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总裁终于霸道了一次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59本章字数:2008字

    “萌萌正害怕着呢,你怎么能把他锁在房间里面?付景深!别给我四处乱看,回答我的话。”我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吃醋归吃醋,但是总不能做这样的事。

    付萌看起来已经十六七岁了,其实他心智不成熟,多年的自闭症让他跟一个小孩子差不多,怎么能把他反锁在房间里一晚。

    想起之前付萌还抱着枕头过来找我说他害怕,我心里就有一点生气。

    付景深叹息一声,然后道:“老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

    付萌告完状之后,并没有得寸进尺,乖乖的坐在一边吃完了属于他的早餐,严肃着小脸道:“我原谅你了。”

    然后回过脸来对我道:“阿姐我很乖的吧?”

    “很乖。”我摸摸付萌的脑袋,然后道:“走吧,我送你去上学。”

    我开着我的小蹦蹦送付萌去上学,付景深和付萌就坐在我后面,车子里面还有一些香烛纸钱,一会儿把萌萌送到学校里,我转道就可以把这些货发出去。

    也幸亏很多买我货的都是孤魂野鬼,要不然就我这三天两头在店里挂请假条,老客户早就跑干净了。

    而且今天早上我打开淘宝的时候发现,居然有人购买了符纸,我在店铺里面明码标价,平安符五十一张,普通镇魂符,纯粹只有安魂效果的那种,一百一张,还没来得及做活动呢,一直都没卖出去。

    结果居然有人买了一张镇魂符。

    我就顺便一块去寄。

    送萌萌进学校的时候,我是一路把他送到班级门口的,看到他坐下,我才放心的往回走,回来的路上又路过了幼儿园。

    现在是早上,很多家长正在把孩子往孤儿院里送,我一抬头,又看见的那个小男孩,抱着一个皮球站在角落里,往着那些家长和孩子。

    他特别瘦,衣服穿在身上,感觉大出了好几个码数,把他衬托得更瘦小了,我忍不住对付景深道:“这是谁家的孩子?不会受虐待了吧……你瞧瞧瘦的,他爸妈呢?都不管孩子啊?”

    付景深看了我一眼,然后道:“那是一只地缚灵。”

    我愣了一下,脚步都停住了,呆呆地看着那个小男孩,他低下头,在拍皮球,露出瘦骨嶙峋的脖子。

    他是一只地缚灵?

    要是付景深不说,我都没感觉出来,地缚灵和一般的鬼不一样,它们被束缚在一个地方,无法离开,这个地方往往就是它们死去的地方,直到魂飞魄散。

    地缚灵的形成很复杂,有天然形成的,也有后天被人做出来的,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如果没有人超度,它们就会魂飞魄散,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小家伙居然是地缚灵?那他是死在这个幼儿园里的吗?好像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如果幼儿园里死了孩子,应该是很大的新闻吧?

    我忍不住靠近了一些,那个地缚灵看到了我,就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我,继续拍皮球。

    我其实挺想帮它一把,把它送入轮回的,但是现在幼儿园里都是人,被那些家长看到了,会以为我是神经病吧?

    我只能暂时先离开,等到有机会的话,再回来帮它。

    反正付萌也在这个学校,我每天都要过来接送付萌,总能找到机会把它送入轮回的。

    我只是在门口蹲了一会,就有幼儿园老师从屋子里出来,警惕的看着我,可能以为我不是好人。

    我只好带着付景深先离开再说,走了很远,我一回头还能看到那个小男孩在拍皮球,背影也孤零零的,挺可怜。

    离开学校之后,我就带着付景深去寄快递了,寄完了的快递,我还去了一趟长青公墓,把上次应承任仪它们的香烛纸钱,都烧了。

    顺便给付萌的母亲也烧了一份。

    临走的时候,我突然就想起了幼儿园那里的地缚灵,忍不住问了任仪,知不知道那边的事。

    任仪在那里数钱,一边数一边道:“我是个鬼,怎么可能去关注这种事情?不过我可以发动我的小弟帮你收集一下情报,如果有消息我会打电话给你的,记得用纸钱回报我啊。”

    “你就钻钱眼儿里吧。”我翻了个白眼,就带着付景深走了,出了长青公墓的时候,我还跟付景深念叨:“你说他是不是穷死的,怎么就离不开钱这个字了。”

    付景深摸摸我的脑袋,然后道:“任仪不简单,起码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跟他接触的时候,小心一点。”

    我一直觉得任仪就是一个普通小鬼稍微厉害一点的鬼,付景深这么一说,我才去考虑一些我以前没有考虑的东西。

    付景深说过,长青公墓是一处养尸地,估计也就比柳杨村那地方稍微差一点,任仪作为长青公墓那群孤魂野鬼里的头头,肯定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但是他看起来就跟个小无赖似的,除了长得稍微好一点,真没有什么很特殊的地方。

    想不通我也就不想了,反正任仪没有表现出想对我不利的想法,反而跟我相处的还很和谐,去想那么多想不明白的干嘛。

    “今天该做的事情都做了,要不我们顺路去把符纸卖掉一部分吧?”我一边开车一边问付景深。

    付景深坐在我后面,被颠的飘来飘去,毕竟我这小蹦蹦没啥减震系统,稍微经过个小坑什么的,车子就跟着跳一下。

    付景深大概从来没有坐过小蹦蹦,整个鬼跟便秘了似的,要不是他是个鬼,可能就已经蹲一边吐了。

    “赶紧去卖,卖完了我们直接去买车。”付景深抓着我的靠背,然后道:“你以后也别开这破车了,起码买个正经的轿车,冬天还防风抗冻。”

    “太贵了……这个又不是不能开。”我嘀咕两句,很不舍得我的小蹦蹦,毕竟开了好几年了:“而且我没驾照呢……”

    说到这里我有点脸红,今年我才刚满18岁,还没有去考驾照。

    付景深咬着牙道:“我给你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