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4章 爱过方知情重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1本章字数:3788字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这个世上最骗人的胡话,莫过于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

        夜,已经很深了,沈安若在安抚母亲熟睡之后,独自一人站在窗前欣赏着静谧的夜色,陆锦年和陆子轩睡在隔壁的房间里,明天,或许她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只是内心深处在听了陆子轩的那个故事之后,却久久不能平静,其实这样的故事,从小到大她没少在电视上看过,只是总觉得那是别人的故事,如今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身上,反而觉得不真实。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时愿,是沈安若在听了这个故事后的第一个反应,一个富家少爷一个平凡女孩,爱情是他们唯一的坚持,却最终抵不过现实的残酷,在金钱权利面前,爱情竟脆弱的如此不堪一击?

        “我和你妈妈在大学时相识相恋,四年,她就像一米阳光,闯进我的生命,让我挡也挡不住,我喜欢她银铃般的笑声,喜欢她灿若朝阳的笑容。我甚至将她带回家,只希望父亲母亲可以接受她,但是事实好像并不如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可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努力,直到那日我被父母骗回家,再也出不了家门,才知道他们为了家族利益要与当时的市长联姻,我闹过也绝食过,但都无法改变事实,最后不得不迎娶了林曦,但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妈妈。”陆子轩的声音仿佛仍在耳边,但沈安若却总觉得哪里不对,至于究竟是哪里不对,她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陆子轩说的并不是事实的全部真相。

        其实穿越世事与沧桑,曾经的一切或许早已不再重要,母亲疯了,父亲死了,她和陆锦年也不会再有将来了,无论是怎样的事实只要不再伤害到她们母女,她便可以不再追究。通过床前仅剩的一盏台灯,沈安若看了看早已熟睡的母亲,安静祥和的面容上是一如既往的温暖慈爱,沈安若不禁也露出舒心的笑容。

        第二天,当沈安若还在梦中的时候,便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不禁有些愣神,待搞清楚究竟是身处何方之时,就更加纳闷了,照理说,保安系统这样完善的高档小区是不该出现这样的状况的。

        稍稍定了定神,沈安若起身洗漱,随后换了身衣服,看了看还在睡梦中的母亲,打开门走了出去,果然不出所料,刚刚的声音虽然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了,但是沈安若却永不会忘记,那时她对自己说陆锦年已出国时的语气,看着她充满厌恶与悲哀的眼神,穷尽一生,沈安若都不会忘记。

        “哟,这不是若若吗?好久不见啊。”看到推门而出的沈安若,刚刚还在吵嚷着的林曦愣了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只是打招呼的口气却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她还和记忆中一样,永远的妆容精致永远的衣着得体,只是明明是富家千金出身,修养却没见的有什么提升,一贯的泼辣尖酸。这样想着,沈安若并没有接林曦的话,只是眼眸转转,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陆锦年和陆子轩,陆子轩脸上是一贯的尴尬与忍让,而陆锦年却皱着眉头,表情是说不出的厌恶,眼睛微眯,仿佛只要她再说出什么,他就会马上让她好看,呵,轻轻扯了扯嘴角,沈安若眼眸一转,才看到一直站在陆锦年身侧的女子,同样的妆容精致,只是脸上挂着恬淡安和的笑容,让沈安若震惊,她这是要看好戏吗,千歌,你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看到沈安若只是用眼光扫了扫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并没有接她的话,林曦心里突然有些气闷,好像刚刚还无处发泄的怒火,终于找到了渠道一样。

        “呦,几年不见,沈小姐越发漂亮了啊,只是这教养怎么反而下去了呢,你父母没教过你该怎么跟长辈说话吗?”林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沈安若走去。

        “哦,首先我得感谢您,谢谢您的眼光还是这么好,只是教养,我父母只教过我要对友善的长辈有礼貌,可没说过要对什么样的人都有礼貌,有些人当不当得起长辈还说不定呢?”无视眼前林曦咄咄逼人的视线,沈安若轻笑着开口道,意料之中的扫过陆锦年身旁的女子,那瞬间的怨恨,竟让沈安若有些晃神。

        “你”抬起手指指了指眼前的沈安若,林曦仅剩的一点涵养也没有了。“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叶沫那个狐狸精把你教得很好啊?”

        “林曦”

        “妈”

        眼前的两个男人同时制止了林曦继续往下说的冲动。

        “怎么?我有说错吗?那个女人除了当小三勾引别人的老公,她还会做什么,可怜沈傲成那个笨男人一心为了她,还不知道现在这丫头到底是谁的女儿呢?”林曦回过头来,瞪着陆子轩恨恨的开口道,口气中不可掩饰的鄙夷和不屑。

        “啪”几乎是一刹那,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而林曦也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沈安若,甚至连脸上的疼痛都顾不得,半晌方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却仍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你竟然敢打我?”气得浑身发抖的林曦一边捂着左侧的脸颊,一边大声的喊道,喊着就要扑上来,不料却被陆锦年从身后抓住了双手,看清是陆锦年,林曦使劲挣了挣,没有挣开,只得气愤的冲着陆锦年嚷道。

