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3章 路到尽头别洞天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1本章字数:3970字

        爱一个人其实很简单,他让你流泪,让你失望,尽管这样,他站在那里,你还是会走过去牵他的手,不由自主。

        “若若,你听我说,不会出事的,这里是医院,不是公共场所,一定会有人看到你妈妈的。”拉着沈安若的手,陆锦年轻声安慰道。而早已慌乱的沈安若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沈小姐?”一个身着粉色护士装的年轻女孩,在看到沈安若的时候,诧异的问出了声。

        “小菲?”不确定的,沈安若开口试探着问道。

        “是啊是啊,沈小姐,你怎么还在这里?”仿佛不明白沈安若为何会在这里,女孩眨巴着大眼睛开口问道。

        “小菲,你看到我妈妈了吗?”感觉到女孩的问话有些奇怪,沈安若猛地抓住她的手问道。

        “沈小姐,你抓疼我了?”女孩子一边挣扎一边开口道,“沈妈妈早上就被人接走了,难道不是你让人来接她回家过年的吗?”

        “接走了?怎么可能?我妈妈离开需要张医生签字同意的,如果不是我本人,张医生怎么可能会同意?”沈安若突然变得异常的镇定,握着女孩的手追问道,而她没有看到的是在听到本人的时候,陆锦年脸上刹那苍白的容颜。

        “走,我们去张医生哪里?”陆锦年边说着边牵着沈安若的手往主治医生办公室走去,谁知还没到办公室就在路上碰到了院长大人,起初看到他们,院长大人还有些愣神,待反应过来,方十分热情的迎上来,紧紧的握着陆锦年的手,热情的交谈起来,言谈之间仿佛认识了很久,只是这些沈安若都不感兴趣,直到院长说出张医生已经不在医院,回家过年了,沈安若才慌了神,用眼神看了看陆锦年。

        “那院长知道叶沫是怎么离开医院的吗?”深深的看了看沈安若一眼,陆锦年镇定的开口问道。

        听到陆锦年的问话,院长有半晌没反应过来,微微愣了愣,方疑惑不解的答道,“怎么?叶沫不是陆先生派人来接走的吗?是我签字同意的。”

        院长的话音一落,沈安若彻底呆傻了,转过头,愣愣的看着陆锦年,仿佛在问他,这些你怎么解释一样。

        直到院长走远,沈安若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不明白怎么自己的母亲会和陆锦年扯上关系,为什么他派人来接,就可以轻易的把母亲接走,当初张医生明明说过,除了亲属,任何人都不可以接走病人,而叶沫剩下的亲人除了她沈安若也再没旁人了,怎么可能陆锦年也可以接走自己的妈妈。

        “说,怎么回事?”一把甩开陆锦年意图牵着她手的手掌,沈安若冷冷的看着他,语气漠然的质问道。

        “若若,这些事我稍后再跟你解释,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叶阿姨,不是吗?”震惊于沈安若的反应,陆锦年皱着眉头开口道,微眯的眼睛透着危险的气息。

        也许是真的急于找到妈妈也许是被陆锦年强硬的气息所震慑,沈安若乖乖的被陆锦年牵着手朝着停在门口的汽车走去,或许是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历经这么多的波折,沈安若还是选择相信他,相信他无论怎样都不会伤害自己的亲人。

        从回到别墅开始,陆锦年就一直在打电话,甚至连晚饭也没有吃,就匆匆的出去了,只是还是在出去之前将晚饭做好,盯着沈安若吃完,再送她睡觉,才安心的出去,虽然明知她不可能睡的着。

        从陆锦年出去,沈安若就一直大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她很困,也很想睡,只是一闭上眼就会想起母亲,想她现在在哪里,冷不冷,有没有吃晚饭,睡了没有,有没有被吓到,这样想着就睡不着了,只得在床上翻来翻去,一直翻到凌晨两三点钟,突然听到有门锁响动的声音,不禁停止了动作,静静的听着,果然有脚步声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来,赶紧闭上眼睛装睡,直到脚步声在床前停止。

        “若若,我知道你没有睡着。”低低的叹了口气,陆锦年在床边坐下,替沈安若掖了掖被角,“我找到叶阿姨了。”

        “真的?在哪?”听到有母亲的消息,沈安若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紧紧的握着陆锦年的双手,急急地问道,竟惹得陆锦年一阵抽气。

        “若若,你捏疼我了,怎么不睡了啊?你就是这样子,总是为了怕别人担心而委屈自己。”陆锦年语气沉重,说的像是责怪,只是满眼的宠溺,眼底深处的怀念,还是悉数落在了沈安若的眼里,沈安若也注意到了他眼角下深深的黑眼圈,这是一宿未睡和担惊受怕的结果。

        “我明天带你去看叶阿姨,早点睡吧。”轻轻的揉了揉沈安若柔软的长发,陆锦年起身准备离开。

        “锦年”看着陆锦年转身的背影,沈安若轻轻的开口呼唤,一如曾经的留恋温暖,陆锦年高大的身躯不禁有些僵硬,半晌才转过身,静静的看着半蹲在床上的沈安若,仿佛在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静静的看着陆锦年,沈安若眼里充满了期待与信任,虽然她明知道在陆锦年一而再再而三的丢下她之后,她不应该再相信他,但她就是莫名其妙的会信任他,她希望他可以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听到沈安若的问话,陆锦年微微怔了怔,半晌方轻轻的在床边重新坐下,他知道如果不告诉沈安若,她会一直追问下去的,而与其将来等着别人告诉她,不如自己亲口告诉她,有些事,她迟早都会知道的。

        “若若,当年我离开你之后,一直不放心你,所以派人跟踪你,我知道沈叔叔过世,叶阿姨疯癫的事情,甚至你被骗骗人,这些我都知道”低沉着嗓音,陆锦年开口,开始将过往的点滴拿在面前,一点一点剖析。

