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6章 流年似水

    更新时间:2018-08-08 05:10:21本章字数:3990字

        其实,我一直都站在你身后,只是在你转身的时候,我蹲下了身子,就一呼吸间的距离,你却再也看不到我。

        “想不到你这么会做菜?”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在里面忙忙碌碌洗刷的欧赫辰,沈安若微笑着开口。

        听到沈安若的声音,陆锦年脊背的线条不禁有些僵硬,微微侧了侧身子,欧赫辰笑着回答道,“哦,小时候经常做,习惯了。”

        “哦,难怪,一桌年夜饭做的这样丰盛,连妈妈这样挑嘴的都赞不绝口呢。”静静的看着欧赫辰忙碌的身影,沈安若低低的开口。

        “是吗?我早说过和我在一起会有很多好处的。”

        在沈安若一晃神间,欧赫辰已经洗刷完毕来到了厨房门口,一只手撑在门壁上,高大的身躯微微倾下,低着头,看着沈安若因紧张而略微显红的脸色,深邃的眼神竟亮的异常。

        “你,你干嘛?”结结巴巴的开口,沈安若轻轻推了推欧赫辰的胸膛,一双眼睛却黑的如夜色中的深潭。

        “不早了,早点休息吧。”看着欧赫辰越来越近的容颜,沈安若一把推开了他前倾的身体,朝楼上奔去,边跑边喊道。

        而欧赫辰却看着她跑远的身影,笑出了声,随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大声喊道,“今天,也谢谢你。”说完,明显看到沈安若的身影僵了僵,随后隐没在白色的客房门后。

        轻轻地关上房门,沈安若将身体倚在门后,缓缓的滑坐在地上,想起今天晚上的事情,沈安若不自觉又红了脸,轻轻的用手捂住脸颊,竟感觉脸颊出奇的烫。

        今天晚上是大年夜,本来沈安若准备带着妈妈在酒店里过的,谁知欧赫辰偏要带她们回家来,借口是年不可以在外面过,更不能将女朋友留在外面过年,用他的话说就是会遭天谴的,沈安若本来还想再坚持的,但在听到欧赫辰那句会遭天谴以后不禁笑出了声,后来也就随他了。

        下午乘妈妈睡熟了之后,沈安若和欧赫辰去了附近的大型超市,准备购买一些年货,本来以为都年三十了,超市的人应该会少些,谁知道去了之后才发现什么叫人山人海,两人推着购物车,走得远些了甚至都听不见彼此的声音,熙熙攘攘的人流竟有些像农村的菜市场。

        沈安若走在欧赫辰的右手边,边走着边和欧赫辰低低的交谈着,偶尔指着一包看似颜色不错的吃食对着欧赫辰嘻嘻的开着玩笑,心情竟莫名的愉悦。

        “欧赫辰,你看那包紫菜是不是和你很像?”沈安若突然停下脚步指着旁边货架上的紫菜对着欧赫辰开口道。

        “是么?哪里像?”看着沈安若一本正经的样子,欧赫辰不得不配合的问道。

        “跟你一样看起来条理清晰的,只要一做了菜就乱七八糟。”轻轻的抿着嘴看着身旁的欧赫辰,沈安若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沈小姐是想暗示些什么吗?”听到沈安若的答案,欧赫辰不自觉停下脚步,看着沈安若微笑着开口,表情竟是前所未有的郑重,一派虔诚好学的样子。

        “哼,才不是呢。”警惕的看着欧赫辰瞬间变化的表情,沈安若知道此时乃是溜之大吉的大好时机,于是一转身朝着旁边的走道跨去,不料却没有注意到走道尽头堆放的精致有序的促销牛奶,只听轰的一声,原本堆放有序的牛奶已经全部倒在地上,铺的满地都是,周围的人也随即抛来各种各样的眼神,震惊鄙夷不屑诧异,总之各种眼神瞬间混合,像一道道利剑像沈安若射来,而肇事者却只是吐了吐舌头,用手捂着脑袋,看了看身侧的欧赫辰。

