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6章 早知今日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0本章字数:5399字

        如果真的有一天,某个回不来的人消失了,某个离不开的人离开了,也没关系,时间会带你去最正确的人身边,请你先好好的爱着自己,然后那个还不知道在哪里的人,会来接你。

        隔天,当沈安若惴惴不安的赶到研究室的时候,却蓦然发现那个她本以为该卧床不起的重症病人正生龙活虎的在研究室里来回查找着资料,看到沈安若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竟还完全无视陆锦年,笑着打趣她,说是不是被他的英俊外表所吸引,迷恋的不能自拔,直吓得沈安若哪里安全往哪躲,看来昨晚跳花津湖的不是他,这下她沈安若该放心了。

        正当沈安若对着欧赫辰扮鬼脸的时候,陆锦年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沈安若,我上次让你整理的关于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历程整理好了吗?”

        “嗯?”闻得声音,沈安若只感觉脑中一片空灵,神马发展历程?

        “怎么?只顾着谈情说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看到沈安若茫然无措的眼神,陆锦年心中竟没来由的一暖,这是多么熟悉的表情,只是他不能心软,否则她更加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听到陆锦年的嘲讽,沈安若本欲爆发的小宇宙竟慢慢平定了下来,他想做什么,她懂,只是她再也不是那个他一变脸色,一声质问,就茫然无措,担忧不已的她了。

        “不是,陆锦年,你什么时候给沈安若这样的任务,我怎么不知道?”一旁的欧赫辰实在忍不住,不由开口问道。

        谁知听到欧赫辰的问话,陆锦年的表情更加难看了,一声冷哼过后,淡淡威严的声音随后响起,“欧先生,我们虽然同为此项目的负责人,但背后牵扯你我一清二楚,我的事情怕还轮不到你不过问吧?”

        “你?”欧赫辰还欲再说什么,却被沈安若及时的伸手制止。随后平淡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

        “好,我马上就做,如果陆老师还肯给时间的话,如果没有时间了,陆老师大可报到学校,说我不负责不合格。”

        “你担得起责任吗?认错这么快?”依旧是冷冷的声音,却不似开始时的夹杂怒气。

        “不然,陆老师有更好的办法吗?”不退让的,沈安若迎上陆锦年的视线,倔强而不屈的表情,竟让陆锦年有刹那的晃神。

        窗外冬日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室内,却依旧温暖不了室中剑拔弩张的三人。

        “好,我给你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准时交给我,否则后果自负。”终于陆锦年避开沈安若的视线,冷冷的丢下这句话,拿过外套就准备开门出去。

        不料却在开门的刹那,愣在了门口。久久没有听到关门声的沈安若在转身的刹那,即被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刺痛了双眼,玫瑰花海后站着的女孩,有着精致的面容,得体的举止,微微一笑间是男子无法抵挡的单纯与妩媚,那一刻沈安若不禁在想,这个世间能将少女的纯真与女子的柔媚适时的融在一体的人,怕是只有她了吧。

        这个站在花后的女子,只是微微噙着笑意,站在门口,看着兀自发呆的陆锦年,银铃般柔和清亮的声音,轻轻的唤着,“锦年……”

        接着是反应过来的陆锦年,温柔而宠溺的嗓音,“这大冷的天,你也不多穿点,跑这来干嘛?”

        女孩子微微皱着眉,却始终噙着笑意,“我来接你啊,不是要下班了么?”随即又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玫瑰,柔柔的有些委屈的声音随后响起,“这是送你的花,圣诞节快乐。”

        一瞬间,屋里的三人都呆愣在当场,突然,门口的陆锦年一用力将还站在门外的女子一把扯入怀中,玫瑰花瓣落了一地,“千歌,我爱你,圣诞节快乐。”随即,是茶杯落地清脆而空旷的声音,陆锦年的脊背微微僵了僵,随后拥着女子向电梯口走去,温柔的声音如在耳侧,“宝贝,晚上想在哪里庆祝?”

