饱嗝:“好饱!”

    我一抬头就看到四个小鬼想跑,赶紧指挥小胖:“别让它们跑了!”

    小鬼嘿嘿一笑,随着一阵阴风掠了过去,一抓一个,把四个小鬼都撕了吃了,只剩下四颗鬼气结晶,在我的吩咐下没敢吃,恋恋不舍的递给了我。

    那两排童男童女没了鬼控制,就变成了一堆纸人,躺在了地上。

    烛台从人皮灯笼里掉了出来,一把火把纸人都烧了。

    这种纸人里都依附着一些残魂,一时间地上都是惨叫声,渗死个人。

    “干得漂亮。”我摸了摸小胖的头,万万没想到它居然这么厉害!早知道它这么厉害,就不藏着掖着了!

    江佐之满身是土,过来以后就吃惊的看着白小胖:“你养的?”

    我点点头,必须要承认自己有一丢丢的紧张,毕竟这是血煞小鬼,江佐之会不会觉得我是个旁门左道的邪道人士?

    哪里知道江佐之根本没有问我这只血煞小鬼是从哪里来的,反而嘱咐我:“你要藏好了,不要让那群人看见,他们就算不抢,也会拿这件事攻击你的,他们会拿你当邪道看。”

    “那你呢?”我把白小胖又塞回了飞霜里,江佐之眨眨眼,然后很自然的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但是他们不知道呀,就算知道他们也会当做不知道的。”

    我啪啪的拍他的肩膀:“你这个朋友没白交!义气!”

    江佐之就含羞带怯的笑。

    我这个朋友真没白交,就拿刚才那场短暂的战斗来讲,他跟我还打了一个配合,要不是他偷偷下手,用他的镜子打出一个缺口,我还没那么容易得手。

    江佐之是胆子小了一些,但是讲义气,还靠谱,比那些心狠手辣的道术师强多了!

    他被我夸了就害羞的笑,不过这地方危险,实在不是谈话的好地方,我们两个收拾了一下,就赶紧跑了,找了一个安全一点的地方,点了阳灯,才开始分赃。

    刚刚好有了六颗鬼气结晶,一个人三颗,就可以换三十分,刚刚好及格,我们两个没什么大目标,能及格就好。

    现下里分数也够了,我们就不准备再出去冒险了,只想找个安稳地方,度过剩下的两天,然后就可以拍拍屁股回家了。

    江佐之的意思是回去村子里,我本来不想回去的,因为一点都不想参与那群人的互相争抢,可是在乱葬岗呆两天,是很不明智的行为。

    如果要回山上,就要穿越大半个乱葬岗,还不如去村里来的安全。

    这么一合计,我们两个就准备回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手里突然多了一颗冰凉的东西,耳边还有小胖微弱的声音:“藏着点,给你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