        看着沈安若的表情,欧赫辰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却也很义气的上前帮她和闻声赶来的售货员解释,并义务帮售货员摆放商品,这件事才不了了之,临走时,沈安若还对着欧赫辰抱怨超市不该将促销牛奶摆在如此显眼的位置,还堆得这么危险,完全没想到促销牛奶如果不堆在显眼的地方还要堆到哪里才能促销呢。

        直到沈安若的身影消失在超市门口,她也没有注意到身后一直尾随的专注目光,那样深情那样怀念,男子仿佛失了神般,只是对着她的身影发呆,甚至都未发觉自己的双手早已经握成了拳头,连青筋都清晰可见,直到身旁的女子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臂。

        “锦年,我们该回去了,爸妈等久了。”千歌的声音柔柔软软的却不自觉的带上一丝颤抖,说完甚至不自觉地握住了陆锦年的手臂。

        “千歌,你先回去,跟爸妈说我晚点回去,还有爷爷,你一定要好好跟他解释。”语毕,陆锦年将手中的购物袋悉数放在千歌手上,转身就要沿着沈安若刚刚离开的方向追出去,却被千歌紧紧的拉住手腕。

        “锦年,不要”意识到陆锦年可能要去干什么,千歌口气哀求的看着陆锦年摇了摇头,不料还是被陆锦年轻轻的掰开了手指。

        陆锦年,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看着陆锦年渐行渐远的身影,千歌轻轻的闭上了眼,伸出右手捂着双眼,却阻挡不了眼泪下滑的速度。

        “千歌,你告诉我们,昨天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明明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锦年会突然离开呢,而且连招呼也不跟我们打一声?”看着从房间里出来的千歌,陆子轩和林曦双双上前问道。

        千歌微微一愣,待看清是陆爸陆妈时,不禁抬眼看了看挂上二楼拐角处的挂钟,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不禁惊道,“叔叔阿姨,你们怎么还不睡?”

        看着千歌略显憔悴的容颜,林曦叹了口气,走上前轻轻的拉住千歌的手拍了拍道,“千歌,有什么事你就跟我们说,锦年这孩子就是倔了些,其他都很好的。”

        “阿姨,我知道,您说的我都知道,和锦年在一起,他也没让我受过什么委屈,只除了有关她的一切。”说到这里,千歌抬眼看了看林曦,一抹奇异的苦笑沿着嘴角蔓延。

        “你的意思,是说锦年昨天下午是和沈安若在一起的。”意识到千歌说的她是谁,林曦率先开口,而身后陆子轩的脸色也在一瞬间苍白到失色。

        “嗯,我们在超市看到了沈安若,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可能是锦年是受了刺激,所以晚上才多喝了几杯?”细心的斟酌着措辞,千歌一字一句的开口。

        “哼,受了刺激?”听到千歌的话,林曦的嘴角弧度不自觉的上扬,一声鄙夷随后传出,转身看了看身后的陆子轩,半晌,才转过脸来对着千歌开口。

        “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这件事我们会处理的。”说完再度拍了拍千歌的手背,才携着陆子轩离去,千歌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才惊觉从始至终陆子轩都没有问过她话,只是以一种探究的眼光看着她,仿佛在思量她说话的可信度,微微扯了扯嘴角,千歌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咚咚咚咚……

        正在房间里发呆的沈安若听到声音,不禁一怔,半晌才反应过来是敲门声,这么晚了,怎么欧赫辰还没睡吗?