        看着强忍着泪水,兀自抬头看着天花板的沈安若,欧赫辰动了动嘴唇,却最终没有说出任何话,只是默默的将满地的碎玻璃片打扫干净。

        晚上,依旧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雪,漫天的雪花飞舞在空中,倒更增加了圣诞氛围,行走在人来人往的校园中,总是可以听见欢快的圣诞歌声,“啊,”,如果现在行走在街上,一定可以看到商店橱窗里亮闪闪的圣诞树,可是热闹是别人的,孤独才是自己的,想到这,沈安若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加快了脚步往寝室赶,她一定要在今晚将那个该死的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历程整理出来,否则明天不死也残了,其实倒不是她怕了陆锦年,只是觉得不能认输而已。

        不想却在快到寝室门口的时候,手机响了,奇怪,现在,还会有谁想起来给她打电话呢,莫不是秦颖,同是天涯人沦落人,只是社交范围广泛如她应该不至于沦落到需要她沈安若陪同过圣诞节吧。

        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欧赫辰,这厮,这大冷天的天不会也不肯放过她,让她找什么资料吧。

        “喂?”没好气的声音随着冷风刮入话筒,不知道对面的欧赫辰是否也会觉得寒冷如斯。

        “圣诞节快乐!”欧赫辰没有理会她无精打采的声音,自顾自的洋溢着喜气。

        “嗯,圣诞节快乐!有什么事吗?”拿着手机越过一个又一个捧着鲜花站在寝室楼下的痴男怨女们,沈安若心中是化不开的纳闷,这圣诞节本意是耶稣降生之日,国外信奉基督教,从出生受洗,将基督教义当做毕生信仰,将《圣经》当做心灵鸡汤,至理名言。可是中国人又是为了什么将这西方的节日过得比中国传统节日还喜气洋洋,如今更是将圣诞节当成情人节来过,这愈发的使沈安若无法理解。

        “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想要什么样的圣诞礼物?”对面的欧赫辰笑得很是愉悦。

        “什么礼物?你要送我礼物?这,我看就不用了吧,我都没送你礼物。”说到这,沈安若像感觉到什么似的,只想快快挂了电话。

        “你看,我这么有诚意的想要送你礼物,你怎么一点接受的诚意都没有呢?”对面的欧赫辰依旧是带着笑的声音,这倒让沈安若有些棘手了。

        “那是你说的哦,你要是办不到可别怪我啊?”笑着,沈安若心里的小算盘已经打好了。

        “你说吧,只要你说的出,我就做得到。”欧赫辰依旧笑着。

        “好,那我要一大束向日葵。”说完,沈安若憋笑已经憋得有些内伤了,看着身旁一双双不可置信外加脑袋进水的表情,沈安若知道她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不是她故意想整欧赫辰,只是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将就的。

        没想到听到声音的欧赫辰不但没有泄气,反而笑得更加开心了,已经快走到寝室门口的沈安若看到寝室廊下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沈安若不禁有些生气。

        “好,就按你说的一大束向日葵。你抬头看着寝室门口。”欧赫辰说完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沈安若怔怔的看着寝室楼下那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已经直起了身,走到寝室门口,怀中抱着一大束向日葵,站在漫天雪地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沈安若所站的地方,距离寝室还有些路程,天色又有些昏暗,还下着雪,沈安若看不清他的表情,可那黄灿灿的向日葵却在漫天雪海中肆意的盛开着,如春天般温暖了沈安若冰冷的心。

