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醋坛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9本章字数:2001字

    我从来没有这么急切的想回家过,以前什么时候回家都无所谓的事,因为家里空荡荡的,不管什么时候回去,都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人会等我,冷冰冰的一个家,盛满了孤独和寂寞。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家里有人在等我,或许他会做一桌子饭菜,等我回去吃,这么一想,心里就暖暖的,也就忍不住的加快速度。

    到了家门口了,我反而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我慢吞吞往上走,一步一步往上挪,在心里考虑,见了面要怎么跟付景深说话。

    哈喽?感觉有点轻浮。

    我回来了?是不是太简单了。

    你想我没有?感觉不太矜持……

    我心里想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还没想明白呢,就已经到了家门口,深吸一口气,我敲了敲门,然后就傻了。

    我有钥匙啊!敲毛线的门!

    我迅速掏了钥匙,把门打开,本来以为会看到付景深带着付萌在家里,可是家里空无一人,连个鬼都没有。

    付景深去哪里了?不会又神秘失踪了吧。

    我叹息一声,说不出是放松还是失落,只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摸了摸肚子,略有点饿。

    然后我就看到沙发上摆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厨房里有做好的菜,热一热就能吃,我送付萌去上学,你要是回来了,先吃饭’。

    松了一口气,我钻进了厨房,付景深做了红烧肉,蒸了花卷,我热了菜吃了一点以后,忍不住想去找付景深。

    顺便看看萌萌所在的学校。

    我之前还没去道盟那边的时候,就和付景陌商议过了,让萌萌到我家附近的一个中学去上学,按照萌萌的年纪,应该是高二高三左右了,但是他因为自闭症的缘故,根本没有系统的学习过。

    听说以前请过一个家庭教师,教了他没多久,就不干了。

    好在付萌聪明,直接送他进初中,初三奋斗一年,应该不会落下太多。

    我家附近的这个中学规模很大,分成幼儿园,小学部,初中和高中,是我们市最大的中学了。

    关键是方便,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距离我家也不远。

    我寻思着给付景深一个惊喜,就悄悄的过去了。

    这个点大家都在送学生,门口有很多的家长,我问了问门卫初中部怎么走,就进去了。

    整个学校被划分成了四个部分,尤其是幼儿园和小学之间,都用铁门隔开了,去初中部是要经过幼儿园的,我路过的时候就看到幼儿园的院子里没有人,大概是那些小孩子都在午睡。

    只有一个小男孩蹲在墙角拍皮球,看到我就抬起了头,他的眼睛暗沉沉的,看着很不舒服。

    我没有多想,只觉得这个孩子可能是不愿意午睡偷跑出来的,就继续往前走了。

    初三有单独的一幢楼,整整九个班,到了地方我才想起,我根本不知道付萌在哪个班里。

    头疼的要命。

    我只能先进楼,一个班级一个班级的走过去看,刚上了二楼,就看到付景深站在楼道里,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有点囧,小声地道:“你知道我要来?”

    “只是有预感你今天会回来。”付景深走过来,拉着我的手,然后道:“老师不让我走,说怕付萌出点什么情况,毕竟他是第一天入学,又有自闭症的底子。”

    我捏了捏他的手,忍不住道:“要不是早就知道你是个鬼,贸然见着,我都觉得你其实是个活人的。”

    “活人没我持久。”付景深凑到我耳边,轻声道。

    我脸上热热的,估计已经从脸颊红到了脖子,几天没被这个流氓调戏,又故态萌发了。

    “在学校呢,正经点。”

    “好的老婆,遵命老婆,回家我们再不正经好了。”付景深摸了摸我的脸颊,笑眯眯的道。

    这个时候,老师从里面伸了头出来,脸色很不好看的看着我们:“请不要大声喧哗,影响学生上课。”

    我当时就无比尴尬,赶忙向老师道了歉,拉着付景深到了楼梯拐角那里。

    这里比较阴暗,也没什么人路过,付景深把我按在墙上,轻声道:“美女,你把我拉到这个地方,不会是想非礼我吧?我可是很忠贞不屈的。”

    “忠贞不屈?”我戳了戳他的心口,给了他一个白眼。

    付景深这才轻笑道:“当然,如果你强迫我的话,像我这么柔弱,肯定反抗不了的。”

    “几天不见你脸皮越来越厚了。”我忍不住道。

    付景深就幽怨的道:“是啊,枕边无人,寂寞嘛,总好比有人说好了出去三四天,一消失就是一周,指不定和谁快活呢。”

    “怎么跟个怨妇似的。”我无奈的蹲下身,拍了拍他的腿:“站累了,蹲下,跟你说点事。”

    付景深就一点也不要形象的在我旁边蹲下,我把这次出去遇到的事,省略掉一部分以后,都告诉了付景深。

    省略掉的那部分,自然是大魔头,还有我受伤的事,只说那个小女孩被我的血所融化,钻进了我的身体里。

    付景深的眉头皱成了一团:“按理说,已经没有人会用那么恶毒的法子来养小鬼了才对,你遇到的那个女孩,应该是很稀少的鬼体,能够被养成活着的小鬼,一旦成型就是厉鬼,吃的魂魄多了,是能成为鬼王的存在,你这次算是误打误撞,才把她消灭了,不过你血液的事,没有人知道吧?”

    “我没说。”我赶忙道:“我又不傻,自然记着你说的话了,不过有一个人看到了,是跟我一起的,叫江佐之,江家的,不过他很义气,不会说出去的。”

    “死人都不能保密,何况活人。”付景深眯着眼,倒有了几分鬼气森森的感觉。

    我吓了一跳:“你不会是准备杀人灭口吧?”

    “你心疼?”付景深清冷又阴森的看着我,还带着几分酸味,分明是吃醋了。

    我恨不得一脚把他踹翻在地:“谁的醋你都吃,那是我的朋友,朋友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