        轻轻的下床,穿上拖鞋,沈安若打开了房门,果然是欧赫辰一身休闲装站在她面前,眼眸温柔,沈安若不禁一愣。

        “怎么还不睡?”看着沈安若一双眼睛已经熬得通红了,却始终亮着灯不肯睡,他才不得不瞧了她的门。

        “你不也没睡?”对上欧赫辰担忧探究的眼眸,沈安若苦微微偏了偏头反问道。

        “呵,你倒还有心思开玩笑,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将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欧赫辰也不急着走,只是随意的站着,像是要和沈安若长聊似的。

        “怎么?你是想和我彻夜畅谈吗?那进来吧?”微微侧了侧身,沈安若将欧赫辰让进了房间,自己却站在一旁盯着自己的脚发呆。

        “怎么?鞋上有金子?”看着沈安若的视线一直专注在脚上的鞋子上,欧赫辰随意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开口笑道。

        “没有。”抬起眼眸对上欧赫辰的视线,沈安若咬了咬下唇,迟疑了下还是开口说道,“赫辰,我很好。”

        “什么?”仿佛没有意识到沈安若会突然这样说,欧赫辰愣了愣,方轻轻的笑了起来,直笑得眼眸深亮,仿佛有一道亮丽的光注入深潭般耀眼璀璨。

        “你刚刚喊我什么?”紧紧的盯着沈安若,欧赫辰笑着追问道。

        “没,没什么呀。”不自觉的用手绞着衣角,沈安若喃喃的开口,连却瞬间红了看到沈安若这样,欧赫辰便知道她脸皮薄,便也不再难为她,却换了副严肃郑重的表情看着沈安若开口道。

        “我知道你和陆锦年这么年的羁绊,所以也并不指望你可以瞬间就忘记他,只是希望我们交往之后,你可以多考虑考虑我,当然假如你愿意的话。”

        听到欧赫辰的声音,沈安若不禁一呆,待到准备回应时,才发现他早已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门口,淡雅柔和的嗓音随即传来。

        “今天跟我妈妈通电话,你表现的很好,谢谢你,欧太太。”说也不管沈安若反应,欧赫辰大踏步离开了房间。

        只剩下仍处于呆愣状态的沈安若,想到当天晚上,在帮欧赫辰打下手洗菜的同时,顺带也兼帮接电话,只是没想到接的竟是欧妈妈的电话而已。

        彼时异端传来的嘈杂声,竟让沈安若觉得莫名的熟悉,已经多少年了,沈安若再没有过过这么热闹的除夕了。

        “喂”沈安若刚开口,便被彼端的声音给吓住了。

        “妈,妈,是个女声耶,肯定是嫂子,嫂子好,我是欧雅。”对面的女生热情开朗,豪气干天,一听,沈安若就猜到肯定是哪天她打电话向欧赫辰求助时喊他去摘菜的女孩子吧。意识到对方可能认错了人,沈安若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你好,欧雅,我是沈安若,我不是……”话还未完,便听到对面的女生大声说道。

        “嫂子,我妈妈要跟你说话,你等会啊。”语罢,彼端边换了个声音略显苍老的中年女性声音。

        沈安若一怔,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又不忍佛了老人家的一片热心,只得一边嗯嗯啊啊的接着,一边拿眼神向欧赫辰求助,偏那人还跟事不关已似的,只是一味的煮着自己的汤,真真的是气死沈安若了,也因此一整个晚上沈安若都不怎么搭理欧赫辰,其实也不是太生气,只是觉得很不好意思而已。

        直到为了躲避欧赫辰,沈安若来到窗前看万家灯火,不料却发现了一直站在明灭光线中的陆锦年,窗外的烟火绚烂,他的身影却孤寂傲然的可怕,随意的靠在车上,手上是或明或暗的烟火,仿佛遗世独立,又仿佛只是太累,感觉到有人注视,陆锦年轻轻的抬头,向窗边看来,惊得沈安若赶紧躲到窗帘后,却也不知他究竟是看到了没有。

        狠狠的咬了咬下唇,沈安若陷入了迷茫,这么晚了,陆锦年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而窗外的陆锦年也不自觉的摇头苦笑了下真是想得发了疯了,刚刚怎么可能会是若若呢,她恨他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来看他呢,那样专注的眼神,却再也不会出现在那双美丽的眼眸里了。

        “其实,我一直都站在你身后,只是在你转身的时候,我蹲下了身子,就一呼吸间的距离,你却再也看不到我,若若,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望着那间灯火通明的窗户,陆锦年喃喃的说出了深藏于心底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