        沈安若呆呆的,一步一步的向寝室门口挪着,仿佛这是一个梦,一旦她大声呼喊,甚至是快步走路都会击碎这个梦。

        “若若?你怎么了?”看着沈安若失魂落魄的样子,欧赫辰不禁有些紧张,他站在这里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周围的人都拿他当外星人一样,他也没有在乎,在这个玫瑰至上的年代,想哄女孩子开心,就算买不起玫瑰,也不该买束向日葵凑数吧,望着旁人悲悯同情的眼神,欧赫辰却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知道他心仪的女孩一定会喜欢他这个礼物,也不枉他动用了庞大的人力财力将这个反季节的物种从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空运过来。可是现在,看着沈安若呆愣的表情,他分不清是喜是忧。

        “为什么你喜欢向日葵这种既丑又没有香味的花,姑且算作是花吧。”男孩子笑着打趣的声音。

        “因为向日葵告诉我,只要面对着阳光努力向上,日子就会变得单纯而美好。”女孩子倔强而执着的嗓音。

        “欧赫辰,谢谢你。”抬起一直低垂着的脑袋,欧赫辰才看见她脸颊早已布满泪痕,不禁有些心疼,伸手想替她抹掉脸上的泪水,又怕唐突了佳人。

        “我说过,要给你幸福的,只要你可以开心快乐,做什么都是我愿。谢字太重,我当不起。”微微沉吟了下,欧赫辰郑重的开口道。

        看着欧赫辰郑重其事的样子,沈安若没有说话,只是吸了吸鼻子,将花束从欧赫辰的怀中接过,抱在怀里,然后隔着花束轻轻的抱了抱欧赫辰,柔和的声音响起,如在耳侧,甚至连温热的气息都可以感觉的到。

        “天冷,早些回去吧。”放开欧赫辰,沈安若对着他微微笑了笑,转身进了屋。而一直看着她背影的欧赫辰却也不自不觉的露出了笑容。

        “笑得这么开心干吗?她不是还没答应吗?”女子俏丽的声音响在身侧,不用回头,欧赫辰也知道是谁。

        “谢谢你,秦颖,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知道她原来这样的爱向日葵。虽然她没答应,但我知道,我已经开始慢慢走入她的内心,我不急。”真诚的感谢,欧赫辰转过脸看着身旁的女子,眼中眸光闪亮。

        “不用谢我,我也想她可以开心快乐,希望你当得起自己在我面前对她许的誓言,当得起你口中所说的五年的等待。”没有任何表情,秦颖郑重的开口道。

        “你放心。”语毕重又望着楼梯口怔怔的发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雪越下越沉,越下越厚,屋外的每一个人都像是浸在在漫天飞雪中,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的凉意,脸上均洋溢着兴奋而幸福的光芒。

        如果你留心了,就会看到离研究生宿舍楼不远的一棵松树下,一个身着咖啡色连帽大衣的男子一只手紧紧地攥着树干,另一只手使劲的按着胸口,仿佛很疼,又仿佛根本不在乎,周身上下早已被雪花浸透,身旁的女子想上前扶着他,却被他一把推开,只得无奈又心疼的站在一旁。

        医院的走廊上,千歌紧紧的攥着大衣的下摆,望着手术室门口红红的灯,心中似刀剜过般疼的心惊。终于手术室的灯光熄灭,千歌放下手中的衣摆,看着主治医生安逸微笑安慰的脸庞,心中的大石终于缓缓的放下,一个小时却仿佛一生那么长,等的她心力憔悴,无助失措。

        “谢谢你,安医生。”迎上安逸温暖的笑脸,千歌竟没来由的觉得莫名的安心,安逸是陆锦年母亲朋友的儿子,是心脏病方面的专家,从她和陆锦年回到国内开始就一直接受着他的治疗,从未出过任何差错,直至昨日,看到那样的场景,陆锦年终于彻底的崩溃,昏倒在冰天雪地之中。

        “锦年一直很坚强,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回来的这段时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么危险的情况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安逸柔和的开口,声音却是不容忽视的郑重。

        听到安逸的声音,温暖的带着丝丝的蛊惑,千歌轻轻的靠在医院冰凉的墙壁上,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开口或者要如何开口。

        看着千歌无力的样子,安逸轻轻的将她拉离墙壁,微笑着说,“反正离锦年醒过来还有一会,不如我们去楼下的咖啡馆喝杯咖啡如何?”

