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母爱如海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6:00本章字数:2016字

    看来我还是很有做神棍的潜质的,我忍不住有些自得,清了清嗓子,率先走了进去。

    要查得快点,只要不是傻子,很快就会反应过来我说话前后有矛盾,前面还问了是不是刘亚楠家,后面就说是路过,有脑子的人就不会信的好吗?

    我快步走了进去,屋子里坐了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女人在簸萁里剥花生,看到我以后,脸上就有一些不好,问我身后的男人:“这人谁啊?”

    男人脸色一正:“妈,这是大师。”

    然后他就有些紧张的问我:“大师想去哪里看看?”

    “我先四处看看,找找业障的源头。”我一边糊弄他,一边往里走,他们家这屋子地界不大,一共就只有五间房,其中还包括厕所厨房,还有专门放粮食的。

    剩下两间可以住人。

    我一走近就听见放粮食的杂物间里有声音,忍不住走近了一下,男人立刻上来拦住我:“这里面关着一个疯子,大师还是不要接近的好。”

    “里面应该是个女人吧?她身上的气不对,我得看看。”我一边说,一边让小胖偷偷拉住了男人的脚,让他没有办法往前迈一步。

    男人自然感觉到了不对,脸色惨白,站在原地瑟瑟发抖:“大大大大大师!有人拉我脚。”

    我没有理他,把门打开了,门从外面上的锁,小胖吹了一口阴气,门里开了,陈旧粮食的味道一瞬间涌了出来。

    还夹杂着一些骚臭味。

    地板上坐着一个女人,脏兮兮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枕头,很温柔,就仿佛她抱着的,其实是自己的孩子。

    看到有人来了,女人就开始哭嚎:“杀人了,我的儿子……你死的好惨!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她精神分明已经有些不正常了,看情况应该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魂魄出了问题,我抽了一张镇魂符出来,贴在她的身上。

    女人呆滞了一瞬间,很快眼神就清明了起来,我迅速的道:“刘亚楠是怎么死的?你知道什么内幕?全都告诉我。”

    女人眼里慢慢的沁出了泪水,她嚎啕大哭,过了很久才缓下来,开始给我讲述她的故事。

    她是刘亚楠的母亲林翠萍,生了孩子后不久就出国了,像他们这些村子,都流行偷渡出去工作,勤快的一年可以挣十几万,比在家里工作挣钱多了。

    她在外面工作了四年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快五岁了,林翠萍在国外呆久了,很多意识和以前就不一样了。

    她知道家里现在有些钱了,要给孩子最好的生活学习环境,所以找了一个在城里的工作,在外面租了房子,还把孩子送进了顶好的幼儿园。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孩子会死在幼儿园里,她知道消息,从工作的地方赶去看孩子的时候,孩子已经进了殡仪馆的火化炉。

    她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只要是有点常识的人就知道,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尸体绝对不会这么快就火化的。

    林翠萍拉着刘青,也就是刘亚楠的父亲,什么人都找了,给的结果就是孩子是意外死亡的,问为什么这么快火化,没有任何一个人告诉他们答案。

    过了一段时间,上头告诉他们,校方想要和平解决这件事,会给他们一大笔钱,多大一笔?一百万!

    一百万啊!

    林翠萍出国工作了四年,才赚了不到三十万。

    刘青立刻就动心了,他觉得孩子可以再生,毕竟他正是青壮年呢,这钱错过去可就没有了。

    再说了,就算不要钱,查出了真相又怎么样?孩子都已经死了,还不如拿了钱,回去再生一个孩子。

    多滋润?

    林翠萍不愿意,她非要追究,非要去查,她不肯相信自己的孩子真的是意外死的,如果是意外,为什么当场火化?为什么会有人愿意赔给他们一百万?

    林翠萍的婆婆早早的就看不顺眼林翠萍了,为了拿到那一百万,他们把林翠萍关在了家里,不但接受了对方的钱,还拿去在城市里买了房子。

    刘青说了,什么时候林翠萍不吵着去报警了,他才会把人放出来,林翠萍这才慢慢的精神失常了。

    她什么都不肯相信,孩子死了,死的莫名其妙,她连自己的孩子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连孩子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林翠萍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当中,她觉得孩子还没有死,把枕头当做了自己的孩子,每天都在吵着有人要害她的孩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翠萍抓住了我的脚腕,泪流满面:“楠楠很乖的,他虽然瘦巴巴的,但是我带他去医院体检了很多次,没有任何问题,怎么会突然就没了?我不信,我不信……四年了,我在外面,每天做梦都在想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我沉默了,这天底下没有任何母亲,会不爱自己的孩子,母爱永远都是最沉重最伟大的。

    就如同我一直都相信,我的母亲肯定一直深深的爱着我一样。

    我蹲下身,轻声道:“不要难过了,刘亚楠的事,的确是有蹊跷的,我正在查,你一直这样下去是不行的,难道你想被他们送进精神病院?一辈子也看不到真相吗?”

    林翠萍擦了擦眼泪,然后道:“我之前一直看不到希望,现在我看到了……我会好好的活,起码要亲眼看到真相,的确是有人害了我的孩子,我得看到那个人受到制裁,才甘心。”

    “这个家你不能呆了,我先把你接走,你有地方住吗?没有的话我可以先给你租一个房子。”我轻声道。

    林翠萍点点头:“我在城里有租房子,一次性租了一年的,还没到时间呢。”

    “那就行。”我站起身,再去看外面的刘青的时候,眼里就全都是冰冷了,我从未想过,居然有人愿意为了钱,做出这样的事。

    那是他的孩子呀!

    “对了。”林翠萍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楠楠那段时间,的确表现得有一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