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3章 初次相遇

    更新时间:2018-08-08 05:35:11本章字数:1914字

        一辆加长版林肯在若澜的面前停下来,若澜不住的祈祷,不会是他吧?千万不要是时颖颂。

        可车上走下来的这个人若澜太过熟悉,他的眼神,他的面孔,甚至是他不可一世的神情都似乎从未改变,这不是时颖颂又是谁呢?

        若澜看到那个人的一瞬间,手脚已经冰凉,因为惊恐而浑身颤抖,她慌不择路,径直打开附近的一辆车的车门,都来不及思考这是谁的车,车上有没有人这些问题,便躲了进去。

        若澜打开车门上车的时候,刚好车上的人也正要下车,两个人就这样撞到了一起,急急忙忙冲上来的若澜,将那人直接压在了身下,她都并没察觉任何的尴尬。

        “嘘!”若澜只想从时颖颂的视线里躲过去,根本来不及考虑自己闯进别人的车子。

        是时颖颂,这个另若澜刻骨铭心的人,她回国的第二天再次见到了他。那么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呢?若澜忍不住一声冷笑。

        此时,若澜才发现,自己的身下,正有一个长相秀气的男子,瞪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自己。

        天乐突然被一个女人扑倒,他着实吓了一跳,以为又是什么疯狂粉丝,但今天活动的信息完全保密,甚至换了一辆平时不用的车,怎么还会有人跟上呢?天乐看着眼前颇为神经质的女人开始紧张。

        “对不起。”若澜根本没心思琢磨太多,她察觉到自己动作不雅的时候,也只是连忙起身,到旁边的座位坐下来而已。

        这一来,天乐便确定眼前的女人一定不是什么疯狂粉丝了,先不说她穿着不俗,只看她现在的行为就知道,显然她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而若澜,此刻呆呆的坐在座位上,心却没有平复下来。

        这次回国,若澜不是没有想过再遇到他的可能,甚至许多年之前,若澜就在不断的帮自己演练再次遇到他时自己应该做的事,说的话。

        最开始的时候,若澜想,再次看到他,一定会再次冲上去,给他两个耳光。

        后来,时间长了,若澜开始教自己释怀,她不断地想,自己一定要无比从容,淡定,就像并不认识他一样的轻轻走过。

        可是,想了这么多,演练了无数次,真正见到他的时候,若澜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没用。而他呢?却像是自己想的那样,淡定,从容,仿佛不认识自己一样。

        若澜躲在车里,心却仍旧扑通扑通跳个没完,手和脚几乎已经完全僵住了,她在不断的骂自己没用,更在不断的想,他,怎么做到将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小姐,您是?”天乐自从进入这个圈子,见过的美女可谓无数,只是此刻他仍旧不自觉的被眼前的这个女子吸引。

        直到此时,若澜才恢复正常的思考,连忙说:“我,不好意思,我,”也是到此时,若澜才能够正常的打量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

        他长得颇为秀气,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连眼睫毛仿佛都比女人的还要长,说话的声音很是文静,举手投足之间更有一股儒雅之气,最重要的是,若澜发现他的脸上带着妆,女人上妆很正常,男人上着妆八成是要上镜的。

        若澜这会也就是头脑不清醒了,否则她一定会记起,昨晚自己看新闻的时候见过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国内当红的一线小鲜肉天乐。

        而此刻,天乐的经纪人已经不断的用耳麦提醒天乐应该出场了,“我要下车,小姐您是?”天乐的声音很温暖,笑容也很绅士。

        “我能借您的车休息一会吗?”若澜整个人都蜷缩在车里,显然她还没有离开的力气。

        天乐做一个请便的手势,便自顾自的下车去了。

        车上再次剩下若澜一个了,自己怎么会这么傻,这样的场合时颖颂出席是再正常不过的,自己是怎么答应蒂娜来这里的呢?还是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很想到这里遇到他?

        若澜将脸完全的埋在手里,她的耳朵嗡嗡的叫个不停。

        “澜儿,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澜儿,澜儿,你听我解释”

        若澜连忙晃晃自己的脑袋,这些往事再一次席卷而来,她不知道人的记忆力竟然可以这么好,这些事情,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可是自己,怎会记得如此清楚?

        若澜不想留给自己太长的时间无事可做,不想让自己的大脑可以专心思考这一件事,那样自己会更加痛苦,这些年的经验告诉若澜,自己必须找点事情做才可以。

        她慌忙下车,沿着马路,不知东南西北的胡乱的走着。

        路上有很多的行人,车辆,灯火通明,若澜却觉得自己竟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她不该回来的,这里已经不属于她了。

        走了许久,高跟鞋把她的脚咯的生疼,她才想起蒂娜来,想要给蒂娜打个电话的时候,若澜才发现自己把手袋落在了刚才那辆车上。

        看着窘迫的自己,若澜忽然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却伴随着泪流满面,她是为什么而伤心?是因为自己的愚蠢吗?还是因为时颖颂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若澜终于回到家的时候,显然蒂娜已经在公寓外头等候多时了,若澜注意到蒂娜身边的那个男人,那不就是自己在飞机上遇到的,新闻上说的那个国民老公瞿蔺吗?

        若澜还没开口,蒂娜就已经急急忙忙的冲上来,“若澜,伯父生病住院了,你快跟我走。”

        若澜再次五雷轰顶,她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蒂娜塞进车里,直奔医院而去。