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伤口里的魂魄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9本章字数:2054字

    胸前的伤口被沙粒磨着真的挺疼的,江佐之把我拖到岸上以后,就趴在一边呼呼喘粗气了。

    他其实早已经精疲力尽,刚刚那点力气,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们两个并肩躺在那里,听着对方喘粗气,听着听着就开始笑,肯共患难的才是朋友,何况我们已经算是生死之交了。

    “我们这算活下来了?”江佐之拿左手捂着肩膀头,一边笑一边抽冷气,我抬头看了一眼,他右胳膊伤的很重,血肉模糊的,看着就疼。

    “对,我们活下来了。”我忍不住对着他笑,然后道:“等离开这里,我请你吃饭,地方随便你挑。”

    “好,只要你不担心我把你吃穷了就成。”江佐之躺在地上,叹息道:“莫名其妙就赢了的感觉。”

    “没莫名其妙。”我慢悠悠的道:“之前临死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我把自己看到的东西和江佐之说了一下,然后就把他气的快跳起来了:“修道之人,就算不救助普通人,也不能这样滥杀无辜啊!他就不怕天谴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项罪恶他已经犯下了,虽然说那个女孩子步了他的后尘,也做了一个坏人,可是这上千条人命的债,我都兜着了,真有哪一天我遇到了那个道人,总是要为他们报仇的。”

    江佐之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听你所说,那个人可以驱使疫鬼,肯定是很厉害的道术师,我们打不过的。”

    “现在打不过不代表以后打不过呀。”我疼得呲牙咧嘴,但还是忍不住笑了笑:“说不定他快老死了我才遇到,那就好办了。”

    我和江佐之一边念叨,一边把小胖塞回了飞霜里,小胖这次受伤挺严重的,说实话我都很心疼。

    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它疗伤,只能先放回飞霜里,回去问问付景深。

    我们两个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走了,只能爬起来坐在一边,从背包里翻了翻,翻了些吃的喝的出来,分了吃了,恢复了一点力气以后,也没有离开这里。

    说实话,就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两个敢往外走,那就是自己找死,外面乱葬岗上,还不知道有多少孤魂野鬼呢,就我们两个这伤势,出去就得被活剥了。

    大不了在这里多等一天,等三天过去了,考试结束,肯定会有人来找我们的。

    没想到还没等到第三天,晚上一过去,就有人来找我们了。

    负责带队考试的几个考官,脸色都很不好看,估计是看到了村子里那些尸体,他们是数过了尸体不对数,才出来找找看有没有活口的。

    然后就把我们两个找着了。

    其中一个考官叹息道:“阴气这么重的地方,你们两个也敢呆这么久,就不怕折在这里?”

    我们两个只是笑,总比出去被活扒了皮来的好。

    一男一女两个考官把我们两个背了出去,一边走一边道:“这次损失惨重,道盟也难受的紧,搜遍了山上山下,就找到了你们两个,一会儿上面过来人,问你们什么,就老实回答。”

    “谢谢老师。”我们两个赶紧回道。

    往回走的时候就看到那些人把尸体拼凑在一起往外拉,到时候应该会有人过来帮忙把脑袋缝回去,不然实在是不好看。

    这一趟死了这么多人在这里,道盟的确是不好交代,光这些人后面的师门家族,就不是好应付的。

    我们两个离开之后,直接被送去了道盟分部,然后就有两个医生过来给我们看伤,女医生解开我的衣服,一边给我看伤一边感叹:“离心脏就那么一点的距离,亏你命大,一会儿得缝起来。”

    “不着急。”我伤口里还封着上百条魂魄呢。

    过了一会儿就有三个人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个有点驼背的老人,一左一右跟着一男一女,其中那个女的,就是当时看我画符那个。

    老人进来以后,就对我们两个道:“躺着说话就是了,也别坐起来,都伤的不轻。”

    我们两个也就没逞强。

    老人问什么,我们就回答什么。

    其中说到我似梦非梦看到过去的时候,老人多看了我一眼,然后道:“妮子天赋不错,想必是开了天眼,有师父没有?”

    我赶紧说有,他才遗憾的道:“果然好苗子都被人占了。”

    等我把事情都描述了一遍,老人脸色就很难看了,过了很久才道:“造孽……是道盟疏忽了,没发现这地方还藏着一个厉鬼,这是道盟的错,辛苦你们两个了。”

    怎么杀的那个女孩,我自然是不会说的,只是说莫名其妙,我也不知道。

    老人自然看得出来我有隐瞒的地方,但也没多问,便道:“当年的惨案居然是人为,幸亏丫头你发现了,不然大家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你能否把那个人的形象画出来,或者描述出来,道盟查实以后,会进行通缉。”

    那个人做出那么狠毒的事情,我自然记得一清二楚,想忘都不会忘:“这个没有问题。”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的考核都算你们两个过了,等你们两个伤势好一点,就去道盟做个记录,也就正式成为道盟的九品道师了。”老人安抚了我们一下。

    道盟里面等级也分的很清楚,一到九品,不止看实力,还看对道盟的贡献,九品虽然是不入流,但也已经是道盟的正式编制了。

    就算没有这一次的事,我们两个也是可以过考核的,自然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但是能够成为道盟的九品道师,以后买什么东西都可以打折,我已经很开心了,这一趟总算没白来。

    要想提升品级,就只能等实力提升,再做一些任务完成贡献,才能往上爬了。

    这些都已经不是现在的我需要考虑的东西了,眼看着老人准备离开,我连忙道:“对了,我还有一些事,想请您帮忙。”

    “请说。”老人很客气的道。

    “我的伤口里封着死去的所有考生的魂魄,请老爷子帮忙取出来。”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毕竟伤口的位置有些尴尬,正好在胸口那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