        “嗯。”抬头看了看安逸,又转过头看了看刚被推进病房的陆锦年,千歌几不可闻的点了点头,跟着安逸的步伐,来到了楼下的咖啡室。

        这个咖啡室本来就是为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们准备的,如今又临近深夜,想来客人也不多,一进去果然如此,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边,喝着咖啡,侃着大山,聊聊事业聊聊家庭,咖啡室的服务员看到有人进来,也只是转头望望,听到安逸的声音,方才匆匆跑去后室。

        捡了个靠窗的位置,两人落座,不一会咖啡便端了上来,方才听清咖啡室里正柔柔的放着的

        “,”

        “你无与伦比。”轻轻的用调羹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千歌似有所感的开口道。

        “你知道,为什么锦年哥哥会突然一定要从国外回来吗?”抬起眼,千歌定定的看着对面的安逸柔声道。

        “难道不是为了国内的事业?”感觉到仿佛有下文,安逸放下手中的杯子反问道。

        “呵,”轻笑着,千歌继续道,“你不懂我可以理解,因为除了我,别人都以为他已经忘了,其实怎么可能呢?十年的牵绊,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她是扎在他心里的刺却也是他过去最温暖最阳光的回忆,他怎么舍得忘记?”

        “什么?她是谁呀?”安逸追问道。

        “她是锦年哥哥喜欢了十年的女子,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她,他不说,以为我不知道,可是他的一举一动却无一不在表明他根本忘不了她,这次发病也完全是为了她。”千歌怔怔的看着窗外,安逸甚至觉得她要讲一个漫长的关于爱与坚守的故事。

        “他的未婚妻不是你吗?我看得出来,锦年很疼你,怎么会?”仿佛是不相信似的,安逸反问道。

        “未婚妻?不过是对姐姐的承诺罢了,他为姐姐的死愧疚,所以一直宠着我,可惜不是爱。他从来不会对我生气,无论我做了什么,他都永远好脾气的受着,别人都以为我捡了宝,可以找到这样温柔体贴的丈夫,却不知他不是舍不得生我的气,只是觉得没必要。或者换句话说就是不在乎。”喃喃的诉说着,千歌只觉得喉咙处忍不住的哽咽。

        “照你这样说,锦年当是很爱那个女子,只是这样爱,又怎么舍得离开呢?既然离开了,便也不一定像你说的这样爱吧?”看着千歌这样的难过,安逸忽觉有些不忍心。

        “至于为什么离开,我也不大清楚,这也是我一直纳闷的原因,既然舍不得,又为什么那么狠心呢?”千歌怔怔的开口,虽是问句,却又不是在问安逸,只是望着窗外,看着茫茫的夜色。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多想了,无论锦年和那个女子如何,毕竟现在陪在他身边的人是你,接受他关心疼爱的也是你,不是吗?与那个女子相比,她拥有的只能是锦年的曾经,而你却拥有着他的现在和未来,珍惜眼前才是最重要的。”看着兀自伤心的千歌,安逸觉得他有义务也有责任要安慰她一下。

        “可是他也说过,他所拥有的曾经,她给过的最值得怀念。”低低的说完这句话,千歌忽然抬起头,看着一脸思考状的安逸,轻轻荡开了嘴角,“谢谢你,安医生。”

        “不客气。”同样报以微笑,安逸温和的开口道,“你以后也别叫我安医生了,直接喊我安逸吧,我们也算是朋友,不是吗?”说完,安逸低头轻啜了口咖啡。却听到对面女子轻柔的嗓音。

        “好,安逸,那我们走吧,锦年哥哥应该也快醒了。”说着,女子站了起来,随手拿过自己的包,就往门口行去,看着女子渐行渐远的背影,安逸的心中竟莫名的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