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9本章字数:2050字

    刚开始我没看出来,直到他听到声音抬起头,一双好看的秀气眼睛正对着我,瞳孔却没有聚焦。

    “斓姐,怎么不请人家姑娘坐下?”

    “阿墨你倒是知道怜香惜玉,这是白且安。”斓姐拉着我坐下,然后道:“他叫闻人墨,你喊他阿墨就好了。”

    我收敛下心里的好奇,端端正正的喊了一声闻人先生。

    我真的觉得好神奇,他应该是个瞎子才对,可是他怎么知道我是个女孩子?而且他神情自然,一点都没有阴郁的感觉,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身怀缺陷的。

    “白小姐是不是好奇我一点都不像个瞎子?”闻人墨笑眯眯的道。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又醒悟过来,他看不到我点头,便道:“闻人先生一点都不像眼盲之人。”

    “我也见过十几年的阳光,所以就算是瞎了,也不算很亏,其实眼盲没有关系,心不盲就够了,我还有耳朵可以听,有手指可以感触,有舌头可以品尝,眼盲以后,反而比之前感触更深了,也算因祸得福。”闻人墨风轻云淡的道。

    他越风轻云淡,我就越佩服,如果是生下来就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也就罢了,可是已经看到过这个世界,再骤然失去光明,更让人难以接受吧?

    这就像你明知道得不到,心里会坦然,可以感受过那种美好,或者得到过一瞬间,会更偏执,更无法接受一样,是一种折磨。

    而他一点都没有怨怼,坦然接受,然后换一种方式去感触美好,不佩服不行。

    “行了,先做完正事在聊。”斓姐挥挥手,然后道:“做完正事以后啊,我也不碍你们眼了,你们两个想聊多久聊多久,互送秋波我也不管。”

    我咳嗽一声,赶紧开始描述,闻人墨拿着铅笔,我说一点,他就画一点,等我说完的时候,他就已经画好了,不但迅速,而且画的简直跟我这样过的一模一样。

    我都怀疑他进入过我的大脑,看过我的记忆,要不然怎么能画得如此贴切。

    “对,就是这个样子!”我有点热切,连忙道:“道盟资料库里有吗?”

    “这个要先去查一下才知道。”斓姐拿着那张纸道:“我拿过去查一下,你们两个好好聊聊,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我赶紧起身送斓姐出去:“不用,我开车来的,一会儿自己回去就行。”

    “那你路上小心。”斓姐拍了拍我的肩膀,就离开了。

    我回头看看闻人墨,他十指紧扣,放在小腹前面,端正的坐在那里,只有耳朵尖竖着,仔细听我们说话。

    我又咳嗽一声,然后道:“闻人先生是专业学美术的吗?”

    闻人墨微微一笑,然后道:“学过两年,不过我爷爷很喜欢水墨画,我从小耳濡目染,也很喜欢,后来眼瞎了,整天在家里无事可做,就想把以前看到的东西,在我还记住的时候都画下来,这才提起了画笔。”

    我好像又提到人家的伤心事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闻人墨很善解人意,他轻声道:“白小姐不必这样想,我并不觉得眼盲是坏事,说实话,瞎眼以后,我‘看’一些东西,反而比之前更清楚了,对我而言,是换了一种方式去‘看’人间百态而已。”

    “闻人先生你会读心术吗?”我忍不住道:“感觉我心里想的什么,你都知道,很……嗯,很神奇。”

    “没什么,不过大部分见到我的人,都会怜悯我。”闻人墨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然后道:“所以习惯了,白小姐很好。”

    “叫我的名字吧,我有点不习惯。”我挠挠头,很没有形象的道。

    “白小姐不是也一直叫我闻人先生吗?”闻人墨侧着脸,有些俏皮的道:“你要是叫我阿墨,我就叫你安安,怎么样?”

    我一点也没有被冒犯的感觉,闻人墨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江春水,柔和温润,总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跟他聊天,什么都不用考虑,畅快极了。

    我忍不住坐了回去,跟他多聊了一会儿,不管我聊什么,他都能接上话,上到天文地理,下到鸡毛蒜皮的小事,感觉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学富五车放在他身上,都成了一个贬义词。

    而且你说话的时候,他就会很认真的倾听,也不会在你说话的时候突然插嘴,他每次接话,都恰到好处,跟他聊天一点都不累。

    我越聊越精神,恨不得把闻人墨引为知己。

    最后斓姐过来找我的时候,我还在和闻人墨聊天,斓姐一招呼我,我才猛然发现自己嘴巴有点干。

    当时我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闻人墨也忍不住低笑:“没准备茶水真是一个败笔,唉,下次再和安安聊天,肯定要准备一大壶雨前龙井的。”

    这是说我太能说了啊,我也不觉得生气,笑眯眯的道:“一壶不够。”

    “那就两壶。”闻人墨笑道。

    斓姐在一边唉声叹气:“我就知道,阿墨啊最招女孩子喜欢了,这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安安的叫上了。”

    我被呛了一下,连忙转移话题:“斓姐,资料库里有吗?”

    说到正事的时候,斓姐就严肃了起来:“没发现,还有一批已经销毁的资料没查,现有的里没有,不过你得小心点,毕竟你是见过他的,再遇见可千万别逞能,先通知道盟再说。”

    “我知道的斓姐。”我连忙下保证,说实话,我真不觉得还有机会见到那个人,毕竟世界这么大,哪能说见到就见到啊。

    斓姐点点头,调笑道:“我送你出去吧,还是你想再坐一会儿?”

    “我得回去了。”我跳了起来,就跟屁股底下着火了似的,斓姐就笑得眼睛都弯了,要送我出去,闻人墨扶着桌子站了起来,也要送我,被我拦下了:“你不方便,别送了。”

    “好。”闻人墨脸上都是暖意:“回见。”

    “回见。”我心里已经有些急切了,毕竟算了算,已经快一个星期没见付景深了,我竟然真的有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一周,那就是好几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