        “你带着叶阿姨来到市,因为户口的问题,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医院,而你又要上学,所以我动用了关系,也动了点心思,因为我了解你,如果你知道是有人帮你,无论是谁,你都不会心安的,所以我让张医生亲自给你打电话,就说是看到了你给医院写信的记录,张医生一直是个善人,为慈善捐款,也照顾孤儿院的小朋友,所以你一直以为张医生就是因为同情你们才这么做的,并没有想其他,这些我很放心,这也是为什么医院的领导都好像跟我很熟一样,因为这是叶家的人脉叶家的权势。”

        顿了顿,陆锦年将视线从沈安若的脸上移开,转而看向漆黑的夜空,“这三年来,我不止一次去过弋山疗养院,叶阿姨还是像以前一样喊我小年,她甚至还记得我最喜欢吃的水果。”

        说到这里,沈安若仿佛忆起那日偶然去看母亲,她对着欧赫辰喊小年的场景,当时她还震惊于母亲的记忆,如今想来倒不是母亲的记忆好,只是有这么个人三年来一直在她眼前晃而已。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沉默了很久,沈安若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愣愣的问出这句话,才惊觉失言,只是想收回来却已经太晚了。

        陆锦年呆呆的看着沈安若,看着她一如曾经的容颜,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反而更衬出她的成熟与美丽,只是单纯迷糊的性格还是一点也没有变而已。

        “没有为什么,或许是愧疚吧。”沉沉的说着这几个字,连陆锦年自己都有些震惊,他这句话将他这些年所做的一切都抹干净了,他的不舍,他的执着,他的思念……

        “呵”冷冷的笑了一声,沈安若的表情由刚刚的朦胧突然变得清明了,嘴角也不自觉的扯出一个自嘲的幅度。

        “这真是个好理由,是不是,陆先生?早点休息吧。陆先生,晚安。”下了逐客令之后,沈安若翻身躺在了被窝里,也不再管身边的陆锦年,只留下看着她侧躺着背影的陆锦年,默默地闭上了眼。

        第二天一早,陆锦年就驱车带着沈安若去寻叶沫了,坐在陆锦年性能良好的车里,沈安若焦急的看着车子驶上高架再驶下高架,沿着公路驶进一个看起来极为普通的小区,只是这小区看起来虽普通,但安保却是百分百的好,一路上随处可见尽忠职守的保安,沈安若跟着陆锦年,从进去开始,就一直被盘查,直到陆锦年将车子驶到林荫道尽头的一栋房子前。

        从车子里下来,陆锦年带着沈安若踏进了电梯,按了5楼,看着电梯门由开到闭合,然后再缓缓上升,沈安若的心里不禁有些紧张,一路上,陆锦年都不肯告诉她究竟是什么人带走了她妈妈,只说是看到了自然就明了了,但这却让沈安若更加担心。

        叮,一声清脆的响声,电梯门应身而开,正准备踏出电梯门的沈安若却在此时愣在了当场,妈妈正微笑着坐在轮椅里看着她,并不时的转头看向身后的人,顺着妈妈的视线,沈安若不可置信的看到了那个她或许认识但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陆子轩,陆锦年的父亲,陆氏的实际掌权者,跺一跺脚就可以让市震一震。

        “陆叔叔?”几乎是带着不确定的口吻,沈安若开口问道。而看到沈安若和陆锦年的陆子轩也明显有些没反应过来,只是讪讪的笑着。

        “今天天气好,我带叶沫出去散散步。”干笑着,陆子轩将二人让进了家门,还不忘解释。

        “妈”没有理会陆子轩的莫名其妙,沈安若趴在叶沫的腿上,柔声的喊道,而闻得声音的叶沫明显一怔,半晌方摸着沈安若的头发,笑着对身后的陆子轩道,“老沈,你看丫头回来了。”

        这一刻,在场的四个人都愣住了,而沈安若却不自觉的感觉鼻头有些酸酸的。

        中午吃完饭,四人一同出去散步,来到一处空旷的草地上,陆锦年推着叶沫走在前面,而陆子轩和沈安若不觉落在了后面,看着在陪着叶沫聊天的陆锦年,陆子轩对着沈安若轻轻的开口了,“若若,是吧?”看到沈安若回了头,陆子轩接着笑道,“我听你妈妈经常这样喊你。”

        “陆叔叔,我不知道你和我妈妈是什么关系,但是你冒充我爸爸,欺骗我妈妈就是不对,她傻了,或许不明白,但是我明白。”没有理会陆子轩想套近乎的心情,沈安若急切的打断他,开口道。

        “若若,你误会我了,我和你妈妈,说出来你或许不信,我们曾经很相爱,我一直没有忘记过她,这次从美国回来,我就是想见见她,想和她单独相处一会,我知道你不会同意的,所以请你原谅我,用了这样的方法?”看着沈安若的眼睛,陆子轩静静的说道。

        沈安若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岁月似乎并没在他身上留下什么印记,他仍然儒雅潇洒的一如十年前沈安若初次见他一样,只是眼中更沉淀了睿智而已。

        “如果真的爱,又怎么会娶了别人,既然娶了别人,就当不得爱了吧,而且你也看到了,我妈妈的眼里只有我爸爸,她甚至连您是谁恐怕都想不起来了,陆叔叔还是不要在我妈妈身上浪费心思了?”冷冷的回应着陆子轩的话,沈安若的表情并没有好看到哪里。

        “若若,你想听我们的故事吗?”没有理会沈安若的冷嘲热讽,陆子轩轻轻的开口,眸光看着不远处正专心讲话的叶沫,微笑的表情,眼底深处俱是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