        “陆锦年,你还是不是我的儿子,你和你爸一样都被狐狸精迷住了是不是,竟然帮着外人欺负你妈妈?你放开我。”大声叫嚷着,林曦开始奋力挣扎。

        “锦年,放开你妈妈。”身后一直未发话的陆子轩快走一步上前,拉住陆锦年的手腕,眼中充满了恳求。

        不想再看他们一家三口演戏,沈安若轻轻转身进了房间,大力关上房门,不多久便推着叶沫从房间里出来,几乎看也没看在场的所有人,径直走向门口,打开了大门,走了出去,背影潇洒而决绝,只有叶沫在看到林曦的刹那,眼中出现的疑惑以及那努力回忆的表情。

        “妈,你是不是不高兴?”推着叶沫走在小区的林荫道上,沈安若低头问了问从出来就一直表情凝重的叶沫。

        “没,没,妈妈没有不高兴,只要若若高兴了妈妈就高兴。”啪着手掌,叶沫痴痴的笑着,那一刻沈安若竟有些羡慕这样的妈妈,虽然疯了,但至少她过得开心不是吗?

        站在小区的门口,沈安若怔忪了,天大地大,她竟不知道要带着妈妈去哪里,今天已经是年二十八了,虽说城里的年味不如乡下,可是空气中弥漫的喜气还是令沈安若感到很失落,幸福和团圆是别人的,只有孤单才是自己的,天空又开始飘起鹅毛般的雪花,沈安若伸手接起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象征着希望也象征着明天,伸手招了辆,扶着妈妈坐了进去。

        在温暖的车座上,沈安若拿出手机,开始一个一个的求救,不知为什么这个时候第一个蹦进沈安若脑海中的竟然是欧赫辰,犹豫了下,沈安若还是拨了秦颖的号码,她知道秦颖在这边有一套房子,只是不知道确切位置,但转念一下,如果等到秦颖将钥匙快递过来,估计她们娘俩也得冻死街头了,这样想着在电话响了数声都没有人接的情况下,沈安若心安的挂了电话,稍稍犹豫了下,还是拨了另一个号码,她知道这样做或许不应该,但是在此时此刻,能帮到她的或许只有他的。

        电话响了两声之后,很快的被接起。

        “喂”依旧是沉稳成熟的男子嗓音,沈安若不禁感觉鼻头一酸,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若若?”带着不确定的口吻,欧赫辰顿了顿,沈安若推断他应该是在看来电显示,因为他经常不看来电显示就接电话。

        “嗯,是我”稍稍整理了下情绪,沈安若轻轻的开口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依旧是沉稳的嗓音,只是口气中的焦急却不容忽视。

        “我,我无家可归了,你能不能收留一下我们母女?”几乎是断断续续的,沈安若把这句话说完,随即又忐忑着等待着回答,只是声音很轻,不知道欧赫辰有没有听清楚。

        “哥,妈让你去园里摘些菜回来,你赶紧的,怎么还在打电话?”电话彼端传来一个女孩子清脆的声音,沈安若不禁有些晃神,摘菜?难道欧赫辰竟然是在老家?

        “不,不好意思,欧赫辰,你是不是在老家?我,我不知道,那你忙吧?我没有事了。”急急地吐出一连串结结巴巴的字符,沈安若也不知道彼端的欧赫辰究竟有没有听见,正待挂上电话,却听到前座的司机又一次不耐烦的开口。

        “小姐?你到底是要去哪里?我们已经饶了半个城了?”

        沈安若一惊,早已忘了手中还拿着手机,只是静静的吩咐司机在最近的酒店或者宾馆门前放下她们就行了。

        待她和母亲站在一家酒店门前,沈安若才意识到刚刚好像忘了挂电话,赶紧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对方早已挂了,不禁有些失落,推着母亲,正准备往酒店行去,忽又感觉口袋中的手机在震动,无奈掏出手机,一看竟是欧赫辰。

        “喂?”接起电话,沈安若已经冻得牙齿都有些打颤了。

        “刚刚跟你说话,一直没有人回答,才不得不挂了重打,你现在在哪?”对面传来欧赫辰急急地追问,沈安若抬头看了看酒店明晃晃的大字。

        “我们在百瑞大酒店,嘶嘶,可是我的钱好像不够。”站在酒店门口,冷的实在不行的沈安若将母亲推进了大厅,颤巍巍的对欧赫辰开口道。

        “百瑞?行,一会有人会去接你,你先找个房间住下,我现在已经在车上了,一会转飞机,最迟不过今晚十二点,你在那里等我,不要乱跑。”欧赫辰一边镇定的吩咐沈安若,一边哈着气。

        “啊?不用”听到欧赫辰正在往这边赶,本能的沈安若就想出口拒绝,不料却再次被欧赫辰打断。

        “乖,听话,我很快就到了。”随后挂断了电话,怔怔的看着手机发了会儿呆,果然五分钟不到,就有一个身着酒店套装妆容精致的女子来到沈安若面前,彬彬有礼的询问她是不是沈安若沈小姐,在得到沈安若肯定回答之后,又带着她们上了酒店的顶层,给她们开了个房间,随后才恭敬的退下,不多久又差人送来了晚餐,一切发生的都那样突然,竟然沈安若感觉有些不真实,待到送晚餐的服务员准备退下之时,沈安若拉住了她。

        “请问这个房间是谁替我们定的?”看着眼前的服务员,沈安若急急地问道。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经理只是吩咐我们要好好服务沈小姐,其他的我们都不清楚,如果沈小姐有什么疑问,可以问袁经理,就是带小姐上来的那位。”服务员说完,又对着沈安若躬了躬身,方才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